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会馆的覆灭——狂人自语录之十】 作者:飞
【会馆的覆灭——狂人自语录之十】 作者:飞
          会馆的覆灭——狂人自语录之十

下载次数: 51


字数:14673字

  面前是一道雪白的高墙,黑色的鱼鳞瓦,大约有三米多高。正面是两扇朱漆大门,门上那黄铜的扣手,经过岁月的洗礼,已经被数不清的人手摸得锃亮。我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门上那金壁辉煌的牌匾,龙飞凤舞的六个大字:柳生流武道馆!

  嗯,就是这里了,我对身后的小泉犬一郎和龟头政雄望了一眼,他们都是一脸阴冷的杀意,龟头政雄甚至都露出兴奋和期待的神色来,而小泉犬一郎虽然没有表露得那么明显,但是从他那对老鼠般的小眼睛中散发着的炽热欲望,却是没法瞒过我的。真是两个杂种!不过,却是很不错的走狗和打手呢,呵呵,我有些满意地想着。

  站在我身边的松下酷代子也是一脸骚媚的笑容,在她那张漂亮的脸蛋上,显得格外的淫贱。她那丰腴的肉体正在微微颤动着,我知道那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期待,期待着接下来的血腥和虐杀。

  我微微一扬手,酷代子走上前去,伸手拍了拍门。大门很快就打开了一道缝,有一名扎着黑色头带的少女伸出脑袋来,她长得很清秀,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大眼睛很有神采。她望了一眼酷代子,又向我们这边望瞭望,用清脆的声音问道:“诸位,有什么事情嘛?”

  松下酷代子努力地做出一副端庄的样子来,向她微笑着。少女显然也觉得,就这样问话也不太好,毕竟作为一间著名的武馆,无论有谁来都是客人,应该保持基本的礼貌,她将大门向两边敞开一些,整个人站在了门前,重复了一遍问话。
  现在可以完全看到少女的全身了,她穿著一件白色的短袖武士服,下摆刚刚遮住大腿根部,一双修长结实的大腿上套着闪亮的连裤丝袜,在阳光下闪动着迷人的薄芒,脚下是一双软底长靴。纯洁天真的少女气息扑面而来,我可以听到身后龟头政雄吞咽唾沫的声音,呵呵,很好,美丽的少女呀,尽量地刺激他们的感觉吧,让他们把心底最深处的欲望全都爆发出来,发挥出峰颠的力量,带给你们这帮可爱的少女最黑暗的噩梦吧!

  松下酷代子微笑,向她探出身子,仿佛要悄声说些什么。少女也自然而然地迎过来,想要认真倾听,酷代子的笑容更盛,却还是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来。少女正在奇怪,小腹已然刺痛!

  我满意地看着酷代子掏出一柄雪亮的小匕首,猛地捅进少女的小腹,动作迅速敏捷,准确有力,龟头政雄和小泉犬一郎都发出了低沉的嘿嘿声。

  少女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她慢慢低下头,不敢置信地望着捅进自己小腹,直至没柄的匕首,然后又慢慢抬头望着酷代子,眼睛中流露出迷惑的神色。
  酷代子的笑容变得说不出的冷酷:“我这次来,就是干这种事情的!”说着她猛地将匕首向下用力一划!

  锋利的匕首割开了少女的肚皮,直滑到女性的耻骨,然后将它剖开,带着血肉从裆部刷地喷洒出来。

  少女的脸蛋一瞬间变得煞白,她刚想要发出凄厉的惨叫,酷代子的另一只手已经捂住了她的嘴巴,紧紧捏住,让少女只能发出沉闷的呜呜声。

  大股的血肉模糊的内脏肥肠带着热气从少女的两腿之间滚落出来,空气中迅速弥漫起一股刺鼻的血腥气息。这对于女性要害部位的狂暴破坏,很快就将少女的生命带上了终结。少女无力地呜咽着,扭动纤细的腰肢,那双套在丝袜里的大腿乱蹬了几下,身子猛地一挺,就瘫软了。

  酷代子松开手,让少女的尸体滑倒在地上,回头向我们坐了一个成功的手势,她手中的匕首,依然雪亮,果然是一柄好刀!

  龟头政雄和小泉犬一郎早已按捺不住,连忙飞扑上去,一左一右将武馆的大门完全推开。

  我迈上大门的台阶,站在门口,进去的场景一目了然。大门后面是一个标准的小庭院,有两名穿著花布和服的少女正在拿着扫帚扫地,然后正面是一间小厅堂,显然这里还只是武馆的表面,日常起居待客的地方,所以人也不多。对于我们的突然出现,两名少女都表现出惊诧的样子来,显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对着她们一挥手,说:“这两个就算是饭前的开胃小菜吧!”

  龟头政雄和小泉犬一郎齐齐应了一声,瞪大贪婪的眼睛,长着口水直淌的大嘴,向两名和服少女扑了过去。

  “住手!你们想干什么!”

  正在我准备欣赏那两个杂种的表演时,一声娇叱传来,从厅堂冲出来一名穿著紧身劲装的高瘦女郎来。她的身材修长,大约有一米八左右,显得有些瘦,但是却又给人十分结实的感觉,她穿著紫色的紧身武士服,下面是黑色的丝光紧身裤,完美地展现出大腿线条。我知道她是谁,板田青光子,柳生武道馆的教官之一,身手应该算是不错的。

  龟头政雄和小泉犬一郎并不理会他,各自将一名和服少女扑倒在地上,然后在少女的惊呼尖叫声中,开始撕扯她们的衣料。

  板田青光子气得眼睛都红了,正要发作,我却好整以暇地说:“别激动,我们是来……挑馆的。”

  板田青光子气急了,反而发出冷笑:“挑馆?就凭你?”

