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女友  »  【精品肉欲的标靶】
【精品肉欲的标靶】
           超级战短篇-精品肉欲的标靶


  刚和未婚夫吕维吵完架的郁珊,气呼呼地登上俱乐部的二楼,也不管咖啡厅的营业时间尚未届临,她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把自己惹火的胴体摔进单人大沙发里,茫然若失的凝望着天花板发呆;她不明白吕维为什么会嗜赌如命,除了扑克牌和麻将,就连每一项球类运动也都成了他赌博的工具,而且不管郁珊怎么劝他,吕维却怎么也不肯放弃这个恶习,即使是用欺骗的手段,他也宁可瞒着郁珊,继续和他那些狐群狗党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

  而最令郁珊难以接受的是,吕维明明知道今天是她二十五岁的生日,原本她已计划好要和他去好好的享受午夜拥舞的美妙风情,但吕维却只是陪她草草的吃了顿烛光晚餐以后,便赶到这里来赌球,她居高临下从落地玻璃窗望着下面正在打球的吕维,心头不禁有些伤感,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从众多追求者当中,选择了吕维当终身伴侣,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她根本没想到吕维会是个无可救药的纨绔子弟,原本她以为用爱情可以改变他,但自从她们俩订婚以后,郁珊便发觉吕维的心似乎离她越来越远,她不晓得是什么原因所导致,但不断的争吵已经让她对自己未来的婚姻生活充满了危机感。

  偌大的二楼咖啡厅里,除了几张空荡荡的花式撞球台被冷落在一偊,郁珊这个唯一的客人,则是斜倚在柱子旁的大沙发上,除非是有人走近到柱子旁边,否则是不会发现她这位隐藏在阴影下的绝色美女,正紧阖着眼帘,仰头靠在椅背上不知在沉思些什么;吧台内那个男服务生偷偷地打量过她好几次,但却未曾出声打扰过她,他看似专心的在抹拭着柜台,却又好像在等待着谁的出现。从楼下不断传上来保龄球瓶被击倒的声音,夹杂着人群的喧哗与喝采,一场保龄球大赛正在郁珊脚下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但烦闷的郁珊却拿出手机播给吕维说:「你专心打比赛吧!

  我喝完咖啡就会马上回家。」

 原本郁珊寄望自己的未婚夫会说些抱歉的甜言蜜语、或至少上楼来跟她道别
  一下,却没料到吕维连抬头向二楼张望一下都没有,竟然只是冷淡的说道:「好,那你就拦部计程车自己回去吧。」说完吕维便挂断电话,匆匆地站回球道去了;在那一瞬间,郁珊的心情也跟着沉到谷底。

  默不作声的窝在沙发上好一阵子之后,郁珊才站起来走到撞球台边,她随手拿起一支球桿,胡乱地打起撞球,事实上她对撞球根本是个生手,但那球与球清脆碰撞的声音,好像能稍稍疏解她此刻郁闷的心情,她用力撞击着每个球,尽管凸槌连连,却也让她暂时忘却了烦忧。专心在球台上的郁珊,根本不晓得在吧台旁边的阴暗角落里,有着一双诡谲而好色的眼光紧紧地盯视着她猛瞧,虽然禹莎知道有人在看着她,但她以为只是吧台内那个其貌不扬的男服务生而已,所以她完全不在意那种既贪婪又猥亵的眼光在她动人的躯体上梭巡,因为担任过空中小姐和时装模特儿的她,早就习惯了男人那些充满欲念的注目礼,所以,她任凭那个服务生的眼睛痛快地吃着冰淇淋。

  她那一米七五的高窕身材,配合着36DD- 23- 34的傲人三围,却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轻飘飘的黑色丝质大罩衫,那无领设计的大岔口下没有半颗钮釦的存在,若非郁珊在里面还穿着一件半罩杯的性感黑蕾丝胸罩,她那对充满弹性、香馥白皙的大乳房,肯定会彻底的裸裎出来,但尽管如此,每当她俯身击球之际,那深邃而迷人的乳沟,总是叫那服务生看得目不转睛、口水直吞,尤其是那堪堪只能盖住雪臀的衣摆,只要郁珊稍微弯个腰,那短得犹如超级迷你裙的下半截衣料,压根儿遮不住那神秘的大腿根处,如果不是灯光有些昏黄,只怕那服务生一看见郁珊的性感黑蕾丝亵裤暴露在他眼前,便会忍不住冲向前去,一把拉开郁珊紮在纤腰上的那条丝质腰带,接着把她剥个一丝不挂……。

  郁珊甩动着她及胸的波浪状长发,踩着她三吋高的黑色细跟凉鞋,继续盘桓在撞球台的周围,她并未发觉在比赛的日子里,二楼的咖啡厅里总是挤满了看大赛的人群,但是今天却反常的只有她一个人置身在这里,其实,郁珊根本不晓得、也完全料想不到,就在她推开二楼咖啡厅大门的时候,她背后的楼梯口便被竖起了「整修内部?暂停营业」的告示牌,而这块告示牌不但阻绝了其他人的进入,更是一场已经悄悄拉开序幕的狩猎游戏之开始。

