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可怜的妈妈】第三部 (10)作者:饥饿的杰
【可怜的妈妈】第三部 (10)作者:饥饿的杰
字数:5773


                (十)

  隔天,由于昨夜一直拍摄到凌晨三点,我和山子疲惫不堪,回去住处后倒头便呼呼大睡。一直睡到上午很迟的时候,我俩才迷迷糊糊地醒来……一看墙上的挂钟,已经10:45了!

  我和山子赶紧穿衣服穿鞋,火速前往黑皮家里接我母亲。

  刚走近他家院子,就看见黑皮叼着根红塔山,翘着个二郎腿,正坐在院子门口与一众人闲聊。我看了一眼,这里面好多人昨晚都轮奸过我母亲。

  我心里顿时一阵怒火涌上来。

  此时,有山子在一旁壮胆,我不需顾虑什么,我走上前去,指着黑皮的大红鼻子,一字一顿地问他:「喂,我妈呢?她人在哪儿?」

  黑皮看了我一眼,不屑的眼神突然泛起了光,然后便对着一众人大喊:「快来看喽,这就是那骚娘们的儿子,哈哈!」

  紧接着,旁边有几个小青年便开始起哄,他们左一口「龟儿子」、右一口「小王八」地叫我。我听了面红耳赤,羞愤不已,可嘴上又无力反驳,因为事实好像真的如此……

  看来还得山子亲自出马:「黑皮哥,时候也差不多了,昆哥还等着我们回去,那娘们人呢?」

  黑皮爱理不理地吐出几个字:「在屋里。」

  我们正要进去看看,黑皮立刻拦住院子大门,连说了好几句「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你耍啥子花样呢,黑皮!」

  山子的脸色明显变重了,双拳紧紧握成一团,高大的身躯在阳光下虎虎生风。
  这一带的人都清楚山子有多狠,他背后的昆哥更是不好惹。见此情形,黑皮立刻换上一副小人嘴脸,点头哈腰着,还主动递香烟给我和山子抽:「那……那啥子,几个老朋友昨晚来迟了,现在……还……还没搞完……」。

  看他结结巴巴地模样,我猜想其中必有隐情。

  果然,说话间,屋里就走出来几个男人。我在心里默数着,一共七个,而且各个都是生面孔。

  「操你妈的!黑皮,你敢耍我们?这些是你哪门子的老朋友?!」

  山子一把揪住黑皮的衣领,怒目圆睁着,气势十分吓人。周围人见状,纷纷跑过来拉住山子,好言好语地劝他消消气、消消气……

  原来,这七个男人是从西藏来的藏民,在这一带做点草药生意,已经来了快两年了,几乎附近居民都认识他们。这七个人,个个都是人高马大,身强体壮的汉子,而且据说藏民性能力极强,在床上又极其粗暴。

  想到这,我不禁为妈妈捏了把汗。

  来到内地后,几个藏民为了解决性需求,也曾去过当地的洗头房、按摩店,可小姐们只要接待过他们的,纷纷大呼受不了、太粗暴了,下次给再多的钱也不接了。

  这次,因为黑皮答应给昆哥一千元的赔偿费,可一夜之后,在我妈妈身上发泄完了性欲,他又反悔不愿给钱了。于是,不知是谁给黑皮出了个馊主意:一千块钱,把我妈妈卖给那些藏民们肏. 这七个藏民已经好几个月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了,再加上他们兴趣相投,以前就曾一群人围攻过一个内地妓女。今天只需一千块,就能肏到我妈妈这样的性感熟妇,自然何乐而不为……

  我听完立马冲进里屋去……不出所料,眼前果然是一番惨不忍睹的恐怖景象:只见母亲被人用麻绳绑成了一个大字型,嘴里塞着她自己的肉色丝袜,此时正奄奄一息的躺在空荡荡的大床上。母亲微弱地呼着气,脑袋无力地耸搭在侧边,再走进一看,母亲赤裸的上身清晰可见许多红色的指印、紫色的抓痕,以及一滩一滩乳白色的精液。最恐怖的还是我妈妈的一对乳房,白花花的两只巨奶,竟然被人用香烟头残忍地烫了三四个红点!!

  这些藏民简直毫无人性,令人发指到了极点!

