首页  »  古典武侠  »  【女武将立志传】(01)【作者:亚雷克】
【女武将立志传】(01)【作者:亚雷克】
字数:5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酒馆赌局

  这是一个动乱不安的日本战国时代。群雄割据,到处纷争不断;治安恶化,强盗山贼肆意横行;人人自危,整日提心吊胆。所以,为求自保,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习些武艺,而其中,也不乏美貌的女子,她们行走这乱世之中,凭借着自己的武艺来让男人刮目相看。当然,除了武艺外,她们还有着一项男人所没有的优势,而这个优势,足以让她们在这纷乱的战国时代拥有争夺天下的一席之地……

  「嘿,小妹妹,一个人在酒馆喝闷酒,是不是挺无聊的,要不要跟我们来个特别的赌局啊?」一个山贼头目一脸贼笑的对一个独自喝闷酒的俏丽女子说道。
  被一群山贼围住,女子却没有一丝的反感,只见她站起身,然后微微一笑,这一刻,她宛如含苞待放的莲花一般亭亭玉立,清爽的黑色衣服衬托着她的娇躯,胸前那圆润的凸起呼之欲出,一头黑色的秀发如瀑布般披在身后,她看着这些山贼,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眨,清纯可爱的脸蛋不觉出现了一抹红晕,她抿了抿小嘴,带着一丝羞涩道:「好呀,什么样的赌局?」

  「丢骰子,你只要赢了我们,我们就给你30贯钱,输了,你给我们30贯钱,试试吗?」山贼头目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只是,这「友善」的笑容怎么看怎么那么淫荡。

  女子有些羞涩的低下头,抿着小嘴说道:「好吧,正好我没钱了,那我试试看了。」

  「开始吧,嘿嘿……一局定胜负。」头目将三个骰子递给女子,女子淡淡一笑,随手一扔,骰子出现了三个三。

  「嘻嘻,你不可能比我更高了。」女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

  「这可不一定哦。」头目拿起三个骰子,在他眼中,悄然闪过一丝隐晦的光芒,然后,随着三个骰子落地的声音响起,那骰子最终呈现出了三个六。

  「哈哈,你输了,按照规定,你可得给我们30贯钱。」头目一脸得意的说道。

  「可是……可是……人家没那么多钱啊!」女子摸着身上的包裹,带着一丝哭腔说道。

  「什么,没钱?那按照规矩,你得用身体来还欠下的钱了!」头目恶狠狠的说道。

  「看你的姿色,每炮可以抵2贯。」山贼甲说道。

  「也就是说,这回你得让我们干15炮才能还清钱了。」山贼乙补充道。
  「我以后还钱不行吗?」女子焦急的说道。

  「不行,这是规矩!」山贼丙说道。

  「少啰嗦,快点脱衣服吧,不要等我们动手!」头目有些不耐烦的啐了一口。
  「啊……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这种事吗?」女子羞涩的看了看这些虎视眈眈的山贼,眼中泛起了晶莹的泪光,她羞红着俏脸,慢慢伸手在自己的胸前,缓缓解开胸前的衣扣。

  「好吧……求求你们……请温柔一点……」女子轻声恳求着,这无助的声音萦绕在耳,当真是美妙之极,头目哈哈大笑,一脸的得意之色:「没问题,只要按我们说的做,你也会很快乐的,嘿嘿……」