  在郁珊胡乱敲完第一盘撞球的同时,附赠的冷饮已然送上来,她从小钱包中掏出一百元钞票递给那服务生说:「麻烦给我一包卡蒂儿淡菸和打火机。」
  服务生很快便把香菸和打火机送过来,并且还细心的在球台两边各放置了一个菸灰缸,等服务生一走回吧台,郁珊便点燃一根香菸,她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慢慢地吐出来,在一片嬝绕而迷濛的烟雾当中,郁珊姣美而性感的脸蛋看起来不仅落寞而幽怨,而且还明显透露出一种郁抑和苦闷的表情,当然,郁珊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幕,业已完全落入那对鬼祟的眼睛里,她一边啜饮着可乐、一边漫不经心的玩着撞球,偶尔还把那根不断冒着白烟的卡蒂儿拿起来抽个一、两口,也许是已经戒菸快一年的缘故,在突然重新接触香菸的这一刻,郁珊总觉得今天的卡蒂儿抽起来有些不对味,就连那杯冰可乐似乎也被菸味混淆了,喝起来竟然带着一丁点苦苦的味道。

  就在郁珊甫一喝完可乐的时候,一个她并不喜欢的人出现了,这个高大的中年人是这家运动俱乐部的主任、也曾经是个保龄球国手,因为吕维是这家俱乐部的会员,所以自从郁珊和吕维交往以后,免不了就经常会在这儿和他碰面,而这个叫史甫的人,几乎打从第一次看到郁珊开始,便不断地向她献殷勤示好,而且还不止一次的邀约她去跳舞和吃饭,虽然每次郁珊都毫不考虑的让他吃闭门羹,但他却从不死心,就算吕维就在郁珊附近,他也还是敢於不动声色、而且不着痕迹的纠缠着禹莎,面对一个这么大胆而厚脸皮的追求者,郁珊有点厌烦、也自然对他有所防范,因为郁珊知道这个傢伙绝对是个色中高手,每回当他放肆地凝视着郁珊的时候,郁珊都有被他看穿了某些心思的感觉。事实上郁珊虽然不喜欢史甫,但也并不是真的很讨厌他,说起来史甫还算人模人样,至少外表上看来是个中规中矩的白领阶级,真正叫郁珊对他敬鬼神而远之的是史甫的两个死党,那两个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搭挡,总是如影随形的伴随着史甫出现,就像此刻,史甫才刚像往常一样,在郁珊身边说不到几句话,他们俩便一起从吧台后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两个魁伟健壮的傢伙悄悄地走到球台边,留着小鬍子的西瓜那对明亮而灵活的眼睛,骨碌碌地不断在郁珊身上打转,而他脸上则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至於体型比西瓜更硕壮一号的朱笃,那看起来总是显得有些凶恶的脸庞,依旧毫无表情的隐藏在他口中吐出来的烟雾当中,他那双指关节异常粗大的手掌,透露出他并不是一个白领阶级,而那隐藏不住的草莽气习,总让郁珊觉得他是个地痞流氓或黑社会份子,因此尽管这三个人已经一起纠缠过她一段时日,说起来也可以算是熟人了,但郁珊真正回应过的人只是史甫,而西瓜她则是偶尔会和他虚与委蛇、应付个一两句,至於朱笃她则几乎连正眼都没去瞧过他一眼,因为郁珊总觉得此人太阴沉、又似乎有着掩不住的暴力性格,所以,郁珊会刻意的回避和他正面遭遇或单独相处在一起。

  不过像目前这种情形已经发生过几次,只是今天二楼完全没有其他客人而已,除了那个服务生,郁珊可说是孤独的落单在咖啡厅里了;也许是机会千载难逢之故,史甫他们三个人今天可说是使尽浑身解数,不断的邀请郁珊去一家新开幕的夜总会跳舞,起初郁珊只向以往那样爱理不理、有一搭没一搭地拒绝着他们,但就连一向甚少开口的朱笃也说话了:「大家都知道你是舞林高手,我们真的诚心想见识一下而已,再说……我们都很希望有这个荣幸,能在舞池里跟你说──生日快乐!」

  朱笃那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一说完,郁珊忍不住抬起头来望着他说:「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谁告诉你的?」

  朱笃耸耸肩说:「你是出名的美女,像这种事我根本不必打听就可以知道了。」
  而史甫也告诉她:「你男朋友的队友我每个都认识,要知道你的事其实并不困难。」

  没错,经史甫这么一说,郁珊几乎已经可以猜测到是谁透露消息的,因为她自己也晓得吕维的队友是有几个和史甫相当熟稔,尤其是胖子和张哲这两个。
  这时候西瓜又接着说:「其实我们也知道你今晚很不开心,你……和他刚吵过架,对吧?」