  显然,我不足一米六的身高,让她感到不屑。可惜呀,她难道不明白,身高和武艺没有什么必然联系的嘛?算了,这么高深的道理,这种连胸也不大的女人,当然不会明白的,所以我只是很酷地点了点头:“是的。”

  青光子生气地道:“挑馆也有挑馆的规矩!你们可以在本武馆选择对手进行武学上的较量,光明正大地比试,但是不能伤及无辜,更不能凌辱对手!你们这样做,”

  她指了指龟头政雄二人,“简直是对挑馆行为的侮辱!你们难道不感到羞耻嘛!”

  呵呵,她那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真的让人感到十分可笑呀!人类是不是都会这样?在对待别人的时候,严格要求,而到了自己头上,却马上变了一个标准呢?
  我摇了摇头:“不,他们也是在战斗的哟,并不是在侮辱什么的。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这怎么可以说不算挑馆呢?”

  青光子冷笑连连,说:“他们这种‘战斗’,也好意思……”她突然停住了嘴,眼前看到的景象,让她说不下去了。

  只见龟头政雄拔出身后的大刀来,把和服少女按倒在地上,好好地享受了一番之后,让少女趴在地上,把大刀压在少女的后颈,狞笑着猛地向下一按!只听喀嚓一声,少女连惨叫都来不及,那颗漂亮的脑袋已经骨碌骨碌滚出了一米开外,鲜红的血液从无头的断颈出喷出来,溅满了前方半米多的一大片草地,红红绿绿的,给人一种妖艳的美丽感觉。

  而另一边的小泉犬一郎也没有闲着,在搓揉了和服少女的青春胴体之后,他喜欢上了少女刚刚发育起来的小胸脯,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根锋利的钢锥来,对着少女如同花蕾般柔嫩的乳房,沉稳有力地戳了进去。

  少女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小泉犬一郎听到这种声音,显出一副十分享受的表情来,仿佛深深沉醉在这美妙的哀呼之中。站在我身边的松下酷代子也眯起眼睛,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板田青光子快要暴走了,她发出一声愤怒至极的娇叱,甚至不顾自己手无寸铁,就向小泉犬一郎扑了过去。犬一郎当然不会就这样让她击中,虽然对于虐杀和服少女非常迷恋,他还是及时地跳开,躲过青光子的攻击,同时在拔出钢锥的时候还顺手一带,在已经奄奄一息的少女胸脯上划开一道尺许长的伤痕,少女早已被他剥得如同羊羔般赤裸雪白,鲜红的血液在光洁的肌肤上流淌,分外美丽,那一道横过纯美肉体的狰狞上好,也带上了一种说不出的怪异之美。

  青光子大声呵斥着,手脚齐上对小泉犬一郎发出攻击。犬一郎手持钢锥,胸有成竹,何况他本来武艺就极高,没有几下就扳回了一开始的劣势,反而追着青光子,想要一锥捅进她的肚皮。青光子这时才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在武馆里面,当然不会随时带着兵刃的,而对方的身手也出乎意料,早知道就第一时间示警呼救了,现在却有些来不及。

  我微微皱眉,玩一会就够了,方才和服少女的惨叫一定已经引起里面的人的警觉,不能再耽误了。我向酷代子一挥手,她点头扑了过去,一匕首扎向青光子,青光子正在拼命躲避犬一郎的攻击,突然发现有人前后夹击,顿时吓了一跳,连忙急停,躲过酷代子的匕首,同时向侧面一闪,但是犬一郎的钢锥却已经跟了上来,青光子一个旋身,晃过犬一郎的钢锥,却发现酷代子的匕首已经快要刺到她的胸前,想到刚刚看见的和服少女被刺进胸脯的惨状,青光子吓得一激灵,忙一挺腰肢,向后闪过匕首,她不及欣喜,犬一郎的钢锥又来了,这一次青光子再也无法躲闪,眼睁睁地看着犬一郎那尺许长的锋利钢锥,噗地捅进了她平坦结实的肚皮!

  “呃~!”柳生武馆的女教官发出半声无力的哀呼,她感觉全身的力气仿佛在一瞬间被抽空,头晕目眩站立不稳。

  小泉犬一郎狞笑着转动手中的钢锥,在女教官柔嫩的小肚子里搅动,同时另一只空着的手也按上女教官紧身武士服下鼓鼓的胸脯。可惜的是,板田青光子的胸脯并不是特别的丰满,这让习惯了享受巨乳的犬一郎感到很不爽,动作也格外粗暴起来。当然,无论如何的粗暴,对于此时的青光子来说都是没有区别的,因为她已经快要死了,除了肚子里仿佛撕裂般的剧痛,她还感到深深的耻辱,女性最神圣的部位,被一个如此委琐的男人粗野玩弄,这对于她精神上的伤害,比肉体上要强烈得多。青光子恨恨地瞪大了眼睛,身子挺了挺,双腿胡乱踢蹬几下,在极度的屈辱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柳生武道馆女教官板田青光子,腹部被刺身亡。

  她临死的时候失禁了,不过没有谁去注意,我也是后来才从收拾现场的报道中知道的。当时,我看到犬一郎的钢锥捅进青光子肚子,就没有再看下去,向小厅前进,松下酷代子也收起匕首,和龟头政雄跟上来。小泉犬一郎最后用力拧了一把青光子的胸脯,拔出钢锥,也快步跟过来。

