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武侠  »  【妖侍非天】(1.1)【作者:牧童一夜书】
【妖侍非天】(1.1)【作者:牧童一夜书】
字数:311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卷 我的身体里住进个女鬼

                (一)

  农历六月廿四清晨六点四十五分,武当之巅,天柱峰顶的金殿。

  魏猛靠着须弥座,一边抽着烟,一边不屑地看着魏宝德将线香高高地举过头顶,跪在金殿紧闭的大门前。

  魏宝德是魏猛的爷爷,曾经是双山县远近闻名的出马弟子,龙湖寺的老和尚无论何时何地见到他,都会下跪施礼,因为在魏宝德的天灵盖天生九个黄点,像极了和尚的戒疤。老和尚说魏宝德前世受过佛荫,百鬼回避,诸邪不侵。

  有老和尚这么个活广告,魏宝德声名远播,生意好的不得了。

  但是自从老伴儿去世以后,魏宝德便收了「神通」不再帮人看香。

  魏猛一直坚信爷爷是「装神弄鬼」,如果他老人家真有降妖捉鬼的本事,看《午夜凶铃》的时候,他就不会吓得捂住眼睛惨叫连连。

  这世界到底有没有鬼神?如果此刻问魏猛,他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没有!
  鬼神都是扯犊子的玩意。

  但是四分钟之后,魏猛不光看到了一个女鬼,而且这个女鬼还强行住进了他的身体……

  魏猛,男,16岁,身高183cm,体重80kg,打篮球堪比乔丹,踢足球超过罗纳尔多,搏击可以和李小龙大战三百回合(当然只是魏猛自诩),目前处于初中毕业无高中接收的状态。

  魏猛原本有机会进入省体校下属的岭东中学,可就在初中毕业典礼后的第三天,岭东中学校长亲自把收了半年的五万块钱退回,说今年上面要求,严格规范招生流程,魏猛的文化课成绩太差,不能被岭东中学录取。

  早就说好的事情突然变卦,魏猛的父亲知道出了岔子,多方打听之后赶回家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狠狠揍了魏猛一顿:小兔崽子,泡妞就泡妞,谁让你招惹奚羽月的?

  奚羽月,女,16岁,京城来的转校生,身高168,体重46kg,三围?那是让男人淌鼻血的三组数字。

  奚羽月第一次出现在校园的甬路上,是初三下学期刚开学的下午,魏猛带领着篮球队刚刚获得一场比赛的胜利。

  魏猛一直无法形容他第一次看到奚羽月的心情,那一天的天气还冷,奚羽月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只有一节脖颈露在外面,仅仅这一节白皙,魏猛却像看到了维纳斯的左臂,每一丝肌肤都散发著完美的光芒,让他犹如身在冬日暖阳之下,并且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就因为在人群中看了那么一眼,魏猛不顾一切地推开围着他的拉拉队女队员,跑到奚羽月的面前,进行了第一次表白:「美女,做我女朋友。」

  因为是与陌生人的第一次见面,奚羽月对魏猛很客气:「滚!」

  这是奚羽月到目前为止对魏猛说的唯一的一句话。

  此后的半学期里,魏猛想尽一切办法接近奚羽月,用各种方式表白,可结果惊人的一致——在奚羽月眼中,他只是一团会呼吸的空气。

  毕业典礼上,奚羽月作为学生代表跳完一只独舞后,魏猛在众目睽睽之下跑上了舞台,单膝跪地,双手捧着一大束红玫瑰,递到奚羽月的面前。

  「真的是个奇迹,奚羽月,你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我梦里,不要笑我傻子,我说的都心里的秘密!不论天涯海角,不管春夏秋冬,请相信我,我一定会把你带在自己的身边,不论走到哪,你都将是我一辈子最重的行囊。左思右想,只有你对我最好,你不要我,谁要呢?」

  伴随着学生此起彼伏的起哄声,校长摘下眼镜摇了摇头: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才明白癞蛤蟆吃不到天鹅肉。

  奚羽月落落大方地谢幕离开,从始至终都没看魏猛一眼。

  「三十四次,魏猛第三十四次向奚羽月表白,失败。」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

  魏猛把玫瑰花高高举起,就像举着奖杯,对着人群高喊:「失败是成功的亲娘。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那样子好像奚羽月答应了他的表白一般。

  莫名其妙挨了打,魏猛又被父母关在家里禁止出门,直到魏宝德到来。
  魏猛从父母和爷爷的谈话中得知,因为他得罪了很厉害的人物,全市十四所高中,没有一所愿意接收他。

  「这不能怪我孙子,年初我就说了,今年他犯邪祟,没事没事,我正好报个旅游团去武当山,让他跟我一起去,给真武大帝上柱香,一切就会否极泰来。」
  魏宝德晃着锃光瓦亮的光头满不在乎地说道。