  这下子郁珊更加确定那个大嘴巴是谁了!她微哂着说:「这死胖子……话那么多干嘛?」

  因为胖子正是她之前和吕维吵架时的和事佬,而当时并没有其他人在场,所以郁珊对胖子的大嘴巴有些难以谅解。

  而史甫带着点挑战的口脗说:「一句话!肯不肯赏光和我们一起去跳舞?」
  郁珊环顾着这三个死皮赖脸、打死不退的中年人,像是忽然下定决心似的,她指着台面上那十二、三颗撞球说:「好,如果你们谁能一桿清掉台面,我就跟你们去跳舞;若是你们输了,请你们以后都别再来烦我,行不行?」

  史甫他们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便聚在一起交头接耳,过了一会儿之后,朱笃便选了支撞球桿说:「美人儿,咱们就一言为定!由我来负责敲桿……如果你输了,就陪我们跳个通宵达旦如何?」

  「不!」郁珊摇着头说:「最多跳到十二点,要不要随便你们了。」

  三个男人再度互相交换着眼色,然后朱笃开始安放母球说:「好,那我就来献丑一番!」

  郁珊再度点燃一根菸,她静静地从自己吐出来的烟雾中,看着朱笃细心而精准地把球一颗颗的打进球袋内,她怎么也没想到看起来粗犷异常的朱笃,竟然能用他那双指关节特大的巨灵掌,气定神闲的叫每颗球都臣服在他的桿头下;当球台上只剩最后三颗球的时候,郁珊已经有预感自己要输了,她心头有些紧张,因为她并不想和这三个男人跳舞,她只是想找个藉口让他们知难而退,却没料到反而让自己陷入了更大的困境。

  一声清脆的撞击声打断了郁珊的思绪,那是朱笃刻意用力打进的一球,似乎是在提醒郁珊,球台上就只剩一颗黑球孤伶伶的贴在右底袋的洞口,当朱笃缓缓地推出最后一桿时,郁珊摁熄了手上的烟头,她转身拿起小钱包时,听到了黑球落袋的声音,而她只是头也不回的背对着那三个中年男子说道:「走吧!」
  愿赌服输,郁珊二话不说的随着史甫他们,由办公室的楼梯走到一楼停车场,当由西瓜驾驶的轿车驶离俱乐部大门的时候,坐进助手席的郁珊,忍不住侧头看了俱乐部的辉煌灯火一眼,一想到只会在那里头流连忘返的吕维,她不禁有点赌气的思忖道:「好,既然可以玩到连我都不顾,那就来个各玩各的好了!」
  想到这里,个性一向倔强又娇生惯养的郁珊,索性连手机都给关掉;而看似冷静而坚强的郁珊,并不晓得自己的弱点已经尽入别人眼里,因为她刚才在输球的那一瞬间,虽然表面上镇定如常,而且大方的认赔出场,但其实她心中的紧张和慌乱,都完全被她遗忘在球台上的卡蒂儿和打火机暴露无遗!不过,史甫他们这群色中老手根本不动声色,毕竟,等待的越久、收穫的也必定越多。

  离夜总会的车程还不到十分钟,当郁珊被史甫他们簇拥着挤进早就人满为患的室内时,郁珊马上知道这其实只是一家高档的地下舞厅,至少有两百坪以上的地下室,充斥着喧闹的乐音和变化不断的炫丽雷射灯光,而在摩肩擦踵的拥挤空间里,郁珊根本不晓得自己是如何到达吧台前的,而且,神通广大的史甫他们,竟然马上弄到了一张玻璃茶几和四个座位。

  一切的交谈几乎都是在舞池里进行,因为史甫他们三个人不断的向郁珊邀舞,有些传统舞曲是一对一的拥舞、但有些热舞则是毫无章法也没有特定舞伴的新潮舞蹈,尽管灯光有点昏暗和错乱,但性感美艳的郁珊还是吸引了她身边每个人的眼光,那翻飞流畅的雪白双腿、加上她胸前那对激烈晃荡的半裸酥胸,不知让多少男人看直了眼,而原本郁郁寡欢、心情低迷的美人,也随着一次次的共舞和身体的接触,逐渐撤除了她对史甫他们的藩篱,甚至於还不仅如此而已,有几次的快舞还是她主动把他们轮流拉进舞池里的。

  气氛热络使得人人的情绪都显得无比高亢,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但郁珊却丝毫没有倦意,史甫他们这群中年人的舞技有点叫郁珊吃惊,就像他们对郁珊的舞技也甚感满意一般,肢体的亲蜜接触让郁珊对他们再也没有任何一丝戒心,她享受着他们对她傲人身材的每一句讚美、以及对她艳丽绝伦的容颜那种近乎贪婪的酖视,就算他们偶尔会试探性的故意碰触到她硕大的乳峰或香臀,郁珊竟然也允许着他们的放肆。