  庭院里,只剩下了两名被杀的和服少女,还有满脸屈辱挺死的板田青光子,三具凄美的艳尸,躺在草地上显得格外的动人。

  在小厅里面,迎接我们的是武馆的另一名女教官吉原菜菜子和七八名穿著紧身武士服的少女武士,显然她们对于今天将要面临的问题还没有特别清楚地认识,因为她们手中拿的都还是木刀竹剑,我很快就会让她们明白,这个错误是致命的。
  甚至用不着我下令,龟头政雄和小泉犬一郎就迫不及待地嗷嗷叫着扑了上去,几名少女武士娇叱着扬起竹剑,好象还有些兴奋,一个个都粉脸通红,显然枯燥的训练生活,让她们有些烦闷了,希望能够找点刺激,我们的到来恰好满足了她们的愿望。可是,无知的美少女们,你们很快就会感到后悔的,你们会发现自己错得很厉害!

  龟头政雄只用了一刀,就让她们明白了这个道理。他挥起手中的门扇大刀,一刀劈过去,一名少女武士下意识地举起竹剑招架,当发现对方砍过来的是一柄那么巨大的钢刀时,她明显吓了一跳,但是却无法有别的反应,还是用竹剑迎了上去。结果就是嚓地一声,她的竹剑被砍成了两截,而龟头政雄的大刀依然落下来,少女再也无法做出别的动作了,大刀准确地从她的右肩靠近脖子的地方砍了进去,斜斜地劈进她娇嫩的肉体,一直劈到她的左边腰畔,把这名青春靓丽的少女砍成了两瓣!

  令人作呕的刺鼻血腥气味蔓延开来,少女们瞪大了难以置信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姊妹就这样被劈为两截,下半身依然挺立,上半身却缓缓滑落,掉到地上,冒着热气的女性内脏,从下半截身子的断口处探出头来,浓密的鲜血汩汩流淌。
  忽然,不知道是哪个少女,开始尖叫起来,然后是几个少女一起发出竭斯底理的惊声尖叫,女教官吉原菜菜子努力地想要让她们镇定下来,但显然是徒劳的,没有经历过任何血腥的美少女战士们,对于这种残酷的场面,马上就在一瞬间被击倒了,有两个女生开始弯下腰肢呕吐,还有的泪流满面,发出莫名其妙的哭喊声。

  吉原菜菜子眼看局面已经无法控制,转身就想往后面跑,但是我已经拦在了她的面前,望着她有些惊恐的面容,我微笑着:“不要着急,我们一会儿自己就会去后面找其它人的。至于妳,就留在这里吧。”

  周围开始响起少女凄惨的哀呼声,龟头政雄和小泉犬一郎对剩余的女武士动手了。吉原菜菜子惊惶地向四下张望,却失望地发现没有一名少女能够招架得住,强一点的还能挡两下,差点的干脆就是束手受戮,眼看着少女们很快就死得一个不剩,吉原菜菜子突然感到一片绝望的阴影笼罩心头,她尖叫一声,举起手中的木刀,向我直扑过来。

  我微微眯起眼睛,弓腰,蹲身,前跨步,按柄,出刀!

  吉原菜菜子从我的身边直掠了过去,我缓缓收刀,刀尖上一抹血丝滴落。
  在我身后四五米处,吉原菜菜子停了下来,她缓缓回头,眼睛中闪动着莫名的光芒,然后那光芒消失了,她两眼翻白,倒了下去,一道狭长的血痕在她的胸前显现,割开了她的紧身武士服,把她一只丰硕的乳房分为两瓣,细长的血痕直至腰畔,快速地向两边蔓延,成为一道血的鸿沟,大股的鲜血,从仰面朝天倒下的吉原菜菜子胸脯上,向四下溅射着,如同血红的喷泉,妖艳而美丽。

  松下酷代子把她的小匕首从最后一名少女的肚皮里慢慢拔出来,对着少女失神的双眼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然后用手在少女的胸脯上一推,少女直挺挺地向后倒了下去,娇嫩的肉体在地上弹了弹,静止不动。

  龟头政雄和小泉犬一郎满脸兴奋地走过来,他们的身上都溅满了鲜血,以他们的武艺,对付这些少女,本不至于搞得这么夸张,这两个杂种一定是故意的,这样才能满足他们那变态的虐杀欲望呀,真是两只毫无廉耻的疯狂野狗!

  我们继续前进,在通往后堂的过道上,我们遇上了柳生纯子,她是柳生家的二小姐,也是一名武艺高强的女教官,后面还跟着两名少女,应该是她的两个婢女美芳和美琳,

  不待我挥手,龟头政雄和小泉犬一郎就向着美芳和美琳冲了上去。这两名少女的素质显然比外面的女武士高得多,最关键的是,她们所佩戴的,居然是精钢真刀,小泉犬一郎大意下差点中招受伤,把他气得用那野鸡般的破嗓子一通怪叫,手里的钢刺也疯狂地向着美琳的女性要害部位捅过去,美琳不慌不忙,舞动钢刀防守得滴水不漏,让犬一郎暂时无计可施。

  另一边的龟头政雄则大占上风,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发挥出了自己重兵器的威力,把门扇大刀向美芳直劈下去,也在一瞬间占得了主动权。如果说以前犬一郎有些看不起龟头政雄,认为他杀鸡用牛刀,浪费力气的话,那么这次就不得不羡慕龟头政雄了。美芳完全是被龟头政雄压着打,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而且眼看着就撑不住了。

