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旅馆里真实听房经历】
【小旅馆里真实听房经历】
  我所叙述的是兄弟今年4月底参加研究生入学复试时候的事情了。哥们当时没想到参加复试的人会有那么多,学校附近的宾馆竟然住满学生等待复试。后来听说附近有好人小旅馆,专门面向学生的。我一想也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凑活来吧。没想到来了这里却有了意外收获。

  来到小旅馆,跟老板娘商量好了价钱,挑了个便宜的小屋住下了,那是一个大屋阁成的两个小屋,我要了有窗户的一半,另外一半就是不见天日的那间了。两屋上面有个通风口,真是会做买卖!不过好在我自己一个屋住,有个二人床可以随便滚来滚去了!挺爽!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哥们正在屋里无聊的看电视,听见有人在和老板娘说话,又来了个房客。当时整个小旅馆差不多满了,就剩那个小黑屋了。果然那兄弟住进去了,听到响亮的皮鞋声音,心想:妈的皮鞋响就牛逼啊!没想到突然有女人的声音与之对话:“我们要不换个地方吧  我靠!原来是一对啊!不过为什么听他们说话如此清晰呢?尽管有个通风口也不至于的吧。后来我用手一摸隔离墙,竟然是板子的。妈的老板真能省啊!后来两个人洗了洗,小声的说话了。无聊!我继续漫无目的的调着电视节目,过了一会突然听到轻轻的哼叫声!我操不会吧。传说中的叫床难道出现了。我赶紧关小了电视声音,耳朵贴在墙上仔细的听,真的是女人的哼叫声,不过好象带着哭腔,好象念叨着不要让那个男人再插了,声音有些凄惨,而那个男的好象在劝她,说什么他爱她之类的话,后来那个女人哭声变大了,那个男的好象怕吸引人注意,停止了。随后就是那男人低声的劝导她,过了好长时间,女人的叫床声又起来了,这次那女人好象没有什么情绪了,叫的声音很好听,那个男的也是哼哧哼哧的,搞的床铺嘎嘎响,此时我正听的入神,突然听到有拖鞋擦地的声音,没等我回过神来,突然感觉这面隔离墙咣的一声,吓的我顿时真魂出壳!!!,Z(  听到咣的一声巨响,兄弟我差点没疯了,要是墙到了兄弟这条小名就交代这儿了!我刚要惊叫,只听对面那个女人叫了一声:”啊,老公,你慢点!啊,啊,啊!“我靠!原来是那个傻兄弟将他老婆抱起来拄在墙上做爱(我估计是)。这时那个女人叫床呻吟更大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也越来越粗,嘴里叫着:”哦,老婆,你怎么样,你爽吗?“”哦,我还行,老公你真猛,啊!啊!啊!“我靠!真他妈淫词浪语,女人上劲了更厉害!就这样高唱加尖叫折腾了有7,8分钟,那个兄弟突然猛叫了几声,沉寂了。估计是射精了,感觉墙面呲拉拉的响,可能那个女的也是精疲力尽,瘫软了!这时又听到拖鞋重重的摩擦声,估计那哥们抱着那女人回了床上,床铺被压的嘎嘎响  听完激烈的战斗和歇斯底里的叫声之后,兄弟我也着实的HIGH了一把。只想说一句,听床挺爽。这是兄弟一看表,这不三点六十了吗?该吃饭了!心说:”两口子折腾去吧,反正听床也他妈不顶饭吃,精神享受一下就OK了,真不吃饭真得饿死,不饿死也得憋死!“于是换上谦谦君子装(哥们我对我的装备的美誉)。出门去吃饭。学校附近的饭怎么样,想必朋友们也都清楚,学生钱好挣吗!价格贵而且也不怎么好吃,要不是中午饭没吃多少我也懒的上街闲逛。随便找了个卖大锅饭的地方要了一个菜,两角饼,混饱了就回营了!回到我住的那旅馆一看,从我住的屋子方向出来两个人,有说有笑,我靠!不好!是不是招贼了!妈的一定要找老板算帐!