  郁珊的眼神越来越明亮、也流转得越来越灵活,她并未警觉到她已喝了太多杯的冰啤酒,更未发现自己的心情有股压抑不住的兴奋,而三个男人继续用言语讚美和挑逗着她,他们撩拨着郁珊的欲火,不停地在她耳边说些:「真希望能有机会一亲芳泽!」或是「真想就这样拥抱着你到永远。」甚至还有更露骨的「今晚你愿不愿意当我们的女人?」

  这种火辣辣、赤裸裸的性告白,虽然叫郁珊感到惶惑,但她心里总以为这只是他们的另一种开玩笑方式而已,所以她若非一笑置之、就是装作充耳不闻,而史甫他们虽然不停挑逗,但并未对此紧迫钉人、也没有任何燥进的举动,因此整个气氛更加使郁珊感到亢奋和刺激,她甚且还有些迷惑,为什么这种男与女之间的煽情游戏,会在自己和这三个中年男人当中发生?而且……这三个她一直都不喜欢的男子,为什么此刻变得与她如此的亲暱和没有距离?

  刚才在舞池里,郁珊好奇的问西瓜说:「你的绰号为什么叫西瓜?」

  而西瓜则笑着告诉她说:「因为我的本名叫席奎,念快一点就音似台语的西瓜,所以久而久之大家就都叫我西瓜了。」

  郁珊转而问西瓜说:「那我该叫你席大哥或席先生呢?」

  「都不对!」西瓜紧搂着她的纤腰说:「我姓程,程咬金的程,所以你要叫我程哥哥才对!不要叫我程大哥,感觉我好像很老似的。」

  但郁珊也非省油的灯,她假装微愠的说:「那就叫你程哥好了,至於叫哥哥可是不能随便答应你的,对吧?」

  郁珊这一句软语轻哝、语带双关的回敬,差点没使西瓜的骨头都酥掉,只见他狠狠地把郁珊拥进怀里,同时贴在她耳边说道:「不管!反正今晚你要是不叫我哥哥的话,我就不让你回家。」

  而郁珊则趁着舞曲刚好要结束,一边回应着说:「那要看你有没这个本事再说了!」一边迅速的推开西瓜,一溜烟的闪回自己的座位。

  回座以后的郁珊已不仅是香汗微渗,几乎可说是汗珠涔涔了,而朱笃马上帮郁珊叫来了一杯冰镇红茶说:「连喝三口、立刻止渴!」

  郁珊没想到看似老粗的朱笃说起话来竟然还押韵,所以她一面啜饮着红茶、一面笑着说:「不必三口,我热得一口就能把它喝乾。」

  眼看郁珊就真的要仰头一饮而尽,朱笃连忙伸手按住她的手腕说:「别急!
  小心呛到。」

  面对朱笃这突如其来的体贴与温柔,郁珊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跳与脸热,她略带靦腆的望着朱笃压在她手腕上的巨灵掌说:「你的手指头……关节怎么会这么大?」

  朱笃抬起那只手晃动着说:「喔,这是因为我从小就练铁砂掌,都练了快四十年了,所以指关节才会变成这样子。」

  「哇──」郁珊由衷的讚佩道:「难怪你看起来会这么强壮!而且……好像很会打架的模样。」

  郁珊一面说一面眼波流转地打量着朱笃那魁梧的身躯,同时还不自觉的伸出舌尖,下意识的舔着自己性感的双唇;郁珊自己并不知道,她那双已然水汪汪闪烁着的媚眼,以及她轻舔香唇的淫荡表情,都彻底的被三个男人看在眼里,他们会心的互看了一眼之后,史甫便挨近郁珊搂住她的纤腰说:「慢慢喝,顺便休息一下,要不然今天晚上你会被我们累的走不动喔。」

  郁珊瞥视了史甫一眼说:「放心!今晚我精神好得很,别说跳到十二点,就算跳通宵也没问题。」

  史甫脸上浮出一抹意味深长的诡笑说:「看来今天我们不好好把你累个够,你回去是睡不着的。」

  虽然听出了史甫的话带有言外之意,但一向好强的郁珊,反而丰胸一挺,淘气的说道:「就凭你们三个就想累倒我?门都没有的事!就算再多来三个我都不怕!」

  郁珊这几句话让三个男人眼睛全部为之一亮,先是朱笃紧盯着她说:「你真的连六个都不怕会累死你?」

  继之则是西瓜问道:「你胃口很大唷!美人儿,那你可得陪我们玩到天亮喔!」
  郁珊看他们那付认真的模样,有些莞尔的笑着说:「你们那么紧张干什么?
  反正我答应陪你们疯到这里打烊就是了,不过,万一我肚子饿了,你们要让我休息吃消夜才可以。」

  这时史甫接口说:「那没问题!既然说定了咱们也别浪费时间,来,老朱,你打手机多找几个人过来陪陪咱们的超级舞后!」

  郁珊一口喝完红茶,然后便和西瓜一起走进了舞池,而朱笃开始用手机在呼朋引伴,他一边讲着电话、一边和史甫比着手指头,最后还是由史甫决定性的说道:「再叫阿当他们过来就好,最多五个,叫他们都直接到隔壁顶楼去。」
  第二个和郁珊共舞的是业已打完电话的朱笃,接着才由史甫陪她跳第三支舞,舞罢一回到座位上后,她便嚷着说:「哇!怎么越来越热?冷气是不是故障了?
  我都快热死了!」