  柳生纯子见情势不妙,转身就想溜,看来她比吉原菜菜子可聪明得多了。不过,我当然不会让她这么容易地就溜去找援军,松下酷代子轻盈地跃身飞上,手中精钢匕首一挥,抹向柳生纯子后颈。纯子知道自己速度不如,躲是躲不过的了,只得回身出刀,三尺雪亮武士钢刀一横,呛地一声架住酷代子的凌厉一击。兵刃相交,二女各个后退一步,但是酷代子主攻,而且还是借了冲势,柳生纯子顿时落在下风,身形摇摆,站立不稳时,酷代子已经稳住脚步,再次扑上。纯子咬紧银牙,舞刀迎战。在兵器上,柳生纯子的武士刀自然占有优势,但是松下酷代子最善长近身搏斗,那一柄匕首神出鬼没,简直让人防不胜防,果然不愧为一寸短,一寸险,柳生纯子虽然刀法娴熟,也被她弄得手忙脚乱。

  另一方面,龟头政雄则是大获全胜,随着他透气开声的大喝一声“吼!”震得和他交手的美芳娇躯一颤,美芳本来就在龟头政雄的狂攻下苦苦支撑,招架困难,这一下子怒喝,居然让她僵直一瞬。高手交战,有这一瞬便已足够,龟头政雄钢刀一扫,噗地从美芳那细嫩的长颈子一边砍了进去,顿时将美芳一颗漂亮的脑袋砍上了半空,鲜血如同喷泉般从断颈里飞溅。龟头政雄在溅了一身的热血中得意地哈哈大笑,这个粗野的王八蛋显然对于砍下少女的脑袋有一种特别的偏好。
  与小泉犬一郎交战的美琳暂时还能支撑,但是看到同伴姊妹被斩首的惨状,她明白了自己今天的下场,只能是变成一具冰冷的艳尸,再怎么努力也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想到这里,美琳发出一声绝望的尖叫,猛地对犬一郎狂攻几下,把犬一郎击退,然后一转身,向正与柳生纯子交战的松下酷代子扑去。

  很忠心的女仆呢,发现自己无法幸免,就干脆放弃生命,全力帮助主人脱困么?虽然最终的结局不会有所改变,但是这种舍身为主的精神,很值得赞扬呢,呵呵!我本来准备出手拦截的,一转念又放弃了。对于卑贱的日本杂种来说,能出现这么一条忠心耿耿的母狗也不容易,就让她如愿好了,反正,最后都是一样的。

  于是美琳扑向了松下酷代子,吸引住了她的攻击,此时如果柳生纯子趁机出手的话,合二人之力,至少有七成的机会在几招内重创酷代子的,但是我并不担心这种情况会发生。果然,如同我预料的一样,美琳刚刚接下酷代子的攻击,柳生纯子马上一扭腰肢,翘着屁股溜走了,连回头看一眼都没有。

  在犬一郎赶到之前,愤怒的酷代子一刀捅进美琳的肚子,然后猛地向下拉,割开美琳的肚皮,直割到这名少女的耻骨上,腥臭的内脏带着热气从被剖开的肚皮里冒出来,美琳脸色惨白,漂亮的眼睛向上完全翻白,发出凄厉的惨叫,在汩汩的鲜血中倒在了地上。

  我们来不及欣赏战利成果,因为又有美丽的少女举着武器冲了上来,看来武馆中终于得到了被攻击的消息,现在出来的都是手持真刀真枪的美少女,而且是标准的忍者打扮,黑色的紧身衣包裹着她们鼓鼓的胸脯,网眼长袜反衬出洁白的大腿,乌黑的秀发被紫色缎带束紧,套着黑皮长手套的柔荑中紧握雪亮的长刀,美少女忍者们敏捷地向我们飞扑过来,领先的一名少女身材修长丰满,面容艳丽迷人,应该就是柳生武道馆的女忍教官大岛由加丽!

  小泉犬一郎刚才丢了脸面,现在当然要赶快找回来,也不说话,阴阳怪气地尖叫着就冲了上去,龟头政雄自然不甘落后,这么多的美少女,可够他享受的了,他也舞动大刀,满脸淫笑地冲上去。

  松下酷代子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笑眯眯地抽出刀来:“终于可以好好放松了,哈哈!”一边说着,一边兴奋地冲进美少女堆里去。

  这一群美少女忍者的武艺算是比较厉害的了,但是对上四名疯狂的嗜血者,尤其还是四名武功第一流的嗜血者,那么就如同遇上饿狼的小羊羔般,无法逃脱悲惨的下场。

  龟头政雄的门扇大刀是最有气势的,几乎没有少女忍者能够招架得住他的全力一击,大刀所过之处,少女们纷纷惨叫着被砍成了碎片,碎骨烂肉混和着血液飞得到处都是,淋漓的鲜血让龟头政雄更加地兴奋狂野,他的眼睛已经完全变得如同鲜血般通红,此时的龟头政雄,完全成为了一只除了杀戮就什么都不会的野兽!