  &   仔细一看,不着急了。原来是一男一女。都是学生模样。老老实实的!不象贼啊!那个男的戴个近视眼睛,瘦瘦的个子不高,有点驼背,也就一米六五。那个女孩看上去很清秀,算不上美女也算可以,身材不胖不瘦,穿着牛崽裤和米色上衣,乍一看也就刚20岁的样子。我突然想起,这是不是就是我听房的那俩口子啊!往他们身后一看,那个小黑屋的门开着,屋里没人,可以断定就是这两人。心想:“我操!真是好妻无好汉,好汉无好妻!”这个女孩多好,跟了这个龌龊爷们,怎么看也不般配,但回头一想,我管人那个干鸡毛啊!有个私房活让我听了去还没跟我要资源共享费呢!看了一会,面无表情回了自己的房间,继续看我的电视。

  呆了一会,哥们我这肚子有点不争气,要拉稀!真是的,我就这点不好,跟哪刚一呆,首先不适应的就是饮食,这地方我头一次来,吃的前两顿饭肯定是消化不了。我赶紧抓起“紧急文件”奔如厕所,痛快淋漓的爽了一把(兄弟我可没手淫啊)。随着冲水声音的大作,我的舒爽感觉从厕所里诞生了。出了厕所门抬头一看,就是一楞!

  刚一出厕所门,发现门口有个等着接班的。那兄弟个子得有一米八,有点瘦,穿了身阿迪,一看就是有钱人。不过还可以看出就是一学生,虽然个头比我猛,但是年龄看上去应该比我小。我一看这架势感觉让地儿吧。别一会再扁我一顿,我也没他个子高(笑谈了)。回到我住的屋门口一看,小黑屋的门开着,亮着灯,里面有一个女人正在摆弄一个背包。这女人穿一白色毛衣,很薄可以放在外面穿的那种,下穿一牛崽裙,内衬黑色紧身裤。我的天啊,这可是4月底啊,天气还不热,就着急整上裙子了,有点个性。难不成就是她一个人,我是不是应该和她聊聊,没准能有意外收获,但是没有随身携带个避孕套啥的有点让我郁闷,但是要是她长的狂难看就麻烦了!正在愣神,那女人好象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看,哇塞不错,长的漂亮。嘴巴不大不小,鼻子挺挺的,尤其是一双眼睛,象月牙一样弯弯的,是一对笑眼。一看就会勾人,不过就是脸上的妆有点浓,不是很自然。这时她看到了我,可能看我也是学生,比较友好的冲我笑笑,点点头。我一看有门儿!不过还比较绅士,轻轻的点了点头,刚要向前走说句话,她突然眼光一闪,说:“老公,你回来了!”我靠!不会吧!这么快我就成老公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正在这时,有人说了一句了:“哥们麻烦让让!”我靠!回头一看,竟然是他!

  我回头一看,正是那个阿迪男!我靠!原来是帅哥的老婆啊!我说我也没那个命啊!我只有悻悻回头进我的屋子了!继续看我的电视。这时听见隔墙那边有倒水的声音,那男的说:“你洗洗吧,一会睡吧”“干吗,现在不刚天黑吗?我要看一会电视”“看电视也先洗洗吧”。“呵呵,就你鬼心眼多!”恩!?什么意思?难不成有活儿?

  过了一会,那男的倒水回来了,突然电视声音没有了,只听那女人说:“干吗呀,我正看呢!”“睡吧睡吧!”“你非要气我啊。”只听到那女人呵呵一笑,紧接着就是西里哗啦脱裤子腰带碰撞的声音。我操!二战开始了!我赶忙关小电视声音,耳朵贴在墙上仔细的听,果然声音大多了。只听那男人说“你也脱吧,想让我给你脱啊!”那女人呵呵一阵淫笑,笑的我是一阵骨酥肉麻,妈的真行,算你会调情!我都受不了了!正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这欲火狂升的紧张空气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从小黑屋里面传来,:“哎,妈!对,我现在已经到了,明天我去找刘老师,他说应该没事,他跟院长说了,能上的了!……恩,对,我和我同学来的,明天我们一起去……哎,行行,明天我给你回电话。”我操!又他妈是个纨绔子弟,考不上学就靠找人,没水准!这时那女人接话茬了:“你怎么不说你跟我在一起啊”“你不是我同学吗?是我的亲密同学!”“就你会说”。

  这时听到衣服扔到桌子上的声音,好象用的力气不小,然后就是拽被子的声音,那女人连连轻声的说:“你别过来,你真讨厌”“好啊,你说我,看我跟你没完!”而后的就是激烈的接吻声音和喘粗气的声音(当然了,兄弟我不能确认他们是在接吻和是那男的在吻女的身体),哼哧的声音呼大忽小,彼此彼此起伏。叫的我是小弟弟硬的不行,看来只能将他解放出来了(因为屋里比较热,所以我只穿了内裤)。这时听见那女人突然高声的叫了起来,嘴里嘟囔着,好象是说“你慢点,我受不了,你舔的太……了”我靠!最郁闷的事情还能有超过这个的吗?!关键的东西没听见!那女人尖叫了好几声,我的小鸟也随着高跷了好几下!这时男人轻声说:“该你了吧。”只听那女人又是咯咯笑了几声,随后出现了轻微的啧啧声,据我估计应该是给那男的口交上了!果然不假!这时听见一阵阵猛吸冷气的声音,鼻子里面一阵哼哼,听声音应该是那位阿迪。

