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风雨桂东南:游击女神】
【风雨桂东南:游击女神】
                        风雨桂东南:游击女神

  韩秃子一把掀开轿帘,花轿中新娘子一身合体的大红衣裤,锦帕罩头,袅袅婷婷端坐着。盯着新娘饱满的前胸,韩秃子吞下一大口唾液:「小娘子,让总爷检查检查。」锦帕启开,一张端庄清丽的容颜,秀眉直插鬓角,美目含春却也含着杀气,韩秃子一楞,后脊梁有股凉意透上来,不由退了半步——这女子似有几分面熟。「韩队长,」新娘启樱唇吐气如兰,大秃子激灵灵一个冷战,大退三步:「你,你,你是……七姐,抓共匪……」花轿中伸出一段嫩藕般的玉腕,葱指间一柄德国造净面匣子,机头大张,枪口已顶在大秃子光亮的印堂上。

  「韩队长,你不就在找我们吗?今天送货上门,却为何不高兴啊?」说话者大步从迎亲队伍中分众而出。「拔哥!」大秃子哀号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
  「正是老子韦拔群,全部拿下。韩秃子就地正法。」

  「不要啊,」韩秃子一把抱着七姐浑圆的小腿,头埋进两条修长的玉腿中间,浑身颤抖,「七姐,七姐,饶我一条狗命吧。我刚刚已经放了抓的那些婆娘。」
  姑娘粉面含煞,双腿用力一分,抬脚揣中韩秃子心门,韩秃子一骨碌滚出五六步。

  「她们现在在哪儿?」韩秃子哎呦着趴在地上,「在回五里乡的路上」,七姐葱指一扣,从后腰摸出一支铁镖,「嗖」韩秃子脑浆四射,瘫软在地。一气呵成的处决,韦拔群不由暗赞一声好,这丫头自回归队伍以来,一身功夫日日见长,刚才手起镖落毫不拖泥带水,就连自己亦未必可以如此利落,想来当日在敌据点做交通员真是憋屈坏了,抬眼看了看姑娘,七姐正望过来,两人会心一笑。姑娘转身进轿,微风吹来,轿帘摆动,隐约约可以看见轿内佳人正更衣,红装蜕去,莹润的侗体一闪而过,韦拔群扭转头指挥手下打扫战场。

  「拔哥,我要先去接一下被迫害的姐妹,韩秃子说她们回五里乡了,那里医疗条件不好,我去带她们回营地治疗。」

  「恩,也好,她们在清乡团那里一定受了不少罪。你带几个弟兄去接应一下。」
  「不用了,我一个人赶去,你们还要押送这些俘虏,人手少了容易出岔子。」
  「七妹,今天设计锄了这个四乡八镇的祸害,现在马上回营地,由你这个女秀才起草标语,让同志们把这消息散出去,可以大大打击敌人气焰。」

  「好啊,我立马回来。」轿帘一掀,姑娘缓步走出,一头垂劲修发散开,一身洗得发白的蓝印花粗布上衣,袖口反卷,绑腿紧绷将灰色裤子里一对浑圆结实的长腿勾勒得纤毫必现,七姐跨上驳壳枪,宽厚的皮带有力一紧,柳腰掐得不堪一握,枪带勒过的酥胸却挺耸突兀,两粒乳头清晰可见。

  「拔哥」,姑娘的轻唤将韦拔群从绮丽的幻梦里拉回现实。「呵呵,又走神了,每次你戎装在面前,我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难怪敌人叫七妹游击女神。」
  七姐眸子一闪,接过队员牵来的坐骑,左脚扣蹬,甩头冲着韦拔群嫣然一笑。
  韦拔群快步向前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一掌托在七姐丰盈的翘臀上,他明显感到姑娘的娇躯在掌中剧烈一颤,但七姐没有回避,也没有就势搬鞍,两人以一种暗昧微妙的姿势定格在那里。掌中已渗出细汗,韦拔群略微移动了一寸,七姐却更贴紧了韦拔群,翘臀最高处似乎已经触碰到老韦最敏感的部位,男人的热血被点燃,左手竟箍住了姑娘的武装带,皮带下毫无赘肉的小腹更剧烈的战栗了一下,七姐腾身而起,一屁股坐上马背,一脸绯红,似有细密的汗珠滚落,男人清楚的听到姑娘的喘息声……