  女子急促的呼吸着,然后羞答答的在一群粗鄙不堪的男人面前脱了个精光,露出丰臀美乳。

  「真是块美肉!哈哈……」头目一把脱下自己的裤子,将他那肮脏不堪的肉棒抵到女子面前,道:「真是美丽的脸蛋,先用嘴把我们都弄硬了,不然怎么打炮!」

  「我……我知道了……」女子噙着泪,乖乖跪下身子,用嘴巴含住头目的肉棒,一下一下套弄着,只是,与她那清纯的外表截然不同的是,她的技巧却是出乎意料的娴熟。

  「想不到你这口活不错啊!这么漂亮的脸蛋干这活真是绝配啊!哈哈……」头目被女子娴熟的口技爽的不住呻吟,那女子埋头套弄着,每一下都将肉棒深入自己的喉咙,然后欢快的吐出,再吞入,看上去,倒似乎自己也乐在其中似的。
  这时,其他山贼见状,也都纷纷脱下自己的裤子围了过来,将一根根的肉棒抵在女子俏丽的脸上。那腥臭的气味瞬间充斥在女子的鼻息间,不过,女子却没有丝毫的烦厌,她两只小手一手握着一只肉棒,将它一起送我自己的口中,一条小香舌来来回回在两根肉棒的龟头上欢快的舔抵。如果不是嘴巴太小,她一定会将两个肉棒都塞进自己嘴里。

  「唔唔唔……」女子此刻已经完全放弃了少女的矜持,她用小嘴将一根又一根的肉棒给弄硬,脸上满是兴奋的潮红。而她的下体,也流出了大量的淫水,一点点滴落在地面上。

  这时,头目挺着长枪,躺在地上,一把揪住女子的头发,命令道:「骑到上面来!」

  「啊……我……我知道了……」女子乖乖的将湿润的阴户对准头目炽热的长枪,慢慢的骑了上去。

  「啊……好大!」一坐上去,顿时蜜穴传来一股强烈的充实感,女子不由地发出一声惊呼,脸上微微显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看着她那淫荡的模样,头目双手一把抓住女子挺立的乳房,大力的揉捏着。

  「奶子相当丰满啊,手感真棒,哈哈……自己动吧!」

  月舞以骑乘位主动套弄着头目的肉棒,柔软的奶子被头目摸来摸去,渐渐地,她的羞耻心被这强烈的快感所征服,原本只是缓慢的扭动着屁股,渐渐变成了欢快地上上下下起伏着,而她那原本清澈的眼睛,也渐渐蒙上了一层淫媚的光芒。
  「啊啊啊……好……好舒服……好棒……」女子发出畅快的呻吟,兴奋的脸上满是愉悦之色,一阵阵快感从下体袭来,那春潮泛滥的淫穴随着每次的抽插都带出大量的淫水,发出淫靡的啪啪声。

  「这妞逼真紧,水还挺多的,动起来真他妈过瘾啊!」头目粗俗的话语传到女子耳朵里,让她好一阵羞涩,只是,她那迷离的眼神,却是越发的兴奋起来。
  「啊啊啊……好爽……去了……要去了……啊啊啊啊……」女子忽然仰起头,身子紧绷着,下体一阵激烈的抽搐,随着她一声长长的呻吟,头目只觉肉棒传来一阵阵紧实的快感,险些精关失手。

  「操,这么快就泄了,看来你很欠干啊,哈哈哈……」山贼甲一脸淫笑的戏虐着。

  「骚货!继续!不许停,老子还没射了。」头目恶狠狠的说道。

  「是……」女子楚楚看着头目,屁股继续上上下下起伏着,刚刚泄了身的她身子不禁有些瘫软,于是她干脆伏下身子,将自己一对大奶子紧贴着头目的胸膛,一下一下做着乳推。

  「啊……啊……啊……好棒……」随着继续的抽插,女子体内的欲火又再度被挑逗起来,她不自觉的发出淫媚的娇喘,脸上满是兴奋的潮红。

  「长得这么清纯,居然骨子这么淫荡!」山贼乙啐了一口。

  周围的污言秽语让女子脸上阵阵发烫,那羞耻状态的兴奋表情越来越明显,她不停的轻声娇喘,蜜穴也流出了更多的爱液。忽然,蜜穴里的肉棒一阵抽搐,一大股的精液全部射了进来,烫的女子身子一阵哆嗦,微张的小嘴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淫靡的浪叫。