  龟头政雄的大刀虽然威猛,却不够阴狠,最阴狠的还是小泉犬一郎的钢刺,他的钢刺,总是向着少女们最不希望被触及的宝贵部位刺去,一会儿戳中少女那如同花蕾般娇美柔嫩的胸脯,一会儿又捅进少女们作为女性最神秘的部位,还可能自少女丰翘的臀部肉缝中穿过,直达紧凑的菊门!被小泉犬一郎所击中的少女,总是会发出迷人的娇羞呻吟,然后捂住自己的伤口,羞红着脸蛋栽倒,不情愿地踢蹬着垂死挣扎。

  小泉犬一郎的钢刺虽然阴狠,却不够诡异,最诡异的还是松下酷代子的匕首,总是在让人绝对无法想象的角度出现,带来让人绝望的死亡。有的少女忍者刚刚向她劈出一刀,眼前一花,就觉得脖子上一凉,雪白的颈项已经出现一道细细的红痕,少女想要惊叫,红痕却猛然扩大,变成一道狰狞的血痕,在飞溅的鲜血中,少女再也无法发出任何哀呼,只能如同被割断喉咙的小母鸡般,四肢抽搐着倒下;还有的少女刚刚架开了从上方攻来的一下飞扑,突然就觉得肚子一痛,低下头看时,酷代子的匕首已经捅进了她紧身衣下平坦结实的小腹,在酷代子怪异的微笑中,少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肚子被剖开,温热的肠肚随着大股的鲜血流淌出来,将空气染上浓烈的血腥。

  鲜血在飞溅!狂热在燃烧!生命在消逝!

  满天的血花呀,在我的眼中是如此的美丽动人!我的眼前,已经是一片血红,美少女忍者们凄美的艳尸,横七竖八地躺得到处都是。

  美!真美!这景象简直就是世间的绝美!

  爸爸、妈妈、姐姐、珍安妮姐姐、罗伯特夫人、丽莎姐姐……就让这漫天的血色,作为我献给你们的祭奠吧!

  我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狮咬武士刀,每一名和我交手的少女,都是在一招内就被秒杀,我的刀准确地划过她们的要害,将她们娇艳的生命从肉体中抽离,而她们的肉体,则要承受数十刀的疯狂摧残,在一刀夺命之后,少女的尸体还来不及倒下,我的刀继续连环砍在她们的身上,割开她们的细嫩的脖子,切下她们的柔软的手臂,斩断她们的纤细的腰肢,把她们洁白丰腴的大腿剁下来……

  如果说小泉犬一郎他们非常阴狠的话,他们总算还是会留下全尸的,和我比起来简直就算是温柔了。连龟头政雄也目瞪口呆,差点被一名女忍者击中,他最多不过是一刀两断罢了,而我却真正是在享受着切割肉体的快感!那样子,仿佛是在剁肉,对,就是一名狂热的屠夫在疯狂地剁肉!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包括我的三位杂种助手。

  大岛由加丽迅速审视战况,惊讶地发现自己带来的少女忍者已经所剩寥寥,她明白凭自己手上的力量,再继续战斗下去的话,唯一的结局只能是死亡,变成和地上躺着一样的艳尸,于是她果断地命令撤退,残余的三两名少女忍者心惊胆战地如同丧家之犬般,翘起屁股逃之夭夭。

  松下酷代子和龟头政雄他们都没有追上去,因为他们都被我吓住了。

  当我连续在面前的一名长腿美少女身上砍了四十多刀,把她剁成了一堆肉酱之后,抬起头来,除了满地的美少女艳尸和三名目瞪口呆的手下,再也没有一个敌人了。

  我缓缓举起狮咬宝刀,三名手下居然都下意识地退开几步。我有些奇怪地望了他们一眼,收刀回鞘,问:“全都杀光了嘛?”

  三个杂种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不敢说话,最后还是酷代子期期艾艾地出来说:“逃……逃了几个,教官由加丽也……”

  我一摆手,酷代子随着打了一个冷颤,我没有注意她,微微一笑,说:“没有关系的,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那一抹微笑,在满脸的血污中,显得说不出的诡异慑人,龟头政雄和小泉犬一郎不由自主地肃然立定。

  我一扬手:“继续前进,杀光所有人!”

  我们一路杀进去,凡是妄图阻挡的美少女战士,无论武士还是忍者,都被我们消灭,她们娇艳的尸体,布满了我们走过的道路。

  踏着美少女的鲜血,踩着美少女的肉体,我们来到了武馆最深处的后堂。
  在一个十多坪的小庭院中,聚集着三十多名女战士,这已经是武馆最后的抵抗力量了。她们围成一个半月形,紧紧拱卫着身后那间小小的后堂。在后堂洞开的大门前,站着一名年约二十七八岁的美艳少妇,她穿著传统的日本和服,显得温柔恬静,很有大家闺秀的气度。

  柳生武道馆家主柳生名扬的妹妹,柳生青霞!

  我微微眯起眼睛,带了一丝怒气地问:“柳生名扬那个混蛋呢?躲起来做缩头乌龟,让自己妹妹出来送死嘛?”

  此时我们四个人都是满身血迹,还粘着一些少女的碎肉,内脏的碎片,让人闻之作呕,看起来仿佛是地狱最深处走出来的恶魔,给人的心灵以无形的强大压力,因此虽然我不客气地辱骂她们的当家主,可是竟然没有人敢于反驳回击。
  柳生青霞倒是一脸平静,虽然我此时的模样厉若鬼魅,但是毕竟才十几岁,至少嗓音是无法掩盖的,当然我也没有想到过要去掩盖,这也引起了柳生青霞的好奇,她回答说:“家兄名扬因急事出远门,此时不在武馆,如果你们跟家兄有什么恩怨的话,可以光明正大地邀约他决斗,我相信家兄是一定不会拒绝的,为什么你们要这样滥杀无辜?难道真的有什么解不开的深仇大恨嘛?还是说……”
  她后面说的什么,我完全没有听进去,我只听到最开始的一句,就感到一股怒火直冲上脑门!