  山麓迤逦,一骑飞驰,秀发顺风飞扬,发丝令姑娘美眸微合,一路急驰七姐已汗透衣衫,俏脸上香汗淋漓,顺着领口流下,由于武装带的阻隔,汗水积于胸前,乳沟处湿了三角形一块,姑娘解开前襟几颗扣子,丰挺酥胸微露一轮,山风拂来暑意顿消。想起方才拔哥一抱一握,一颗春心禁不住涟漪荡漾,乳头胀起来,下身竟有些湿粘,姑娘撅了撅美臀,暗骂:贱丫头真放荡。狠狠咬了咬下唇,猛力夹住坐骑,速度有快了几分,心道:三姑、刘嫂、王大姐,我来接你们回家了。
  转过山头,迎面一群褴褛妇人,相互搀扶着蹒跚行来,姑娘一勒马缰,骏马人立而起,姑娘提臀收腹,长腿紧扣鞍骖,大腿外侧肌理分明,小腿鼓胀,跟键处尤为圆润刚健。「七姐!」「七姐!」「是七姐来接我们了!」妇人纷纷甩掉树枝拐杖往姑娘围拢。七姐美目湿润,跳下坐骑,顺手一拍马臀,骏马聪慧,跃至路边,自顾自找个阴凉地吃草去了。姑娘一收腹将马鞭插进本已很紧的皮带里,急抢几步,许是一路狂奔,发力过猛,脚下一软,竟跪将下去,妇人们忙扑来搀扶,一群人抱在一起,一语未发已然泪水滚滚。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将被囚细节说来,浑然不知一群清乡团士兵已成包抄之势,将她们围在核心。原来此乃韩秃子的放饵钓鱼毒计,三姑她们被捕后,韩秃子穷尽酷刑利诱,没法套出游击队的营地位置,于是放出风声,将妇救会几个骨干与一群村妇尽数释放,让两小队兵卒尾随其后,万一有游击队来接应,可顺手拿下。谁知韩秃子临阵听说林村有大户迎亲,一心想去以通共罪名讹些钱财,若新娘子貌美,或可摘个头魁,多行不义终遭报应。

  两小队清乡团尾随在后已有半日,个个又累又热两眼发花,暗骂韩秃子不得好死,孰不知韩秃子反中了拔哥七姐的埋伏,已命丧黄泉。突然看见一武装美人飞驰而来,众团丁望着那对急颤颤的美乳,日光下晃得耀眼的一节胸脯,眼珠都要掉出来了。

  一个眼尖的小子低声说:「这个女子是知行书店的,那天我们去搜查,她烫着卷发,穿了旗袍,走过来两条白白的大腿一遮一露,偏偏小娘们透着一身狠劲,老子动也不敢动,把老子谗得两晚上没睡好。」

  「你个熊样,看那眉眼她十有九成是通缉单子上的共匪头目七姐,那天你要敢上,早见阎王爷去了。」

  「啊!她是七姐!你这么一说还真像画上的。」

  「好,今天可是钓到大鱼了,兄弟们手下麻利点,干完回去领赏。」

  「听说七姐是观音娘娘转世,有法力,等会大家一起放枪,别让那娘们有机会还手。」

  「卡」,「卡」不知是哪个急猴猴得拉开了枪栓。

  七姐安抚着姐妹们,猛然听到子弹上膛的声音,一抬头,左近树丛后有几处亮点——是金属反射的阳光,「不好,有埋伏」,话音未落,枪声已然响起。
  妇女们四散奔走,不少人中弹倒地,七姐大声喊着:「大家别乱,趴下,都趴下。」一个侧翻避过众人,靠在一棵小树边,单腿跪地,挺胸蹲坐,自腰间拔出驳壳枪,对着刚才观察到的几个亮点方向开火,两三个清乡团士兵中枪。
  「七姐」,从未在敌人面前示弱的小花,看着大姐们一个个倒下,扑进女游击队长怀里痛哭失声。七姐的乳房好坚挺好大,一缕混合着女子肌肤芳香与汗水滋味的味道冲进鼻腔,仿佛回到孩提时在妈妈怀里吮吸乳汁,小花的头在姑娘胸脯间摩擦,一张嘴竟然隔衣叼住了姑娘饱胀的乳头。