  事实上郁珊这时候并未汗流浃背,她只是觉得全身燥热、胸口有气闷的感觉,起初她还以为是人群越来越拥挤,导致空气不流通的缘故,但随即她又发觉自己极为口乾舌燥,犹如已经有三天没喝水似的,因此她再度嚷着说:「柜台有没有冰开水?快帮我倒一杯过来。」

  朱笃慢条斯理的站起来说:「我看还是再叫杯红茶比较快。」说罢他便朝吧台内的酒保比了个手势。

  第二杯冰红茶一送上来,便被郁珊迅速喝了个精光,但刚被疏缓下来的燥热感,似乎并未被冰红茶镇压住,才聊了几句话之后,那种口乾舌燥的灼热感又再度袭卷着郁珊,而且空气好像也变得更加沉重和郁闷,郁珊开始轻扯着自己的衣襟说:「喔,热死了!我真的都快热昏了,不行……我受不了了,我一定要到外面透透气。」

  这时候史甫轻搂着郁珊的纤腰说:「要透透气?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郁珊只想赶快找个地方舒口气,所以便任凭史甫搂抱着她往柜台后方走去,而朱笃和西瓜则紧跟在后,拥挤而嘈杂的舞厅里有不少男人注意到这一幕,当郁珊惹火动人的倩影一消失在通往逃生门的甬道后,便有好几个声音喟叹道:「妈的!这么正点的妞,竟然要给那三个老鬼带去轮了!肏……真可惜!

  这么辣的货色……。」

  类似的说词此起彼落,但已经走进另一条甬道内的郁珊,根本听不到这些为她扼腕歎息的声音,她依偎在史甫怀里,像对亲蜜的情侣般,正走向甬道尽头的一座小型电梯。

  郁珊完全没想到,这时的她已经离开舞厅的范围,事实上这条甬道是两栋大楼间的地下秘道,而此刻她已置身在一家宾馆的地下室里,当她被簇拥着进入小电梯时,站在她背后的朱笃和西瓜脸上同时浮现了淫笑,而郁珊并未注意到他们俩的表情变化,因为这时史甫的手,已经不安份地在她的香臀上摩挲、游走,自己身上那薄如蝉翼的衣料,让郁珊清楚的感受到那粗糙手掌的爱抚和挑逗,当史甫摸索着她丁字裤的蕾丝线头时,郁珊开始紧张起来,她丰满而硕大的双峰明显地加速起伏起来,她心里比谁都清楚,这绝对不只是像刚才拥舞时的那种碰触,这明摆着是一场针对她而来的大胆撩拨!

  郁珊似乎也感觉到了其他那两个男人的诡异笑容,她脸色泛红,急忙用右手想去推开那只在她香臀上蠢动的手,但她不推还好,她这一推,反而让史甫顺势将他那只魔爪滑落到她雪白细嫩的大腿上,就像触电一般,那倏然抚触而过的快感,使郁珊娇躯猛然一颤,只见她煞时满脸潮红,羞赧至极的微偏臻首,迅速地朝朱笃和西瓜瞥视了一眼,而他们两个人则正睁大眼睛,趣味盎然的欣赏着这一幕,这一来郁珊更是惊慌失措的想去拉开史甫的魔爪,然而,就在她和史甫的一拉一扯之间,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史甫的魔爪忽然整只没入了她的下摆里面,而且,就在间不容发的瞬间,史甫热呼呼的大手掌已经由禹莎的后股沟之间反贴在她的秘穴地带,就在郁珊本能的要尖叫出声、并且想使劲推开史甫的时候,那贴在她秘穴上的魔爪却猛地用力搔弄了她的下体几下,那像是硬要穿透她蕾丝亵裤的两根粗糙手指头,既灵巧又蛮悍地刮刷和抠弄着她两片阴唇间的隙缝,那突如其来的惊吓叫郁珊只能张着她性感的双唇,但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她像头受惊的小鹿,徬徨无助的迅速低下了头,娇靥上是一阵白、一阵红,也不知是羞赧不禁还是惊吓过度,竟然就整个人定在那里,任凭那两根手指头在她已经开始潮湿的胯下继续肆虐,尽管电梯很快就抵达了顶楼,而电梯门也已敞开,但双脚业已因过度紧张和兴奋而发软的郁珊,却难以举步走出电梯,因为,史甫那两根手指头正深入在她的秘穴里胡乱挖掘,在一阵迅速而有力的搅拌之下,尽管郁珊拼命夹紧双腿,但她不断向上蠕动、摇摆的惹火身躯,终於在她的鞋尖已经踮到极限的那一刻,让她发出了一串再也忍耐不住、像是呜咽也似是叹息般的呻吟,只见她仰首向天秀眉紧蹙,紧闭着双眼低呼道:「啊……不……不要……你……怎么可以……这样……哎……你……快……停下……来呀。」