  准备了这么久,杀上门来,居然让最大的仇人溜走了!

  气死我了!

  我长啸一声,惊得对面人人变色。我再不废话,合身直扑而上,龟头政雄、小泉犬一郎、松下酷代子也纷纷冲杀过来。

  最后的决战,就这样展开了。

  柳生武馆已经没有什么厉害的高手了,三十多名少女之中,逃回来的大岛由加丽带着七八名女忍者,剩下的都是女武士,由刚刚捡回一条狗命的柳生家二小姐柳生纯子和柳生家三小姐柳生光子带领,对我们的疯狂进攻回以垂死抵抗。
  其实这场战斗是没有什么悬念的,龟头政雄的大刀一挥,就有一名少女的头颅飞上天,小泉犬一郎的钢刺准确地捅进另一名少女的裆部,让少女满脸羞涩,在屈辱中咽下最后一口气,松下酷代子的匕首再次戳入一名女忍者的肚子,把她结实的肚皮剖开,欣赏里面的无限风光。美少女战士们几乎毫无招架之力,只是一群在屠刀下待宰的小绵羊。

  没有人敢于靠近我,大岛由加丽早已被我吓得小便失禁,柳生纯子这条怕死的母狗更是躲得远远的,最后只有最年轻的柳生光子,还没有尝过我的厉害,娇叱着举起武士刀杀过来。

  光子今年才十八岁,作为柳生家主最小的妹妹,她受到太多的宠爱,当然她也的确有受宠的资本。柳生光子是一名标准的美人儿,她有着一双深黑的眼睛,如同秋水般清纯,迷人的脸蛋总是带着微笑,雪白的肌肤粉嫩,娇好的身材如同水仙花般挺拔,和柳生纯子各有特色。如果说柳生纯子是那种前凸后翘的风骚美女,那么柳生光子就是属于小家碧玉型的典雅女子,在气质上更受人喜爱。
  但是这一切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她和她的姊姊一样,也不过是一条母狗罢了,一条淫贱的日本母狗!

  我挥舞狮咬宝刀,嘡嘡嘡连环三击,光子手中的武士刀已经飞上了天空。不等她从惊讶中反应过来,我倒转刀柄,砰的一下捅在她鼓鼓的胸脯上。这种部位的攻击,所带来的疼痛对于少女来说是钻心的,柳生光子顿时脸色惨白,双手捂住胸部,大声惨叫着栽倒在地上。我并不准备就这样放过她,抢上前去,一脚踩在柳生家三小姐那平坦结实的小腹上,用力践踏!

  光子拼命挣扎着扭动,她的身子蜷缩得如同一只美丽的龙虾,这样我就无法再攻击她的肚子了,但是丰翘的臀部却又从后面撅了起来,我挺起足尖,对准柳生光子完美的圆臀中间那道臀沟,一脚踢了进去!

  身世显赫,高高在上的柳生家三小姐,哪里受到过这么屈辱的蹂躏,早已痛得如梨花带雨,说不出的可爱。是的,是可爱,这条日本小母狗现在的痛苦表情,真是太可爱啦!我忍不住兴奋的心情,又是用力一脚踢出。

  柳生光子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她用充满幽怨的眼神盯住我,绝望地问:“为什么!这都是为什么?!”

  我一只手抓住柳生光子那小巧玲珑的脚踝,把她的大腿拉得向两边分开来,另一只手高高举起狮咬宝刀,对准了她的裆部,被黑色紧身衣包裹得鼓鼓的隆起。我微笑着,我知道自己的笑容现在出现在脸上,一定是一抹残忍的微笑,我喃喃地说:“为什么?问得太好了,但是我不会告诉妳的!当妳们肆无忌惮地杀戮别的无辜者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只有死亡降临在自己的头上时,才想起来要问为什么嘛?没有为什么!妳们这帮日本鬼子的母狗都该死!有本事,妳们就在地狱找我报仇吧!记住了,我的名字叫做——周小凡!”一边说着,我手中的狮咬宝刀如同疾电般刺下,带着一道白芒,噗地捅进柳生光子两腿之间裆部鼓鼓的肉丘!

  “呃啊~!”

  光子发出凄婉绵长的哀呼,她绝望地踢蹬着修长的美腿,女性最神秘部位的剪除,让这名青春美少女陷入无尽的屈辱与羞涩之中。异样的情愫狂暴地冲击着她稚嫩的心房,柳生光子满怀羞躁地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庭院中交手的人也都不由自主地缓下手中的攻击,一齐欣赏着柳生家的三小姐,清纯美少女柳生光子在临死时的性感扭动和挣扎,啊,这样美丽动人的一位青春少女,就要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啦!她那销魂的呻吟,迷人的痉挛,深深地吸引着在场每一个人的眼眸,在深深的惋惜同时,一种别样的滋味涌上心头,少女们都感到心跳加速,如痴如醉。

  “住……住手!”被最后几名女忍者保护中的柳生青霞终于忍不住了。眼看着所谓大日本帝国精英的美少女武士们一个个婉转哀呼,死伤惨重,玉体横陈躺得到处都是,连柳生家的三小姐也变成了一具艳尸,青霞明白到柳生家今天的命运只有覆灭了。