  「啊……在我体内……中出了……讨……讨厌……」女子不住的娇喘着,挺翘的奶子越发的充血壮大,粉红的乳头也是一颤一颤的。

  「哈哈,真是爽啊,今天第一炮,接下来,你该去服侍他们了。」头目狠狠地捏了几把女子的奶子后,女子便被一拥而上的其他山贼淹没了。

  「啊啊啊……唔唔……不要……太……太激烈了……这么多人……唔唔唔……」女子被这些下流的山贼围上来上下其手,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只能发出抗议的呻吟,一个山贼将女子的身体抱起,一把将自己的肉棒插进了她湿润的淫水,猛烈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这些低贱的男人……」女子被干的浪叫连连,口中不断地流着口水,挺翘的奶子贴着面前的男人上下的摩擦着,那敏感的乳头传来阵阵电流般的快感,让她不自觉的双手抱住山贼的脖子,让自己的奶子贴的更紧,摩擦的更激烈。

  「奶奶的,这娘们叫的太浪了。」山贼乙看着女子那诱人的屁股,一把扳开她结实的臀部,将肉棒蹲准她的屁眼,然后用力一顶。

  「啊……那里不可以……」女子发出一声高亢的叫声,泪眼婆娑的恳求着身后的山贼。

  「口里说不可以,可以屁眼却夹的我很紧嘛!」山贼乙淫笑着,然后突然快速抽插起来,顿时,酒馆里传来了一连串高亢的浪叫声。

  「啊啊啊啊……不要啊……好痛……求你……住手……啊啊啊啊……我……我已经不行了……」两根肉棒激烈的抽插,这强烈的快感一次次粉碎着女子的理智,很快,那插入肛门的疼痛转换为了强烈的快感,她嘴里发出畅快的呻吟,身体畅快的迎合着山贼的奸淫,甚至还不满足的主动伸出两只小手,将两根正在等待的肉棒握在手中套弄着。

  「妈的,这娘们真是淫妇,呃……射了!」

  「我也射了!」

  随着山贼一声呻吟,那滚烫的精液一下子都射进了女子的阴道和肛门,爽的她放声浪叫,全身颤抖,一大股的阴精混合着精液倒喷出来。

  这时,那被女子小手套弄的肉棒,也是一阵哆嗦,直接朝女子俏丽的脸上射去了白浊的精液,将她那俏丽的容貌给彻底的玷污。

  「啊……讨厌……」女子娇嗔的淫叫一声,却并没有一丝的不悦,反而还淫荡的用舌头将嘴唇边的精液全部舔进嘴里,一股脑儿全部吞咽了下去。

  看着她那清纯的脸蛋满是白浊的精液,还有那舔抵嘴唇妖媚淫荡的模样,其他的山贼不禁越发兴奋起来,他们一把推开那两个占着位置的山贼,然后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肉棒插入了女子的阴道和肛门中,激烈的抽插着。

  「啊……好胀……好刺激……请……请再激烈些……」刚刚经历高潮的女子,眼睛微微上翻着,嘴角流着淫靡的口水,一脸的痴媚浪骚的模样,她不断地迎合着男人的奸淫,发出淫荡无比的骚浪叫声。

  「嘿嘿……既然你都这么要求了,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看我们今天不把你这样的骚货干翻!」

  就这样,女子轮流被这群山贼疯狂的奸淫着,从一开始的被动,后来主动的迎合,女子为在场的15个山贼每个人都服侍了两炮,自己也泄的一塌糊涂。
  干完的山贼一个个怀着满意的笑容退开了,只留下全身赤裸,满身精液的女子躺在地上兀自呻吟着,「呼……呼……好屈辱啊……可是……好舒服了……」女子意犹未尽的将手指伸入自己的蜜穴,掏出一大股的精液放入自己的口中,一脸淫荡的吸吮着,脸上满是淫媚的笑容。

