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武侠  »  【位面猎奴之F/A】(01)【作者:何米奇】
【位面猎奴之F/A】(01)【作者:何米奇】
字数:69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在尤格多米雷尼亚的城堡中,黑方的七名御主和七名从者,开着会。

  「第十六骑!?」

  「嗯,那是不属于红方,也不是裁定者的第十六骑。」

  「这……」

  「弓兵,能不能确定那个从者是敌是友?」

  喀戎摇了摇头,道「他一见面就攻击我们,但是他有同时攻击黑方的从者,对于是敌是友,实在是难下结论。」

  「那他的实力怎么样?」

  「起码可以同时对抗三骑从者。」

  「一己之力?」

  「嗯……」

  突然尖锐的警报响起,那是敌人入侵的警报,那是尤格多米雷尼亚多年以来都没有响起过的警报。

  一个浑身穿着黑色铠甲的武士,伫立在庭院之中,四周是人造人的残肢断臂,握着的长枪上,不停的有鲜红的血液流下。

  「御主小心,他就是第十六骑!」

  六名从者展开了攻击的姿势,准备随时攻击这名来者不善的未知从者。
  武士举起自己的长枪,澎湃的杀意从铠甲的缝隙中渗透出来,那冰冷的杀意,仿佛让周围的空气都降了几度。

  「嗷嗷!!嗷嗷呀!」

  武士发出了野兽般的咆哮,向着黑方的从者们就冲杀了过来。

  阿福召唤出他的骏鹰出来,冲上天空,并拿出了自己的骑枪出来,在空中寻找着攻击的机会。

  齐格飞拿出了他大剑,准备硬抗下武士的一击时,武士却突然止住了脚步,双手抓住枪身,挥舞长枪,一股强大的能量波激射而出。

  这能量波出现之突然,让黑方的御主们统统都处于无防御状态,就在能量波即将撕碎他们的时候,那能量波却突然的一分为二,完美的避开了他们,将两侧房屋、树木、土地,统统都打回到粉末的状态。

  武士在哪灰尘中,突然的消失了,只留下了那两道能量波路过后的痕迹。
  「他怎么消失了,不会是怕了吧?」阿福回到地面,乐观的说道。

  「这可怕只是示威而已。」喀戎手中的弓箭依然处于上弦。

  「起码他现在不会有杀死我们的想法。」

  「不过他是狂战士吗?」阿福联想到武士刚刚那野兽般的叫声,不由说道。
  「如果他是狂战士的话,面对可以一击灭杀的敌人,他怎么会放过?」考列斯说菲奥蕾突然想到一个可能,「如果除了我们黑方红方之外,还有其他御主呢?」
  「这……三方之战吗?」

  安排好了修复工作的人后,黑方的御主们开始了今后战略的策划。

  一个穿着黑色铠甲,手握一面战旗的少女和武士出现在距离尤格多米雷尼亚城堡数十公里外的地方。

  「哼,看来黑方的实力不怎么啊,如果不是主的指示,刚刚圣杯战争就结束一半了,你说是不是,卡赞?」

  「嗷!嗷!」

  「问你的我也真是被遮住了眼睛啊。」

  「呜呜~嗷!」

  「看来得给你补一下魔才可以了。」

  战旗一卷,武士和少女同时消失了原地。

  一条昏暗的小巷中,一名娇小的少女,正在逃跑,鲜血沿着少女的脚印延伸着。

  这名少女就是开膛手杰克,原本正在享用着美味的心脏大餐的她,被卡赞袭击,仅仅两招,就被卡赞打成了重伤。

  负伤的杰克凭借着自己制造雾气的能力,和远比卡赞灵活的身法,从哪里逃了出来。

  「黑方的暗杀者,你可以结束了。」

  还没等杰克喘口气,一面黑色的战旗如同是梦魇那样的出现在杰克的眼帘中。
  杰克握紧了自己手中的匕首,她已经没有力气在逃下去,缺乏魔力的身体,已经变得半透明了。

  「你是谁?你不是红方的人。」

  「吾名,贞德!」

  「荡妇吗?」

  「也有可能是哦……」贞德抬起自己的右手,一道令符浮现在贞德的手背上。
  「黑方之暗杀者杰克,我命令你,成为我的奴隶吧!」

  「你—说—什—么!」虽然杰克尽力的抵抗,可是膝盖还是跪了下去,一道特殊的符咒出现在杰克的脖子上,杰克感觉自己的大脑似乎已经被贞德控制住了。
  「黑方之暗杀者杰克,我命令你,恢复吧。」

  随着贞德第二道令符的下达,杰克的身体飞速的恢复,之前受的伤,很快的就消失了。

  「你想……啊!」

  杰克脖子上的令符化成一条锁链和项圈,锁链的另一头被贞德捏在手里,贞德用力的一拉,杰克立刻就扑到在地。

  「你想干什么?」

  「像条母狗那样的趴着,然后闭上你的嘴。」

  杰克的四肢不受她控制的支撑着,如同是一条小母狗那样。

  贞德把旗杆伸到杰克的衣服里,向上一挑,杰克的衣服立马就被挑破掉,少女稚嫩的酮体,暴露在了空气中。

  杰克的心不由得跳了一下,她想要干什么?