  啧啧的声音持续了5分钟左右,突然听到床铺嘎嘎做响,那女子恩恩的叫了起来。可以确定现在开始了正式的抽插活塞运动。女人的声音高一声低一声,声音深沉而持久,意味悠长,好象全身心的爽了起来,进入了性爱快乐憧憬的快乐之中,那个男的在做了一阵以后也开始哼哼起来。一晃他们插了有20分钟了,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大,男的有点着急了,说:“小点声,咱们隔壁有人!”  我操!不是真的吧!不是不让我听了吧!这哥们真操蛋!这时听那女人说了一句,我放心了  只听那女的说:“老公,你别说了,快!快!快!”这时的阿迪男也早就欲气冲撞顶粱门了,哪有时间扯淡了!一对野鸳鸯意乱情迷,尽情的享受性爱的快乐了!就这样大声的又干了有10分钟,听见隔壁的窗咣荡了一声,男的说:“老婆,你上来吧,我有点累了!”这时听见有脚踏床铺的声音,我估计应该是女子分开大腿跨在了躺下的阿迪男身上,然后听女子说:“老公,我来了!”这时可以明显的听到滋的一声,竟然是阳具插进阴道的声音(这个属于艺术描写了,见谅。不过肯定是有一丁点细小的插入声音,绝对的)。听见阿迪男发出了做爱以来最大的一声呻吟:“  这时的他们应该是进入了最后的疯狂,女子一上一下的动作力量很大,床铺咣咣的响啊!我的小鸟也涨到了最凶猛的程度!憋死我了!此时的女子完全失去了理智,啊啊的大叫了起来。嘴里含糊的嘟囔着:”小东,你的阴茎真好啊,插的我太深了,快抓我的胸,我太高兴了,啊!啊!啊!啊!!!!!“”呃,老婆你真棒,我太爽了,我要抓住你的奶子,你慢点,我太爽了,我快要射了,呃!呃!呃!!!!“我靠!高潮了!我的小鸟涨的真的受不了了。我一定要手淫一下了。要不我要憋死了!说着我的手也做上了该做的动作。

  这时男的又说话了:“我要坐起来,你趴下吧!”我操!阿迪男真他妈猛!他几岁就开始练枪法啊。可折腾40多分钟了,可是光插就40分钟啊!那女的连忙应声说好,床铺嘎嘎响了几下,接着又是他们两个哼叫,声音仍然不小,基本都是原来那些。这时那个男的可能是到极限了,听他说:“我真的要射了,陈丹,你怎么样?我快不行了!”“哦,我好爽啊,小东你快射吧!啊!啊!啊!”我操!原来这女人叫陈丹,哇塞!有收获!这是他们的声音有升高了一点,在男人一阵大叫之后,二战基本结束,在他最后的歇斯底里之前,我也一泻千里了!
  他们这场不平凡的战争持续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我也跟着硬了一个半小时(不,确切的说我不如阿迪男,他比我猛,要是让我来,能打个对折就不错了)。听完战争,我躺到了床上,小鸟无力的歪到了一边,只有龟头还有点红,还是涨涨的。但是枪头再好使枪杆子软了也不行啊。毛主席说的好: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现在我感觉这句话怎么他妈这么有理啊!我只能说枪杆子里面过精子,杆儿不直有多少精也得给我憋着!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继续谈谈我们的跨世纪“脱了猛插”夫妇。年轻人就是猛啊,枪法这东西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首先我真是很想过去请教他们怎么会有如此美妙的性爱。正在我胡思乱想之时,听见隔壁又有说话的声音,难不成又开战了,不会吧!就是泰森也没这两下子啊!只听男的说:“你刚才声音太大了,咱们隔壁有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知道!”我晕了!这时的空气好象凝固了,我真是一口气都喘不上来了,隔壁也没有一点声音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 本帖最后由 beike0315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q7550383 金币 +10 回复过百奖励  
q7550383 贡献 +1 回复过百奖励  
dxcyb 金币 +4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