  我收刀,大股的鲜血从柳生光子裆部涌出,她的两条长腿胡乱踢蹬了几下,娇躯猛地挺直,就满怀羞涩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脸上还残留着快美的潮红。
  龟头政雄、小泉犬一郎和松下酷代子也都停住手中的兵刃,我斜斜举刀,狮咬宝刀依然清亮如雪:“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平淡的口吻,平淡的问题,在这血肉横飞,艳尸遍地的小小庭院中出现,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滋味。
  “我们……我们投降,请……请给予我们……请饶恕我们的性命吧!”
  柳生青霞居然是用很平静的口吻说出这番话的,让我感到有些意外。围在她身边的女忍们也都满脸惊诧地望着她,大岛由加丽迟疑着道:“家……家主……”柳生青霞却并不看她,只是盯着我。

  原来伟大的大和民族也是怕死的呀,我冷冷一笑,正要开口,柳生青霞看到我的表情,已经继续说了下去:“当然,我明白……你们是不会……不会放过我们的,但是身为柳生家的现任家主,请给予我选择结束生命方式的机会,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她的脸色虽然有些发白,但是声音还真是很平静呢。不错,勇于承担,有担当,我喜欢。

  我用眼睛扫了一下剩下的美少女战士,还有七八个,柳生青霞随着我的目光望了一圈,低低叹息一声:“既然反抗只是加速死亡,那么就没有什么意义了,请允许我们保持武士的尊严!”

  剖腹么?今天闻了太多的血腥味,应该来点高雅清淡的了吧。我缓缓摇头:“不,妳可以去保持你的武士尊严,她们不行。”

  青霞微微一颤,少女们也都脸色大变,旁边的龟头政雄和犬一郎已经开始添着舌头发出淫笑了。

  柳生青霞望了他们俩一眼,栗声对我说:“你……”

  我当然不会让这两个杂种那么爽,伸手指了指屋檐:“她们不能跟你去,我要把她们在这里吊成一排,全部绞死!”

  我话音未落,少女们已经吓得呜呜哭了起来,苗条的身子瑟瑟发抖。噗哧一声轻响,柳生纯子两腿一软,坐倒在地上,裆部湿乎乎地,空气中传来恶心的臭味,这位高贵的柳生家二小姐,居然吓得屎尿齐流。

  柳生青霞微蹙秀眉,轻声道:“请保持柳生家最后的荣誉吧!”转身走回了后堂里。

  剩下的美少女们纷纷丢下了手中的刀,酷代子轻笑着:“把她们吊成一排?会是很不错的风景呢,欧呵呵呵呵!”

  龟头政雄马上去找来一大捆粗麻绳,在屋檐下结起一个个绞索,小泉犬一郎跟着帮忙,一边却把眼睛只在那些女忍者身上瞟。

  现在柳生家的这些美少女战士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服从家主的命令,等待被绞死的下场。不过这丝毫无损她们美丽的容颜,娇好的身材,倒是那绝望和惊恐的表情,增添了许多异样的诱人风情,难怪犬一郎这个杂种会看得流口水了。他终于忍不住回过头,对我说:“老板,您看是不是可以……”他的目光在少女们鼓鼓的胸脯和丰翘的臀部上打着转,龟头政雄也停下了手中的活,眼巴巴看着我。

  我没有回答他,走到排成一排的少女们面前,望瞭望屋檐下的绞索,又望瞭望她们,看少女那些风采各异的惊恐表情,真是说不出的享受呀!我微微一笑,沉重的气氛压抑在她们每个人心头,死亡的阴影让她们瑟瑟发抖,对,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妳们这帮日本小母狗,也享受享受当年妳们自己创造的氛围吧!
  大岛由加丽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气氛,她首先站了出来:“既然战败投降,那就让我先来接受处理吧!”美丽的柳生家武馆女教官,身材高挑,体态丰盈,鹅蛋型的脸庞,英气勃勃,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女战士呢。

  她向着屋檐下的绞索走过去,我却拦住了她:“不,让她先来,身为柳生家的小姐,应该带头的,不是吗?”

  大岛由加丽停下脚步,看到我指着的是瘫坐在地上的柳生纯子,她此时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哪里还可能自己跑去上吊。

  大岛由加丽皱了皱眉头,跑过去把她拉起来,同时对旁边的一名少女忍者说:“樱子,来,送二小姐上路,保持柳生家的荣誉!”

  那个叫做樱子的少女和由加丽一起左右挟着柳生纯子,来到最头边的一个绞索下。大岛由加丽拉过绞索,套在柳生纯子的脖子上,纯子仿佛突然苏醒过来了一般,拼命扭动着身子,娇呼道:“不!不要!我还不想死呀!我是美少女战士!我才二十岁!我不要……”

  大岛由加丽和樱子同时松手,纯子的哀呼一下子被扼住了,粗大的麻绳紧紧勒住了她的脖子,把她掉在半空中,柳生纯子拼命踢蹬起双腿,想要找到支撑的地方,但那只是徒劳,柳生家的二小姐只能在空中疯狂地痉挛,等待死亡的到来。
  大岛由加丽微微低下头,喃喃地说:“二小姐,请保持柳生家的荣誉吧,我一定以死跟随!”

  我点点头:“好,很好,很好!”