  但她不叫还好,她这一说反而让史甫更肆无忌惮地抠住她湿淋淋的下体阴笑道:「都湿成这样了还在装什么淑女?呵呵……等一下你就会变成超级大浪屄了,哈哈……感觉还很紧,看起来你还没嚐试过大条香肠的滋味喔……。」

  这时一旁的朱笃也挨过来,他搂抱着郁珊的腰肢,和史甫联手把郁珊带出了电梯门,踮着脚尖的郁珊,狼狈而困难地颠踬着脚步,被一步步的带向电梯正对面的房门,她瑟缩着身体想抗拒,但却只是徒劳无功,只能任凭在她身后的西瓜,一步步的将她推到了房门前,郁珊知道只要一进了那扇门,自己的人生必然完全走样,所以她强忍着满腔欲火,像是待宰的羔羊般向史甫他们哀求道:「噢,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吧!……这……真的不能啊。」

  面貌凶恶的朱笃终於露出狰狞的嘴脸,他一面敲着房门、一面阴狠地说道:「就算我肯放过你,你也得问问我这些朋友肯不肯饶了你!」

  就在郁珊还想继续挣扎的当下,房门忽然被从里头打开了,当郁珊看见室内那群像恶狼般的男人时,整个人几乎被吓呆了,她僵在那里,直到被人连推带拉的拖进那间豪华套房时,她才想到要呼救……,然而,她颤抖的声音随即被关闭的房门所隔绝,根本没有任何人听到她惊慌的叫喊声。

  那一夜,没有人知道那八个男人是怎么对付郁珊的,除了从门缝里偶尔传出她激烈的喘息和呻吟,还有就是她哼哼唧唧、不知是在说些什么的浪啼与嘶叫声,而男人们满足而得意的笑声也未曾止息,就在天刚破晓的时刻,又有四个壮汉进入顶楼这间唯一的套房。

  而喝下大量强烈春药的郁珊,一直到中午都还没有休息,一打男人也一个都没离开房间,他们不但用他们的精液让郁珊当早餐,午餐时又找来了三个年轻人充当生力军,而已经被玩遍了身体每一吋肌肤的绝世美女,似乎也早有觉悟,这十五个男人看来永远都不会满足……,而且,他们恐怕还有同伴会在晚餐以前赶来……。

  「超级战写於2005- 2- 6凌晨4时」

  超级战短篇精品肉欲的标靶……超级战……
**************************************************

  刚和未婚夫吕维吵完架的郁珊,气呼呼地登上俱乐部的二楼,也不管咖啡厅的营业时间尚未届临,她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把自己惹火的胴体摔进单人大沙发里,茫然若失的凝望着天花板发呆;她不明白吕维为什么会嗜赌如命,除了扑克牌和麻将,就连每一项球类运动也都成了他赌博的工具,而且不管郁珊怎么劝他,吕维却怎么也不肯放弃这个恶习,即使是用欺骗的手段,他也宁可瞒着郁珊,继续和他那些狐群狗党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

  而最令郁珊难以接受的是,吕维明明知道今天是她二十五岁的生日,原本她已计划好要和他去好好的享受午夜拥舞的美妙风情,但吕维却只是陪她草草的吃了顿烛光晚餐以后,便赶到这里来赌球,她居高临下从落地玻璃窗望着下面正在打球的吕维,心头不禁有些伤感,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从众多追求者当中,选择了吕维当终身伴侣,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她根本没想到吕维会是个无可救药的纨裤子弟,原本她以为用爱情可以改变他,但自从她们俩订婚以后,郁珊便发觉吕维的心似乎离她越来越远,她不晓得是什么原因所导致,但不断的争吵已经让她对自己未来的婚姻生活充满了危机感。

  偌大的二楼咖啡厅里,除了几张空荡荡的花式撞球台被冷落在一偊,郁珊这个唯一的客人,则是斜倚在柱子旁的大沙发上,除非是有人走近到柱子旁边,否则是不会发现她这位隐藏在阴影下的绝色美女,正紧阖着眼帘,仰头靠在椅背上不知在沉思些什么;吧台内那个男服务生偷偷地打量过她好几次,但却未曾出声打扰过她,他看似专心的在抹拭着柜台,却又好像在等待着谁的出现。

  从楼下不断传上来保龄球瓶被击倒的声音,夹杂着人群的喧哗与喝采,一场保龄球大赛正在郁珊脚下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但烦闷的郁珊却拿出手机播给吕维说:「你专心打比赛吧!我喝完咖啡就会马上回家。」


  原本郁珊寄望自己的未婚夫会说些抱歉的甜言蜜语、或至少上楼来跟她道别一下,却没料到吕维连抬头向二楼张望一下都没有,竟然只是冷淡的说道:「好,那你就拦部计程车自己回去吧。」说完吕维便挂断电话,匆匆地站回球道去了;在那一瞬间,郁珊的心情也跟着沉到谷底。