  「卡赞,你来了啊,不要把这个女人也带过来。」

  卡赞?是哪个狂战士吗?

  「嗷嗷呀!」

  卡赞怀里抱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卡赞拉起女人的一条大腿,宛如小臂般大小粗壮的肉棒肏插着女人的小穴,女人的小腹上,浮现着肉棒的形状。

  那是杰克的御主,六道玲霞。

  被如此粗壮的这么粗暴的肏完小穴,六道居然毫无反应,仿佛是一具尸体那样,仔细的观察一下,六道已经是气若游丝,随时都要挂掉的了。

  妈妈!

  杰克用出自己全部的精神力,想要冲破贞德的控制,可是在哪不知名符咒的控制下,杰克的抵抗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贞德将枪尖指着杰克,说「卡赞,新的食物在这里了,快点。」

  「嗷嗷嗷!!」

  卡赞松开他怀中的六道,卡赞跨过六道那即将死去的身体,到了杰克的身后。
  他想干什么?住手,给我住手。

  在杰克一动不动的配合下,卡赞将自己的肉棒顶在了杰克柔软的阴唇上。
  妈妈!啊啊!动啊!动啊!

  杰克拼尽全力的想要让自己的身体按照自己的意识动起来,可是那不过是无用之功而已,现在的杰克,除了大脑之外,全身都已经被贞德的符咒控制了。
  卡赞双手用力的握住杰克的腰,向上一提,将杰克从地上提了起来,当杰克被举到一定高度后,卡赞又用力的向下一压。

  粗壮坚硬的肉棒捅开了杰克柔软的阴唇,撕开那层坚韧的处女膜,一下子就捅到了杰克小小的子宫里。

  杰克那狭小而又短的小穴,根本无法将卡赞这粗壮的肉棒全部容纳进去,卡赞的肉棒,还有三分之一留在了外面。

  卡赞抓着杰克的双腿,用杰克的小穴,上下套弄着肉棒,粗壮的肉棒将小穴撑的大大的,给人一种杰克的小穴如同是橡胶那样的包裹卡赞的肉棒那样。
  「嗷嗷嗷!嗷呀!」

  大脑中完全没有理性可言的卡赞,狂暴的操插着杰克的小穴,开苞时流出来的血,和小穴被撕裂开来的血,混合在一起,然后流出来。

  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好痛!

  身体被撕裂那样的疼痛,让杰克的大脑无法进行任何有作用的思考,大脑唯一可以发出的信号就是疼痛、疼痛和疼痛。

  啊啊啊啊!下面,下面要被撕开了!

  卡赞肉棒的每一次插入,带给杰克的,都是那小穴被撕裂开的疼痛,肉棒每一次的抽出,感觉就像是小穴里的嫩肉,被勾子扯出来那样。

  卡赞这狂暴的性交,让他的魔力和力量都得到了快速的补充和增加,魔力得到补充的满足感和力量得到增强的快感,让卡赞下意识的不断加快肏插杰克小穴的速度。

  「嗷嗷!嗷!」

  卡赞双手紧紧的抓住杰克的腰,把肉棒插在杰克的小穴里,将杰克转了一圈,让杰克看着自己的脸,杰克两条纤细的腿,抗在卡赞的肩上,双手无力的垂下。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杰克的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只有代表着疼痛的电信号,在杰克的大脑中乱蹿,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已经变得没有什么光彩了,变得就像是两颗玻璃球那样。

  「嗷!嗷!!嗷!!!」卡赞发出高昂的喊声,胯骨重重的撞击杰克的屁股,精液瞬间将杰克的小穴射满,无处可去的精液,被挤压的溢射出来。

  即使是被如此的爆浆内射,可是下身已经疼得失去知觉、大脑麻木到感觉不到疼的杰克,没有一丝的反应,就像是一个高级的洋娃娃那样。

  从被爆射的子宫开始,极其复杂的魔法回路,铺满了杰克的身体,杰克的力量得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升级,她的精神也迅速的沦陷在魔法回路中,真正的成为了贞德的奴隶。

  「看来只有用从者制造食物才可以多用几次,而且还能增加人数。」贞德说「卡赞,你吃饱了吗?」

  「嗷!!!」这是充满了戾气和杀意的咆哮。

  「很好,那么我们就开始新的狩猎吧。」

  贞德挥舞战旗,贞德、卡赞还有杰克瞬间的就消失了。

  「喂喂,御主,这不大对啊?」握着大剑的小莫问身边的狮子劫。

  「看来我们是遇到了对面的从者了。」拿着手指猎枪的狮子劫警戒的看着四周。

  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复古的砖石英式建筑,还有那湿度极高的空气,这里不是罗马尼亚。