  「妈,我来接您了,您还好吗?」

  我怜惜地轻声问母亲,但我怀疑母亲此时已听不见我说话了。

  果然,过了半晌,母亲才缓缓支起身子,她吐出嘴里已揪成一团的丝袜,眼神并不往我这儿瞧,只是无力地指了指散落在地上的衣物。

  紧接着,就在我准备帮母亲把衣服穿好的时候,黑皮不知何时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不用给她穿了,趁现在那帮藏蛮子都走了,让老子再打一炮爽爽!」
  黑皮一边说着话,一边已经开始解起了裤腰带。

  「我妈都被人搞成这样了,你就不能让她稍稍喘口气?!」

  「妈了个逼的……你个小娃子还跟我顶嘴!是不是想讨打?」

  黑皮说着就开始卷袖口,一副恶狠狠地要打架的模样。此时山子不在自己身边,外面的情况也摸不大准,因此当下我不禁有些缩卵。面对黑皮的威胁,我只能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母亲一眼便看出了我内心的惶恐,她无力地拍了拍我,示意我先出去等她:「好了,好了……小豪,你先出去吧……」

  「可是,妈……」

  母亲坚决地摆摆手。我明白母亲的意思,只好悻悻地走出了房间。

  前脚刚一踏出房门,我后脚就听见了母亲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我回去一看,只见我妈妈像只肥硕的矮马一样被黑皮骑在胯下,嘴里又被塞着一条肉色丝袜。
  我妈妈一边摇头晃脑着尖叫、求饶,一边被黑皮骑着在大床上吃力地四处爬行。

  黑皮双手拉扯着母亲栗黄色的长发,脚踢母亲左右晃荡着的豪乳,动作十分粗暴。过了一会儿,黑皮还拿起拖鞋猛抽我妈妈的肥臀,像真骑着一匹马似的「驾驭」着我母亲,塑料的鞋底重重地打在我妈妈的臀肉上,噼噼啪啪声响彻了整间屋子。

  「臭婊子!你儿子刚才不是跟老子顶嘴嘛?怎么样?有用嘛?老子现在还不是骑在你这个老畜生身上,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哈哈哈哈~ 」

  ……

  两天后,因为那一夜被一群光棍条子连续轮奸了十几小时,妈妈的「战果」
  十分惨烈,直到今天上午她才渐渐恢复体力。好在这两天昆哥等人都比较仁慈,一直没再碰她,因此妈妈的身体还算调节的不错。

  可待在家里休息的时间越长,我妈妈这棵摇钱树的「产值」就越低,昆哥可不会白白把我母亲好生养着,对这样的人渣来说,自己赚钱发财的生意是丝毫耽误不得。果然,今天下午一点左右,我妈妈便又被他带到那个废弃工厂拍片去了。
  他们临出门前,我在楼上眼巴巴望着,心里十分心疼妈妈。

  不过,昆哥还算是个守信用的人,他让我和山子今天不用出去发小卡片了,因为明天一早,我们四人就会按昆哥之前所许诺的那样——开车去省城。

  既然闲着没事,我和山子便跟着也上了昆哥的车,一同前往那片废弃工厂,准备现场观看我妈妈和一帮男人演交媾戏。

  到了偌大的旧厂房里,摄影、布景、跳高垫啥的都已经摆置完毕,那个电影学校的青年人导演站在厂房中央,与三四个年龄不大一致的男人交谈着,这些男人从面相上看,有的二十出头,有的已经四十好几,但无一例外都是陌生面孔。
  哎,再过不久,这几个家伙就要肏我妈妈了,看他们一个个那副色眯眯的猥琐嘴脸,我瞧着瞧着心里就反胃。而且,更令人气愤的是,他们肏我妈妈还不需要付钱,完全免费,只需各自戴上头套,遮住自己丑陋的脸庞,就可以尽情享受到我妈妈熟透了的美妙肉体。

  过了一会儿,我妈妈从厂房的侧门进来了,哦不,准确地说,我妈妈是被人「抬」进来了。

  我随着众人的目光,转头望去,只见妈妈被几根粗麻绳五花大绑着,她双手高举过头顶,九十度抬着一条大腿,暴露出胯下一丛黑乎乎的阴毛。走到近处,我又发现妈妈浑身上下湿漉漉的,饱满的大奶头上还分别戴着两个铁制的乳环…
  …

  我出于本能地走过去,想解开绳子帮妈妈松绑,可我妈妈却一脸坦然地摇摇头拒绝了。母亲还告诉我说,是那个青年「导演」让她保持这样的高难度姿势,她的身子、头脚都不准乱动,并且,他们已经为今天下午的表演排练了许久,让我不用太担心。

