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我的性经历-变装起因】
【我的性经历-变装起因】
               我的性经历

发表于:不详


  我父母在我10岁时离了婚,原因是妈妈在外面有了情人。

  法院虽然把我判给爸爸抚养,但是由於我要在北京上学,不能和搞地质勘探的爸爸去外地,所以我一直还是和妈妈生活在一起。

  婚前我们三口是和爷爷奶奶一起住的,所以父母一离婚妈妈就坚持把我带出来单住。

  其实妈妈也没有房子,他就在虎坊桥光明日报社後面的一片老楼里租了一间半地下室住,妈妈睡在床上,我睡沙发,可能妈妈还没把我当成大人看,所以在屋子里也没拉帘,我可以轻易的将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尽收眼底。

  没有了婚姻的束缚,妈妈变得更加无所顾忌起来,经常和不同的男人一起在家里过夜。其实一开始我真的特别别扭,但是慢慢地就麻木了,後来甚至有一点享受,有时还会兴奋的尿尿(後来知道是梦遗),可是後来发生的一件事却改变了我的人生。

  妈妈的工作单位是一个效益不错的厂子,她也凭着自己的「努力」,从一个科员混上了厂子职工办的科长。

  那时经常来我家的一个男人是他们办公室的赵主任,他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矮瘦男人,小妈妈几岁,因为有一次他和妈妈打完炮,开灯下地对着面给对方洗鸡巴洗屄的时候,被我偷看到他还没完全软下来的鸡巴上面居然和我一样没长毛,所以我就暗中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没毛。

  在我五年级暑假的一天,妈妈又把没毛带回了家,我知道今晚又有好戏了,我假装睡着。

  两人一进门没毛就坐在了床上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妈妈去外面忙着打水洗屄,不一会儿又端着盆进来给没毛洗那根没毛的鸡巴,我眯着眼看着这一切。
  洗了几下,妈妈竟然情不自禁的给没毛口交起来,嘴里还发出很享受的「嗯嗯」声。没毛对妈妈说:「小宋,知道吗?咱们单位要给科级干部分房了。」
  妈妈一下吐出了那根没毛的鸡巴兴奋的问:「真的?」

  「那还有假,没毛把手中的烟在烟灰缸里熄灭」干爹昨晚在酒桌上拍着胸脯对我说的。

  妈妈撒娇的用手轻撸着没毛的鸡巴,说:「我这麽几年一直伺候你,连婚都离了,你可不能关键时候装糊涂,你一定要替我争取呀」

  没毛一反常态的将妈妈的手推开,说:「谈何容易呀,狼多肉少,没点邪的歪的,我看够呛。」说着起身又点了一根烟,走到组合柜前端详起我和妈妈贴在上面的照片。

  妈妈起身坐在床上对着没毛的背影没好气地说:「你别说这个,你是郭厂长的干儿子,厂里谁不知道你们的关系,只要你张嘴,还有个不行。」

  没毛没接妈妈的话茬,而是仔细看着我在歌咏比赛时的一张照片问道:「这是晓辉什麽的照片?」

  「今年五月,那天还是你开车接他回来的,你别转移话题。」妈妈紧追不舍的说。小孩子就是嫩呀,化了妆连男孩女孩都看不出来,没毛转过身坐在妈妈边上,一手揉着妈妈的奶子一手撸着自己的鸡巴说道:「放心吧,我有办法,先让我快活一下,待会儿告诉你。」

  「讨厌,你最坏了…………」妈妈一下倒在没毛的怀里。

  没毛还不依不饶的说:「今晚该让我嚐嚐操你屁眼儿的滋味了吧。」

  妈妈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情愿的说:「按照屁眼说,我还是处女呢,便宜你了。」

  没毛喜出望外的将妈妈压在身下,两个人忘我的开始翻云覆雨起来。那一晚,妈妈没有了往日的淫叫,而是真的像少女初夜般的痛苦的低声呻吟着,隐隐的我还能闻到淡淡的屎臭味。约莫一个来小时,随着没毛的一声低吼,他瘫软在妈妈的身上,过了一会儿,两人如往日般的洗鸡巴洗屄,只是妈妈还多了一个任务,洗屁眼。

  当两人再次回到床上,没毛神秘的对妈妈说:「你知道什麽方法能让干爹点头吗?」妈妈摇摇头。

  没毛在妈妈耳边小声的说起来,突然妈妈大声说:「什麽?不行,你们男人怎麽都那麽变态呀,绝对不行……」

  没毛一下摀住妈妈的嘴说:「小声点,别让晓辉听见……反正路给你指了,明告诉你吧,干爹就好这口,这也是他老人家的意思,只要办成了,给你一个三居都不是问题,你自己琢磨吧,睡觉!」说完把身一转睡了,妈妈看着他的背影半晌,哎了一声也睡了,但我记得那一晚她翻来覆去总是叹息……