  「虽然不知道这里是哪?不过这里应该是不列颠。」

  「什么……你这么知道这里是不列颠?」

  「呢……」

  一面巨大的米字旗,在浓雾中隐隐若现。

  「这里应该是一个固有结界中,而且那个从者还是近代不列颠的英雄,那会是谁啊?」

  「管他呐,就让我来看看这个不列颠的英雄有多强。」小莫扭头看向狮子劫,「你能不能找到他,御主。」

  狮子劫没有回答小莫的话,因为他已经不在那里了,一个身材高大的武士站在原本狮子劫的位置,在小莫扭头的时候,一记重拳向小莫挥了过来。

  猝不及防的小莫被打飞出去,重重的撞塌一面墙,被掉落的砖石压在下面。
  「啊啊!你是哪个混蛋啊。」小莫从石堆里冲出来,灿然辉耀的王剑已经被小莫拿在了手里,那是带着赤雷的一剑。

  不过这一剑被卡赞灵活的躲过了,他那高大的身体,如同是鬼魅那样的躲过小莫的一剑后,闪身到小莫的面前,一记重拳打在小莫的小腹上,小莫的铠甲都被打得凹了下去。

  不同于上一记,这次小莫是处于防备状态的,虽然熬了这么强力的一击,小莫也只是脚步晃了几下。

  卡赞没有给小莫留下恢复的时间,卡赞抓住小莫头盔上的两只角,身体一拧,将小莫投掷出去,同时将小莫的头盔也扯了下来。

  小莫又重重的撞垮了一面墙,失去了头盔的铠甲出现了数道德裂痕,那是因为原本和铠甲连为一体的头盔被扯了下来,连带着的将铠甲扯破了。

  「哈哈!再来啊,你这个混蛋。」

  接连受挫的小莫,战意反而得到了飚升,赤红的雷电缠绕在她的身上。
  「呵啊啊啊啊啊啊!」小莫飙着高音,攻向了卡赞,被赤雷强化的王剑,重重的劈砍在卡赞的身上。

  原本可以轻松躲过小莫攻击的卡赞,这次居然没有选择躲开小莫的剑击,而是选择双臂交叉于自己的面前,硬生生的挡下了小莫的这一剑,小莫锋利无力的王剑和卡赞坚硬的铠甲。

  砍中时的发出那铿锵的钢铁撞击声,小莫挥动王剑在卡赞的铠甲上切动,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让小莫的耳朵微微失聪,一击不成,再来一记,小莫从卡赞的侧下方猛力的挥动王剑。

  虽然这次依然没有斩开卡赞的铠甲,不过小莫那强大的力量,还是将卡赞击退了好几米,并且在卡赞纯黑的铠甲上,留下了一道白色的痕迹。

  「喂喂喂,你这家伙怎么不躲了,硬抗我的剑可不是什么聪明的事。」
  「不和……女人……战斗……」口不能言的狂战士居然说话了!

  虽然只有六个字,可是卡赞说的还是比较吃力,可见说话这件事,都狂战士来说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卡赞的这六个字,准确的打在了小莫的最不可被触碰的地方,握着剑把的手猛地一捏,狂暴的赤雷从中爆发出来。

  「啊啊啊,你这家伙真是找死啊!」王剑发出强烈的光芒,一股强大的能量从中喷涌而出,小莫发动了自己的宝具。

  小莫双手握住剑柄,「向端丽的吾父——发起叛逆!」

  赤红色的巨大光剑,如同是天降正义那样的,要将那渺小的卡赞,碾压成灰。
  即使是面对死亡的威胁,卡赞还是选择了留在原地,向前踏出一步,弓腰,双手交叉的挡在面前,一副要硬抗小莫的宝具攻击的样子。

  「带着你的愚蠢,去死吧!」

  伴随着一股巨大的轰鸣声,小莫的宝具攻击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卡赞的身上,而激起的余波,掀起了大量的灰尘,整条街道都弥漫着烟尘,使得能见度原本就差了,现在是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了。

  「呵哈……呵哈」小莫喘着气,刚刚的那招宝具攻击,小莫因为愤怒而不自主的用了全力,攻击结束后,乏累感就如同是潮水一般的袭来。

  小莫扶着剑,看了一眼那粉尘四起的对面,那家伙该死了吧,就连那个人也没能硬抗我的这全力一击。

  「珂珂珂……姐姐你的攻击还真是强大啊。」

  清脆的少女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小莫心中大惊,从新将王剑拿了起来,警戒的看着四周。

  「姐姐你现在还有多少的力气啊。」

  声音近了。

  「姐姐你不要这么凶啊,我可是很怕的啊。」

  近了,露出狐狸尾巴吧,下水道里的老鼠。

  「来和我玩个游戏怎么样?」

  在后面!