  随后,我又听见一阵嗡嗡嗡的声音,径直从我妈妈的下体处传来……我低头扫了一眼,有些摸不着头脑,旁边一个陌生男人注意到了,便淫笑着告诉我,那是放在我母亲阴道内的跳蛋,一共一大一小两颗,都已经充好电、开足马力,在我妈妈的肉屄内高速运转着呢!为了让我妈妈的骚屄一直保持湿润,每次拍片之前,他们都会用跳蛋和按摩棒等淫具给我母亲「热热身」。

  而这样的「热热身」,也算是给许多闲杂人等的一项福利,因为在场的无论是谁都可以参加。除此之外,母亲不仅阴道里被放着跳蛋,她身后的肛门里还被塞进了一串长长的钢珠子。

  厂房正中央,那个青年人已经把摄像机的镜头调好,其他手持DV的拍摄者也各就各位。昆哥叫我和山子别说话,等会儿拍片的时候全场都得保持安静。
  开始后,第一个镜头是给我妈妈的阴户和屁股一个特写:……麻绳沿着母亲的大屁股沟,饶了一圈,穿过她湿漉漉的下体,从小腹部反方向收紧,旁边的男人用手一拉,下面那段麻绳就整根没进了母亲两片大小阴唇里。我妈妈双目微闭,紧咬着嘴唇,在男人的牵扯下,我妈妈吃力地挪动脚步,肉穴上的麻绳在她走动时来来回回摩擦著母亲的阴道口,还没走几步,半股麻绳就已经被母亲私处分泌的淫水给浸湿了。

  拍完这段特写,青年导演从身边拿起一张硬纸板,然后举到半空中,我抬头一瞧,硬纸片上赫然写着两个大字:「口交」

  接下来,刚刚一直用麻绳牵扯着我妈的那个家伙,在本场镜头里,他再也没有任何戏份了。待他退场后,我妈只能吃力地一只脚撑着,呈金鸡独立状站在原地。

  此时,终于轮到那帮通过发小卡片「报名」的男人们登场了。

  或许是每人都戴着头套的缘故,男人们个个都很放得开,丝毫没有半点怯场,这一点着实出乎我的意料。他们一窝蜂的拥向我妈妈身边,七手八脚地解起母亲身上的麻绳,动作既熟练又利索。

  不过后来我又听昆哥说,最近一段时间发出去的小卡片,几乎都被几个常来的老面孔给截胡了。但昆哥反正也不指着这些色鬼挣钱,那么让谁来肏我妈妈不是一样肏?于是昆哥便在这些老面孔里选了几个「会玩的」,每次我妈妈拍群交戏时都让这些人来参演。

  难怪他们个个在镜头前都如此坦然,玩弄起我妈妈的身子来也是得心应手…
  …

  随后,因为这一场戏主要是拍「口交」,因此男人们便纷纷脱了裤子,掏出鸡巴,在我妈妈身边站成一圈,四、五根长短不一的阳具,直挺挺地立在我母亲面前。

  摆脱麻绳束缚后的母亲,奶子上、屁股上、后背处全是红通通的勒痕,令我好不心疼!但母亲似乎已经习惯了这般皮肉之苦,她面无表情地跪在男人们中间,头抬也不抬,来来回回地用小嘴吮吸、舔舐着眼前这几根肉棍,安静的现场顿时响起一片「啧啧」声,可见母亲吹得多么卖力。

  口交这段大约拍了二十分钟,但没有一个男人要射精,看来他们今天是有备而来。于是青年导演便临时更改拍摄计划,重新又举起一张硬纸板:「自慰」
  我妈妈见着这两个大字后,表情立刻变得有些哀怨,但还未等妈妈反应过来,男人们便一人抓过她的一条大腿,强行将妈妈的双腿分到最大限度。

  母亲无可奈何,只得勉强把手伸向自己阴部,此时镜头立刻拉近,拍到我母亲肥厚的阴唇往外翻着,母亲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分开,隐隐约约中还能看见她肉屄里蠕动的阴肉。与此同时,母亲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她熟练地揪住自己的奶头,有节奏地轻轻揉捻着。

  青年导演似乎嫌我妈妈动作太慢,便挥手让我妈身边的男人帮她「找找感觉」。
  于是,有一个男人便蹲下身,用手指快速拨弄起我妈的阴蒂,还不断问我母亲一些下流问题:

  「大娘,你在干什么呢?」

  听这清亮的声音,无疑是个小伙子。

  「自……自摸……」

  「为什么要自摸啊?」

  「我……想汉子……」

  母亲羞得无地自容,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他的问题。

  「这么大岁数,怎么还想汉子啊?」

  「因为……因为我……喜欢鸡巴……」

  「喜欢一个鸡巴,还是好多个鸡巴啊?」

  「好多鸡巴……求求你了,别……」

  母亲的声音越来越低,呼吸却越来越急促,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羞辱下,母亲只觉得自己浑身无力,阴道内胀痛难忍。刚刚那个问她问题的小伙子,趁热打铁,突然将两根手指一齐插入母亲的肉屄,塞满了母亲整个阴道壁。

  我妈妈不禁「啊!」的一声尖叫了起来,于是那个小伙子又在她的耻骨处猛然一抠,母亲的阴道内壁立刻就有节奏地收缩,将小伙子的两根手指紧紧箍住。
  几秒钟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妈妈竟然性高潮了:她的身子一阵剧烈痉挛,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如触电般在空中又踢又蹬。

  母亲性高潮的余热还未褪去,早已饥渴难耐的男人们终于得以解脱——青年导演举起了「操穴」的纸板——他们争先恐后地扑倒我母亲身上,一根根坚硬似铁的鸡巴轮番蹂躏起我妈妈的小骚屄来。一时间,拍摄现场的淫荡气氛达到了顶点,妈妈不停歇地被男人们用各种姿势、体位狠肏着。时而看见妈妈仰着脑袋、翘着肥臀,一边给前面的男人吹喇叭,一边被后面的男人老汉推车;时而又看见妈妈双眼迷离地晃着脑袋,大屁股坐在某个男人的肉棍上,同时双手还握着两根鸡巴上下套弄。妈妈湿漉漉的肉穴、屁眼、小嘴,身上这三个娇嫩的肉洞,无时无刻不被男人的鸡巴塞得满满,随着男人们的动作越来越粗暴,妈妈骚浪的叫床声越来越低,最后妈妈竟累得叫不出声来。

  肏到一半时,妈妈已经被这群男人干得四肢发软、瘫倒在地。这时候,有人便拿起了一个振动棒,打开开关,调到最高功率,接着直接就抵在了我妈妈的阴核上,我妈妈顿时浑身一颤抖,嘴里再次发出又淫又浪的尖叫,紧跟着,大约过了不到几秒钟,一股金黄色的水柱便从我妈妈的尿道喷涌而出……

  现场所有人,包括我在内,目睹我母亲竟被玩得小便失禁了,都兴奋地喔喔直叫!

  ……

  当天晚上母亲几乎是被我扛回家的,前两天刚调养好的体力现在又耗尽了。
  母亲一回去后躺倒在床上不想动,但我还是用湿毛巾帮她擦拭了一遍身子,因为我实在看不下去,母亲浑身上下到处都是黏糊糊的精液。

  第二天,我起得很晚,楼下的昆哥也一直在酣睡,隔着木地板还能听见他巨大的呼噜声。

  而母亲却早早地起床,一阵忙活之后,已经收拾了一大包东西。我起床后,便问她这是要做什么。母亲有些惊讶地回答我,不是计划今天去省城时趁机逃跑吗?她现在正打包行李哩!

  此时我真他妈的苦笑不得——都四十多岁的人了,母亲还是如此傻乎乎一根筋。

  「妈,您也不想想,今天带咱去省城,说明他们对咱还是放心的,至少对我是放心的……可您弄个大行李包,他们就不得不怀疑了嘛!」

  妈妈听我这么一说,自然当下就反应过来了,并觉得她自己确实有些傻乎乎。
  「那这些东西咋办?都不要了吗?」

  妈妈看着行李箱内的各种衣物,不禁有些心疼。

  「当然不要了!这些都是身外之物,保命要紧啊!老妈!」

  随后没多久,昆哥就上来敲门了,叫我们赶紧收拾收拾,半小时后出发,他在省城还约了人见面。临走前,我又特地让妈妈换上一双平底鞋,穿一套宽松点的衣服裙子,为突发情况做准备。

  当然,我们母子俩都没忘记最最最最最重要的东西:一直藏在母亲奶罩隔层里的,那一笔数目不菲的积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