  过了几天,是一个周末,妈妈一大早就带我去商场买了我心仪的一双球鞋,还买了全套的变形金刚玩具,乐得我一路都合不拢嘴,最後还带我去前门新开的肯德基吃了一顿,在饭桌上,妈妈对我说:「今天高兴吗?」 「

  当然了!」我说。

  「今晚有一位客人来咱家做客,一定要把他哄高兴了,只要他一句话,咱娘俩就有三居室住了。」

  听到这,我瞪大了眼睛问:「真的!保证完成任务!」妈妈高兴的摸了摸我的头,说我懂事了。

  下午,妈妈带我去菜市场买了一大堆好吃的,回到家就忙活起来,我则投入的把玩着变形金刚以至於忘记了时间。七点左右,没毛带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来了。

  先听见妈妈在外面招呼道:「郭厂长来了,快进屋,菜这就好,请进……」
  没毛一进门就招呼我道:「晓辉,这是郭伯伯,快叫郭伯伯。」

  「郭伯伯。」

  「哎,晓辉,你好呀。」

  郭伯伯边招呼我边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端详我,看的我直不好意思。不一会儿,随着妈妈一声招呼,开饭了。我一看这一桌,基本都是我的最爱,妈妈还意外的让我喝起酒来,两杯啤酒下肚,我也兴奋起来,不再拘谨了。

  饭桌上,郭伯伯总是说着说着就摸摸我的脸蛋或是趁我起身上厕所是拍拍我的屁股,我因为高兴,也没太在意。

  吃到一半时,郭伯伯对我说:「晓辉,听说你在学校里可是个小歌星呀,给我们唱一首吧,来来来,大家鼓掌……」

  妈妈和没毛也识趣的鼓起掌来,我对唱歌向来不惧,站起来就要唱。

  没毛说:「哎,这麽唱太单调了,上妆上妆,咱们今天给晓辉开个演唱会。」
  说着,冲妈妈递了一个眼神,妈妈彷佛有些犹豫,没毛低声对妈妈说:「一不做二不休啊。」

  妈妈来着我的手就要到一边化妆,我觉得没必要不想化,妈妈冲我用手比划了一个三,又指了指郭伯伯,我会意的点点头。二十来分钟,妆化好了,我对着镜子一看,对妈妈说:「太浓了吧,跟女的似的。」

  妈妈繁衍的说:「凑乎吧,在家怕啥。」

  我为难的转过身,对没毛和郭伯伯说:「每次上台不是这样的,一点也不好看吧?」

  「好……好…………好看」郭伯伯咽了一口唾沫说:「太好看了。」

  我一看这样,也就不再为难了。妈妈再次回到座上,郭伯伯又带头鼓起掌来,我毕竟是个小孩,人来疯的唱起来,唱了几首後,郭厂长竟然一把把我拦在怀里,亲起我的脸蛋来。

  我就觉得我和妈妈的三居室就捏在这个人手里,虽然和别扭,但也只得就范,倒是没毛替我解了围,说道:「干爹,让孩子歇会儿吧,晓辉,渴了吧,来来来……喝点酒。」

  我倒是真渴了,一下又喝了将近半瓶啤酒,这顿饭大概一下吃到了十一点,我折腾了一天早就困的不行了,後来?卧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当我朦朦胧胧醒来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妈妈还有没毛和郭伯伯赤身裸体的在床上,郭伯伯正撅着屁股吃没毛的大鸡巴呢,而妈妈则站在床尾投入的给郭厂长舔着屁眼。

  没毛享受的说:「怎麽样,干爹,儿子的鸡巴香不香?」

  郭厂长因为嘴里含着一根大鸡巴说不出话,只得发出「呜呜」的声音,没毛又对妈妈说:「你公公的屄痒痒了,快拿东西给他解解痒。」

  妈妈听到这,从桌上拿起一根黄瓜就要往郭厂长的屁眼里塞,没毛不高兴的说:「操你妈的傻娘们,这麽凉的鸡巴那行,先操你自己。」

  妈妈像是一只听话的母狗,一下就把将近半根黄瓜塞进了屄里,郭伯伯这时吐出没毛的鸡巴说:「还是我儿子孝顺,知道疼他爹。」

  没毛装作不高兴的样子说:「谁让你停的,接着吃!」

  「是是,我的好儿子,别生气,爸爸这就吃,吃到我儿子高兴为止。」
  郭伯伯有一次把「没毛」的鸡巴放在嘴里,只是这一次更用力,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妈妈把黄瓜温的差不多了,只见她把黄瓜从屄里慢慢抽出,紧跟着猛地一下塞进郭厂长的屁眼里,郭伯伯被这一下刺激的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嗯」,妈妈用力的拿黄瓜抽插着郭伯伯的屁眼。