  「呵呵……这些流氓……把人家弄的这么舒服……」看着女子被十个人干完后,居然还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头目不由地啐了一口,然后一脚狠狠踩在了女子被精液撑的有些滚圆的肚子上,顿时,一大股的精液混合着淫水喷了出来。
  「啊……」女子一声尖叫,下体一阵剧烈的抽插,随后她眼睛一翻,竟是爽昏了过去。

  「真是个下贱的母狗,就这样只奸淫她一次实在不过瘾啊!」头目啧啧的笑道。

  「是啊是啊,这样淫荡的婊子,就该带回去日夜不停的干她,把她干的只知道性爱的肉便器。」山贼甲迎合道。

  「嗯,你们几个,过来把她绑了,带回去。」头目于是命令道,顿时,七八个人拿来绳子,七手八脚把这女子绑了个结实,然后装进麻袋里,连带她的衣服武器都带了回去。

  「真是个穷鬼,什么东西都没有。」山贼有些抱怨的翻着女子的包裹,除了一把胁差,几个铜板,就什么都没有了。

  山贼一路扛着昏迷的女子来到一处偏僻的山间小路上,有些疲惫的山贼不由地歇歇脚,将闷在麻袋里的女子放了出来,只是她的手脚依然被绳子紧紧的捆着。
  「呜呜呜……我不是已经被你们干了15炮吗?为什么……请放了我……」女子噙着泪恳求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到她这样子,头目不由地再度兴奋了起来,他一把分开女子的双腿,然后脱下裤子,再度将自己粗大的肉棒一插到底,然后猛烈的抽插起来。

  「啊……不要……放了我吧……讨厌……又……又有感觉了……啊啊啊……不要……不要停……请……请再激烈些……」在野外又一次遭到山贼的奸淫,女子的身心却没有丝毫的厌恶,反而欢喜的接纳这样的奸淫,淫水满溢的小穴吞吐着头目粗大的肉棒,一阵阵快感再次吞噬着女子的理智。很快,头目在女子体内射出了滚烫的精液,爽的女子又是一阵高潮的浪叫,一大股的阴精喷射出来。
  头目气喘吁吁的看着胯下的女子,只觉她的肉体和性欲宛如深渊一般,仿佛没有止境。

  她淫媚的看着头目,娇声道:「头目哥哥,你们插的人家好舒服了,本来人家只想随便玩玩,可是你们非要强占人家,所以,我只好对不住你们了。」
  女子原本迷离淫媚的目光忽然一狠,一道身影竟是瞬间挣脱了绳子,那头目顿觉不妙,只是,一切都太迟了,他腰间的佩刀已经被一只小手抽了出来,然后一道凌厉的刀光瞬间划过了他的咽喉。

  头目眼睛瞪得大大的,双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咽喉,大量的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隙中往外涌出,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全身赤裸的俏丽女子,那前一刻还被他们肆意在胯下蹂躏奸淫的女子,此刻尽是化身斩人的恶魔,那凌厉的刀光不断地划过手下的咽喉,不消片刻,自己的手下便都倒在了血泊中。

  「记住,我的名字叫月舞,今后将是这个时代的风云。」女子邪魅的一笑,舌头淫荡的将唇边的精液都舔抵干净,还意犹未尽的用手指吮了吮。

  「谢谢你们让我过上了快乐的一天,那么,你们的钱财,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月舞光着身子在这些山贼身上搜刮一番后,在头目愤恨的目光下,她得意的扯掉头目的裤子,擦拭掉身上的精液,然后重新穿好衣服,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了。

  「嘻嘻……今天可真是大丰收啊,一共抢到了150贯钱,嗯……要不要买把好点的武器呢?」月舞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戳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摇头道:「还是算了,听说那些大名都爱喝茶,我先攒钱去买个好些的茶具吧!听说界之町有闻名天下的松岛之壶,我得想办法把它弄到手,然后织田信长那请求仕官的话,他应该会答应我吧!」

  月舞想着,然后收拾好包裹后,径直往界之町的方向走去。

  那一年,17岁的月舞,开始朝着自己的目标迈出了淫乱的一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