  默不作声的窝在沙发上好一阵子之后,郁珊才站起来走到撞球台边,她随手拿起一支球桿,胡乱地打起撞球,事实上她对撞球根本是个生手,但那球与球清脆碰撞的声音,好像能稍稍疏解她此刻郁闷的心情,她用力撞击着每个球,尽管凸槌连连,却也让她暂时忘却了烦忧。

  专心在球台上的郁珊,根本不晓得在吧台旁边的阴暗角落里,有着一双诡谲而好色的眼光紧紧地盯视着她猛瞧,虽然禹莎知道有人在看着她,但她以为只是吧台内那个其貌不扬的男服务生而已,所以她完全不在意那种既贪婪又猥亵的眼光在她动人的躯体上梭巡,因为担任过空中小姐和时装模特儿的她,早就习惯了男人那些充满欲念的注目礼,所以,她任凭那个服务生的眼睛痛快地吃着冰淇淋。
  她那一米七五的高窕身材,配合着36DD- 23- 34的傲人三围,却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轻飘飘的黑色丝质大罩衫,那无领设计的大岔口下没有半颗钮扣的存在,若非郁珊在里面还穿着一件半罩杯的性感黑蕾丝胸罩,她那对充满弹性、香馥白皙的大乳房,肯定会彻底的裸裎出来,但尽管如此,每当她俯身击球之际,那深邃而迷人的乳沟,总是叫那服务生看得目不转睛、口水直吞,尤其是那堪堪只能盖住雪臀的衣摆,只要郁珊稍微弯个腰,那短得犹如超级迷你裙的下半截衣料,压根儿遮不住那神秘的大腿根处,如果不是灯光有些昏黄,只怕那服务生一看见郁珊的性感黑蕾丝亵裤暴露在他眼前,便会忍不住冲向前去,一把拉开郁珊紮在纤腰上的那条丝质腰带,接着把她剥个一丝不挂……。

  郁珊甩动着她及胸的波浪状长发,踩着她三吋高的黑色细跟凉鞋,继续盘桓在撞球台的周围,她并未发觉在比赛的日子里,二楼的咖啡厅里总是挤满了看大赛的人群,但是今天却反常的只有她一个人置身在这里,其实,郁珊根本不晓得、也完全料想不到,就在她推开二楼咖啡厅大门的时候,她背后的楼梯口便被竖起了「整修内部。暂停营业」的告示牌,而这块告示牌不但阻绝了其他人的进入,更是一场已经悄悄拉开序幕的狩猎游戏之开始。

  在郁珊胡乱敲完第一盘撞球的同时,附赠的冷饮已然送上来,她从小钱包中掏出一百元钞票递给那服务生说:「麻烦给我一包卡蒂儿淡烟和打火机。」
  服务生很快便把香烟和打火机送过来,并且还细心的在球台两边各放置了一个烟灰缸,等服务生一走回吧台,郁珊便点燃一根香烟,她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慢慢地吐出来,在一片袅绕而迷濛的烟雾当中,郁珊姣美而性感的脸蛋看起来不仅落寞而幽怨,而且还明显透露出一种郁抑和苦闷的表情,当然,郁珊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幕,业已完全落入那对鬼祟的眼睛里,她一边啜饮着可乐、一边漫不经心的玩着撞球,偶尔还把那根不断冒着白烟的卡蒂儿拿起来抽个一、两口,也许是已经戒烟快一年的缘故,在突然重新接触香烟的这一刻,郁珊总觉得今天的卡蒂儿抽起来有些不对味,就连那杯冰可乐似乎也被烟味混淆了,喝起来竟然带着一丁点苦苦的味道。

  就在郁珊甫一喝完可乐的时候,一个她并不喜欢的人出现了,这个高大的中年人是这家运动俱乐部的主任、也曾经是个保龄球国手,因为吕维是这傢俱乐部的会员,所以自从郁珊和吕维交往以后,免不了就经常会在这儿和他碰面,而这个叫史甫的人,几乎打从第一次看到郁珊开始,便不断地向她献慇勤示好,而且还不止一次的邀约她去跳舞和吃饭,虽然每次郁珊都毫不考虑的让他吃闭门羹,但他却从不死心,就算吕维就在郁珊附近,他也还是敢於不动声色、而且不着痕迹的纠缠着禹莎,面对一个这么大胆而厚脸皮的追求者,郁珊有点厌烦、也自然对他有所防范,因为郁珊知道这个傢伙绝对是个色中高手,每回当他放肆地凝视着郁珊的时候,郁珊都有被他看穿了某些心思的感觉。