  小莫转身朝着身后就是狠狠的一剑,不过出乎小莫意料的是,她的这一剑没有砍击感,也就是说,小莫并没有砍中。

  「哈哈,姐姐你猜错了哦。」

  杰克的声音从小莫的正面传来,可是小莫已经没有了防御的时间和机会了。
  「解体圣母!」

  两把锋利的匕首,斩在了小莫的小腹上,大量的血液从小腹喷出来,而且还有一小段的肠子被杰克拉了出来,攻击一得手,杰克立即就再次的消失在了浓雾中。

  天气大雾,时间深夜,小莫女人。

  大量失血所带来的体力迅速的流失,小莫感觉眼前发黑,依靠着顽强意志力,小莫才撑了没有晕过去。

  对面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的小莫,杰克却没有动手,而是选择潜伏在暗处,静静的等候猎物的死去。

  暗黑雾都的效果开始渐渐的显现出来了,虽然对从者来说,这无法使他们毙命,可是也是可以让他们失去意识的。

  「可恶……可……」

  小莫终于抵挡不住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铠甲也随着消失了。

  「小姐,你不是圣处女吗?你现在行为可是和你的身份,不是很对得上啊。」
  「呵呵,从者可是拥有着多种属性的啊,我不是也被你们打上了荡妇的标签吗?」

  「那可是英国佬干的,和我没有关系吧。」

  「那个我可不管啊。」

  狮子劫被锁链捆住了四肢,上衣已经变成了一堆碎布,裤子也被划出了好几道大的口子。

  贞德从他的身后抱住他,两只小手在他的身上游走乱摸着,轻柔抚摸狮子劫那健硕的肌肉,小手抓住那粗壮的肉棒,一重一轻的捏着。

  小嘴往狮子劫的耳朵里吹了一口气,「你想不想要得到我的肉体啊。」
  「小姐,我对用魔力凝聚而成的肉体,兴趣不是那么的大啊。」

  「哦……虽然这是魔力做成的,可是和真的可是一样的哦。」

  贞德解开胸甲,两个洁白的奶子解开束缚的跳了出来,贞德将那丰满的奶子顶在狮子劫的后背上,丰满的奶子被挤压成两块肉饼,贞德左右的扭动腰,奶子左右的摆动着。

  「真的不想要我的肉体吗?」

  「我真的对魔力做的肉体没有什么兴趣啊。」

  贞德的手指伸到狮子劫的皮带和裤子之间的位置,一弹,狮子劫的皮带马上就变成了两节,失去了作为一条皮带的作用。

  没有了皮带的固定,狮子劫的裤子立马就掉了下去。

  贞德的手一把的就握上了狮子劫内裤上鼓起的那一团,并且用力的揉搓了几下,贞德明显的感觉到了手中那一团肉,变得有一点硬,而且还有着变直的迹象。
  「呵呵,剑士御主,好像你也不是对我的肉体一点兴趣也没有啊。」

  「喂喂喂,小姐那是男人正常的生理反应好不好,这个我也控制不住的啊。」
  狮子劫比较不是太监,被贞德这样的挑逗,男人该有的生理反应,他还是有的。

  贞德双手按住狮子劫的肩膀,十分柔软的抬起自己的一条大腿,脚上的战靴化为光点消失在了空气中,一只小巧洁白的美足侧踩着狮子劫的小腹,缓缓的滑下去,伸到狮子劫的内裤上,踩住了狮子劫的肉棒。

  柔软温热的美足踩踏在哪灼热的肉棒上,让那肉棒变得更加的灼热和坚硬。
  贞德的脚在狮子劫的内裤里不停的乱踩乱踏,折腾着狮子劫的肉棒。

  在贞德美足的践踏下,狮子劫的肉棒突然跳了跳,然后猛的将精液射出,贞德的美足和狮子劫的内裤一时间,浸在哪粘稠的精液里。

  「哦……这么快就射了,看来狮子劫先生十分的口是心非哦。」

  「你对我做了什么!?」虽然自己在贞德的美足下,舒舒服服的射了一发,可是狮子劫的脸色却一下子暗了下去,厉声的质问贞德。

  「呵呵,我只是在提炼出狮子劫先生你体内世代流传的魔力而已哦,只要狮子劫先生你不断的射精,我就可以不断的从你的体内提炼出魔力,直到你变成一具干尸!」

  「什么!?」如此淫靡强大的魔法,着着实实让狮子劫吓了一跳,可以提取出他人体内储存的魔力,这实在是闻所未闻。

  「不过狮子劫先生你不用害怕,我会让你很快的死掉,不会折磨你太久的。」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