  几十下後,没毛对妈妈说:「差不多了,把鸡巴拔出来吃了吧,干爹,你也歇会吧,热身差不多了。」

  只见妈妈把黄瓜从郭厂长的屁眼里拔了出来,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郭伯伯也吐出没毛的鸡巴坐在一旁喘着粗气休息。

  这时不知为何,妈妈哭着跪在了地上,对着没毛说:「我求求你们了,别这样,我实在不忍心,这些年为了我自己的私慾已经欠晓辉太多了,你们玩我吧!怎样都行,放过孩子吧!」

  没毛坏笑着说:「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我们就不勉强了,我渴了,给我拿瓶啤酒来。」妈妈如获大赦般的拿过一瓶啤酒递给没毛。

  「给干爹也拿一瓶。」没毛又命令道,就在妈妈转身拿第二瓶的时候,没毛用酒瓶猛地给了妈妈脑袋一下,妈妈连吭也没吭一声就到在了地上。

  没毛转身对郭伯伯说:「干爹,别怕,出不了人命,我手头有准,享受你的大餐吧。」

  郭伯伯兴奋的撸着自己那根只有没毛一半长的鸡巴点了点头,这时没毛下床向我走了过来。此时的我已经被之前的一切吓傻了,只有装睡来进行掩饰。没毛过来就给了我一记耳光,我一下就睁开了眼,他淫笑着说:「小东西,别装了,哪次我操你妈的时候你睡着过,你以为我不知道,今天乖乖的听我们的话,不然连你带你妈都要死。」我吓得流眼泪,却不敢哭出声,只是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

  说着就开始脱我的衣服,郭伯伯扑了过来说:「我来我来,真嫩…………」几下就把我脱了个精光,此时两双喷射着淫火的眼睛几乎要把我烧焦了。

  没毛一把把我从沙发上拎了起来,他从後面抱住我,用手把我的两条腿分开,此时就像大人把着小孩拉屎撒尿一样的端着我。

  「来吧,干爹,尝尝这童蛋子的滋味,添添这小东西的「嫩屄」。」

  郭伯伯蹲在地上,用脸对着我睾丸和屁眼的部位,我能感觉到有一股一股的气吹着那里,然後就觉得一个热热的软软的东西直顶我的屁眼。虽说此时的我很害怕,但还是被这一下弄的很舒服,不自觉的轻轻出了一口气。

  这一下被没毛察觉了,他说:「干爹,这小子跟他妈一样淫贱,你看你看小鸡巴硬了。」

  我低头一看的确,我的鸡巴已经翘了起来,郭伯伯一看,一口连鸡巴带蛋都含进了嘴里,我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屁眼也不自觉的收缩起来。

  没毛说:「干爹,这小子身上有一样好吃的东西你要不要嚐嚐。」

  郭伯伯一听,连忙吐出我的鸡巴,说:「吃吃,我吃。」

  这时没毛放下我,用手把我的包皮小心翼翼的翻开,在我龟头的下面有一圈白色的东西。「我带这小子去洗过几次澡,看他每次洗小鸡巴的时候都草草了事,估计就有不少尿硷,嚐嚐吧,骚着哪!」

  郭伯伯喘着粗气说:「我要爽死了,先等一会。」

  说完,又开始添我的屁眼,边添边说:「这小屁眼真嫩,比处女的屄还嫩,他今天拉完屎还没洗澡,屁眼上还有臭味呢…………太美味了,你看他还带着妆,简直就是雌雄合体呀。」

  郭伯伯用各种添法舔我的屁眼,一会儿用舌尖往屁眼里钻,一会儿又从蛋舔到屁眼再从屁眼舔回蛋,弄得我舒服极了,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我真希望天天有人为我这样舔。

  舔了一会,郭伯伯开始吃我的尿硷,他的舌头即软又有力,我眼看着他将我的尿硷吃光後,又用力的吸吮我整根鸡巴,才几下,我就射精了。

  郭伯伯一见此景,玩命的吸,彷佛要把我吸干。

  没毛赶紧说:「干爹,别咽,这是多好的润滑剂呀,吃进他屁眼里!」
  郭伯伯听话的将嘴对准我的屁眼,连吹带用舌头顶,几乎把我所有的精液都弄到我的屁眼里了。

  当我还沉浸在射精的兴奋中时,只觉得一根硬硬的东西直塞进我的屁眼,疼得我一下大叫出来,没毛用手摀住我的嘴使我出不了声,那种痛我直到今天也记得。

  郭伯伯在我的屁眼里抽插了几十下後,开始呼吸急促起来,没毛一见此景,会意的用手掰开我的嘴,郭伯伯一下从我屁眼里拔出了鸡巴,对准我的嘴射起精来,我只觉的嘴里都满了,郭伯伯又把舌头伸到我的嘴里把这些精子几乎都送进了我的肚子。

[ 本帖最后由 kionowatashi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