  几名女武士对望一眼,走到了柳生纯子的旁边,踩着栏杆把绞索套在脖子上,脚一蹬,就一个接一个吊在了空中,开始少女生命中最后的垂死挣扎。

  松下酷代子在屋檐的另一头也结起一排绞索,那个名叫樱子的美少女忍者望了一眼大岛由加丽,行了一礼:“教官,请允许我先走一步。”转身来到绞索下,把一颗螓首伸进绞索,心一横,脚一蹬,那娇美的身子已经挂在空中打旋。
  剩下的几名美少女忍者也都跟了上去,一个个伸长了脖子,被绞索吊在空中乱扭乱蹬。

  我走进后堂,柳生青霞已经做好了剖腹自杀的那一套繁杂准备,这帮日本杂种就是麻烦,一个自杀也搞得那么浓重,好象要出嫁一样,真是极端下贱的东西呀!我看着柳生青霞跪下,解开胸衣,拿起那把短短的协差,深呼吸,再深呼吸,终于咬牙一刀捅进肚子里,同时发出低低的呻吟,真是没意思,我转身又走了出来。

  大岛由加丽也套上了绞索,我出来的时候,正看到她一蹬腿儿,被粗大的绳索勒住脖子吊着,在空中打转,两条修长丰满的美腿一张一合地踢蹬着,纤细结实的腰肢也来回扭动,真是美妙至极的舞蹈!我在后堂门前那高高的台阶上坐下来,欣赏着大岛由加丽的生命之舞,感觉心中说不出地舒畅爽快。

  龟头政雄和小泉犬一郎各把住一名正吊着扭动的美少女忍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们突然发现,用这种姿势居然是格外的轻松舒服,干得更是起劲了。
  松下酷代子也抱住了一具悬挂着的少女胴体,忘情地舔舐着,随着少女的痉挛而扭动,随着少女的抽搐而颤抖,玩得十分过瘾。这帮杂种,真是怎么样都能找到享乐的方式呀。

  另一边的柳生纯子已经快要断气了,先吊上去的美少女战士们都是奄奄一息,有的挣扎了不久就神志不清,收缩不住膀胱而失禁了,空气中弥漫着女性独有的尿骚味和荫靡气息。

  我静静地欣赏着这美丽的画卷,柳生家的后院,现在已经变成了死亡的异域,充满着诱人的风情。

  少女们的挣扎逐渐变得缓慢了,踢蹬的双腿也不再有力,她们耗尽了体力,正在逐渐走向死亡。我走下台阶,来到吊着的大岛由加丽身边,这个美女教官长得不错,武艺高强,是那种我喜欢的成熟女性,身材也是我偏爱的结实丰满型。我伸手抚摸着她富有弹性的胴体,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龟头政雄和犬一郎好象也看出来我对大岛由加丽情有独衷,都没有碰过她的身子。这么好的美肉,他们也能忍住不动,看来还是很懂事的嘛!我拍了拍大岛由加丽那丰翘的圆臀,手感真好,在紧身忍者服的包裹下,线条特别优美呢,随着大岛由加丽的踢蹬与痉挛,在空中乱晃的美肉更是充满了动感……

  我走回后堂,柳生青霞侧着身子躺在地上,只剩下了微微的抽搐,她的胸腹血肉模糊,那把包裹着白纸的协差深深陷在肚子里的内脏当中,看来她把自己切割得挺厉害的,我走进来她都没有直觉,那些手脚的颤抖只是神经最后的反应罢了。我抬腿在她肥大的屁股上踢了一脚,把她踢得如同母狗般趴在地上,她的肉体颤了颤,就不动了。

  柳生家代理家主柳生青霞,剖腹自杀身亡。

  OK,这样也算是完成了一半的心愿了吧!

  我出来的时候,大部分的美少女战士都已经咽气了,她们娇美的胴体挂在屋檐下,微微晃动着,脚下是一滩滩失禁的尿液。柳生家二小姐柳生纯子死得特别透,她身下的那滩液体也特别骚,特别臭。

  我皱了皱眉头,女人的尿骚味混和着残肢断臂的血腥味,空气中的味道还真有些恶心,不过看那三个杂种抱着吊在空中的艳尸,满脸陶醉的样子,他们倒是挺享受这种气味呢。

  吊在我身边的大岛由加丽突然僵硬了身子,两条套着网眼丝袜的美腿蹬得笔直,这个美艳的女教官也要咽气啦!只见从她的紧身衣裆部边缝处冒出了淡黄色的液体,顺着蹬直的丝袜美腿流淌下来,滴答在地上。我抬头看着她美丽的脸庞,此时已是满面羞涩的潮红,真是风情万种,不过能够憋到现在才失禁,她已经足以自豪了。

  大岛由加丽在失禁后迅速瘫软下来,她拼尽全力向前挺了挺丰满的胸脯,修长的美腿最后蹬了几下,就恢复了平静,只剩下这具柔美的胴体,吊在空中轻轻晃动。

  柳生家的美女教官大岛由加丽,就这样变成了一具迷人的艳尸。

  不久以后,所有的美女忍者,少女武士全都停止了挣扎,排成一排静静地挂在屋檐下,被活活地吊死了。

  龟头政雄、小泉犬一郎和松下酷代子三个杂种也在少女们的艳尸上享受够了,满脸疲倦地回到我身边,不过他们眼中闪动着的却都是陶醉满足的舒服。哼哼,很爽是吧,马上就有更爽的事情啦!我的手悄无声息地按在了狮咬宝刀刀柄上……

  巨大的烈焰冲天而起,很快就吞没了房屋楼阁,显赫一时的柳生家武馆陷入了一片无边的火海之中,闻讯赶来的人甚至无法靠近,远远地就被烤得头发卷曲,衣服焦黄。可怜的几桶水根本无法洒到地方,看来只好等火烧得差不多了再去抢救吧。只是到那个时候,还能剩下什么呢?一切的一切,都只会消失在这无边的大火之中吧。

  我望着远方冲天的火光,将狮咬宝刀挂在背后,转身大踏步离去。

  下一个目标是……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