  当魏猛兴高采烈地跟着爷爷感到旅行团集合地,看着周围一片白发苍苍,魏猛才知道,魏宝德报的是老年旅游团,他不光不能肆意游玩,还要时不时地扶着老奶奶过马路。

  「魏猛,快过来给大帝上柱香。」魏宝德把三支线香递给魏猛。

  「烧头香的人有福,烧头香的人有福。」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个白发老道,披散着头发光着脚,穿着破烂的道服,拿着把破扫把站在金殿门口,轻轻推开了金殿的大门。

  「老道,那个神像尿裤子了。」魏猛指着金殿里的真武大帝神像说道。
  「不许胡说。」魏宝德抬手要教训魏猛,可他顺着魏猛的手看清了金殿里的情况,举起的手生生停在空中。

  金殿内的真武大帝全身湿漉漉的,水珠淋漓,如人汗流浃背。

  「大帝显圣了,大帝显圣了。」老道叫喊两声,对着真武大帝的神像匍匐于地,极尽恭敬。

  魏宝德只觉得双膝一软,对着神像也跪下,他还不忘拉着魏猛,想让他也一起跪下。

  魏猛挣脱了,他不想让裤子沾满地上的雨水,他更觉得跪拜一个假人是一件很愚昧的事情。

  「快给大帝跪下!举头三尺有神明,大帝可是得罪不得。」魏宝德厉声喝道。
  「真武大帝算个屁。」魏猛随口说道。

  「天杀的货呦,天杀的货呦!」老道从地上爬起来操起破扫把,对着魏猛爷孙俩的脚下一顿乱扫,明着扫地,实则赶人。

  就在此时,金殿四周突然出现一个个盆大的火球,在金殿旁来回滚动,耀眼夺目。火球相互碰撞之时,发出天崩地裂的巨响。

  魏宝德吓地「妈呀」叫了声,跌坐在地上,魏猛则一个箭步,跳进了金殿之内。

  「天杀的货呦,天杀的货呦!」老道抱着破扫把跳进金殿,把魏猛扑倒在地。
  魏猛想把老道推开,可老道的道服实在是太破了,好像纸糊的一样,魏猛的手竟然穿过了衣服,碰到了老道的身体。

  道服下的老道居然是真空,魏猛就感到他的两只手摸在羊脂暖玉上,温润滑腻。

  一个破老道,居然有婴儿一般的肌肤?魏猛一时间竟然忘记他要做什么了,两只手在老道身上乱摸,来确定他的感觉没有错。

  「天杀的货呦,天杀的货呦!」老道抬手抽了魏猛一记耳光,要再打时,魏猛慌忙抓住了他的手。

  那只手不大,玉笋葱白,握起来宛若无骨,被魏猛抓住后不甘心地想挣脱。
  真武大帝面前的长明灯灯花噼里啪啦地闪了一下,与此同时,一道道雷电划破长空,如利剑直劈金殿,刹那间,金殿金光万道,直射九霄。一道幽蓝的长箭出现在金光之中,朝着老道的后心射去。

  魏猛慌忙抱住老道,身体也顺势打了几个滚,躲过那枝长箭的同时,把老道也压在了身下。

  「你……」一个娇喝传来。

  魏猛低头一下,在他身下的,哪里是个老道,分明是个小姑娘。小姑娘满脸怒容,杏眼圆睁,正恶狠狠地瞪着他。

  「我靠。」魏猛手忙脚乱地想从地上,或者说是小姑娘的身上爬起来,他完全不明白,刚才还是个破老道,怎么就变成个小姑娘呢,难道是魔术「大变活人」?
  起身的时候,魏猛的大手无意中在小姑娘的道服上蹭了一下,本就破了道服就像四月里蒲公英飞絮,在金殿的金光中飞舞。

  顷刻间,道服只剩下星星斑斑留在小姑娘的身上,根本盖不住小姑娘那白皙香嫩的胴体。

  魏猛刚刚爬起一半的身体僵住了。

  小姑娘大约十二三岁的模样,每一寸肌肤都散发著青涩的气息,最大的特点就是白,不光肌肤白的如雪,连头发和眉毛也像被霜打过。

  差的只是胸口两个粉红色的凸起,和小腹下面半个巴掌大的淡黑。

  两颗桃花欲吐蕊,一抹嫩草初入春。

  魏猛只感到两个鼻孔热腾腾潮忽忽,几颗殷红的液体滴在小姑娘的身上,在白皙的肌肤上,格外刺眼。

  「轰!」金殿内响起一声惊雷。

  幽蓝的长箭悄然出现在魏猛的背后,就在惊雷响起的一刻,穿过魏猛的后心,刺入了小姑娘的胸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