  「呃」,七姐惊异地低头察看,想推开,却觉得胸口酥酥麻麻,一股热流涌来,不知是小花的泪水还是搏动的青春。

  「一起打七姐,她有法力。」有个小子喊着,数把枪口寻找着目标。七姐仍然挺胸半跪,充耳不闻,几乎一枪一个撩倒了数敌。扭转间,奶头从小花口齿间跳脱出来,欢快的弹起,「呃」,七姐被撩拨得咬紧了红润的下唇,才勉强没有呻吟出声,胸脯却剧烈的起伏着,小花的泪水、唾液打湿了女英雄的胸口,晶莹的汗水与方才抱头奔涌出的热泪流淌在雪白的肌肤上,尽情滑入乳沟,衣衫在强烈的阳光下呈现半透明状,深深的沟壑、膨胀的乳房、红艳艳的奶头清晰可见,随着剧烈的呼吸似要破衣而出……七姐短枪连发,并未注意到包围圈正在收缩,怀中的小花却从姑娘肋下窥见,七姐背后冒出的一支黑洞洞枪口,直指姐姐心窝,急得大叫,双手按在姑娘双乳上猛力推搡,七姐跌坐在地,「蓬」小花肩角爆出一团血花,步枪弹切着右肩飞过,螺旋冲击力齐斩斩削去一块肩胛骨。七姐不及回首,掉转枪头,火烫的枪管滑过前襟,「兹」的一声,不堪裹狭的衣衫竟被燎开三寸长一条口子,左乳头暴突出来,遇着灼热的枪管,姑娘一个惊颤,如雪冰肌上一溜红印,驳壳枪自肋下击发,「啪啪」,背后传来一声闷哼,七姐没工夫检查身后战果,一把握住小花,强拖起来:「小……」,花字尚未出口,一双玉乳猛朝前挺出,一根火辣辣的铁条穿进身体,还没等痛呼出声,「扑」高翘的臀尖又插入一根铁条,姑娘顺着子弹强大的推进,前扑过去,双乳重重砸在小花脸上。小花一把搂住七姐柳腰,怀中的姐姐一阵乱颤,一双巨乳来回摩挲着脸颊。
  七姐将小花按在胸口,勉强转过娇躯。

  小花双臂自后环抱着七姐,姑娘怒视前方,奋战与疼痛令她汗如雨下,面泛红晕,几缕秀发沾粘在额头两颊,武装带跨过乳沟,一双奶子胀至极限,兀自突突乱抖,左襟裂开,雪乳樱头赫然在目,皮带紧勒的腹部因痛楚亦在颤动,衣襟下摆未遮及下阴,阴唇突起处竟一片水渍,女游击队长在连返刺激下,早已淫水淋淋,长腿肌肉紧绷,堪堪站稳娇躯,左臂后押,保着身后的小花,使得暴露在日光下的左乳分外挺突,右手抬起驳壳枪,银牙紧咬,努力控制住身体不晃动,就在驳壳枪即将端平,将发未发之既,瞄向女英雄娇躯的两支敌枪已爆出火蛇。
  「蓬」、「蓬」左右两乳相继中弹,姑娘猛然后仰,双乳怒指苍天,后背顶在小花头上,越发将一段玲珑凸浮的身段展现出来,右臂车轮般滑向天空,胸右侧在天际映衬下是一道完美饱满的弧线,「蓬」一弹自腋下斜刺进胸腔,「呃」
  姑娘才吟出半个音符,咬牙欲再次调正枪口,玉臂还未弯曲,「蓬」、「蓬」小腹与胸隔膜处又中两弹。七姐整个娇躯完全压在小花身上,左臂自腰间反手抓着小花,右臂后撩过顶,驳壳枪自葱指间滑落。小花死命搂着姑娘的躯体,不使其仰到,七姐身上数个创口鲜血喷涌,流过小花手背,小花不知所措,左手向上在姑娘血乳间乱按,但捂住了一个,另一个伤口涌流得更猛。七姐美眸散乱,樱唇一张,喷出一团血雾,修长玉腿一软,弯曲的坐跌下去,裆部一股清泉喷出,浓烈的血腥与尿骚味充满在空气中。小花只余右手,下探至姑娘玉门处,觉一片汪洋,错以为此处亦有伤口,猛力按压,食指、无名指竟直插进姑娘阴户内,七姐弥留之即被刺激地一阵更剧烈的战栗,小花不明所有,更用力勾插,姑娘「呃——」长长一声呻吟,接着双乳向上一耸,脖子猛的后仰,长腿直挺挺一蹬,为这片奋斗的土地捐出美丽而绚烂的生命,与此同时,数发子弹一同钻进小花后背要害,两人叠抱着仰倒在地。

  其余妇女无一幸免,山谷里一片死寂,地上躺满女尸,空气因浓郁的血腥味好似一碗粘稠的汤,令人窒息。敌人三三两两自树丛草堆后走出来,收拢包围,他们的圆心很明确——一具仰面倒地呈弓状的女尸,左臂压在身下,右臂高略过顶,因身下另一具尸体垫高,乳房尤现挺耸,左乳破衣而出,在一片血污中格外白皙,皮带紧箍细腰,显得臀围非常圆润,裤子因绑腿和仰卧的姿势绷得很紧,两条修长玉腿伸展开,一曲一稍直,阴蒂突出,另一只满是血污的小手深深插进裆内。

                【完】

[ 本帖最后由 kionowatashi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kionowatashi 金币 +10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