  事实上郁珊虽然不喜欢史甫,但也并不是真的很讨厌他,说起来史甫还算人模人样,至少外表上看来是个中规中矩的白领阶级,真正叫郁珊对他敬鬼神而远之的是史甫的两个死党,那两个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搭挡,总是如影随形的伴随着史甫出现,就像此刻,史甫才刚像往常一样,在郁珊身边说不到几句话,他们俩便一起从吧台后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两个魁伟健壮的傢伙悄悄地走到球台边,留着小鬍子的西瓜那对明亮而灵活的眼睛,骨碌碌地不断在郁珊身上打转,而他脸上则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至於体型比西瓜更硕壮一号的朱笃,那看起来总是显得有些凶恶的脸庞,依旧毫无表情的隐藏在他口中吐出来的烟雾当中,他那双指关节异常粗大的手掌,透露出他并不是一个白领阶级,而那隐藏不住的草莽气习,总让郁珊觉得他是个地痞流氓或黑社会份子,因此尽管这三个人已经一起纠缠过她一段时日,说起来也可以算是熟人了,但郁珊真正回应过的人只是史甫,而西瓜她则是偶尔会和他虚与委蛇、应付个一两句,至於朱笃她则几乎连正眼都没去瞧过他一眼,因为郁珊总觉得此人太阴沉、又似乎有着掩不住的暴力性格,所以,郁珊会刻意的回避和他正面遭遇或单独相处在一起。

  不过像目前这种情形已经发生过几次,只是今天二楼完全没有其他客人而已,除了那个服务生,郁珊可说是孤独的落单在咖啡厅里了;也许是机会千载难逢之故,史甫他们三个人今天可说是使尽浑身解数,不断的邀请郁珊去一家新开幕的夜总会跳舞,起初郁珊只向以往那样爱理不理、有一搭没一搭地拒绝着他们,但就连一向甚少开口的朱笃也说话了:「大家都知道你是舞林高手,我们真的诚心想见识一下而已,再说……我们都很希望有这个荣幸,能在舞池里跟你说──生日快乐!」

  朱笃那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一说完,郁珊忍不住抬起头来望着他说:「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谁告诉你的?」

  朱笃耸耸肩说:「你是出名的美女,像这种事我根本不必打听就可以知道了。」
  而史甫也告诉她:「你男朋友的队友我每个都认识,要知道你的事其实并不困难。」

  没错,经史甫这么一说,郁珊几乎已经可以猜测到是谁透露消息的,因为她自己也晓得吕维的队友是有几个和史甫相当熟稔,尤其是胖子和张哲这两个。
  这时候西瓜又接着说:「其实我们也知道你今晚很不开心,你……和他刚吵过架,对吧?」

  这下子郁珊更加确定那个大嘴巴是谁了!她微哂着说:「这死胖子……话那么多干嘛?」

  因为胖子正是她之前和吕维吵架时的和事佬,而当时并没有其他人在场,所以郁珊对胖子的大嘴巴有些难以谅解。

  而史甫带着点挑战的口吻说:「一句话!肯不肯赏光和我们一起去跳舞?」
  郁珊环顾着这三个死皮赖脸、打死不退的中年人,像是忽然下定决心似的,她指着台面上那十二、三颗撞球说:「好,如果你们谁能一桿清掉台面,我就跟你们去跳舞;若是你们输了,请你们以后都别再来烦我,行不行?」

  史甫他们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便聚在一起交头接耳,过了一会儿之后,朱笃便选了支撞球桿说:「美人儿,咱们就一言为定!由我来负责敲桿……如果你输了,就陪我们跳个通宵达旦如何?」

  「不!」郁珊摇着头说:「最多跳到十二点,要不要随便你们了。」

  三个男人再度互相交换着眼色,然后朱笃开始安放母球说:「好,那我就来献丑一番!」

  郁珊再度点燃一根烟,她静静地从自己吐出来的烟雾中,看着朱笃细心而精准地把球一颗颗的打进球袋内,她怎么也没想到看起来粗犷异常的朱笃,竟然能用他那双指关节特大的巨灵掌,气定神闲的叫每颗球都臣服在他的桿头下;当球台上只剩最后三颗球的时候,郁珊已经有预感自己要输了,她心头有些紧张,因为她并不想和这三个男人跳舞,她只是想找个藉口让他们知难而退,却没料到反而让自己陷入了更大的困境。

  一声清脆的撞击声打断了郁珊的思绪,那是朱笃刻意用力打进的一球,似乎是在提醒郁珊,球台上就只剩一颗黑球孤伶伶的贴在右底袋的洞口,当朱笃缓缓地推出最后一桿时,郁珊摁熄了手上的烟头,她转身拿起小钱包时,听到了黑球落袋的声音,而她只是头也不回的背对着那三个中年男子说道:「走吧!」
  愿赌服输,郁珊二话不说的随着史甫他们,由办公室的楼梯走到一楼停车场,当由西瓜驾驶的轿车驶离俱乐部大门的时候,坐进助手席的郁珊,忍不住侧头看了俱乐部的辉煌灯火一眼,一想到只会在那里头流连忘返的吕维,她不禁有点赌气的思忖道:「好,既然可以玩到连我都不顾,那就来个各玩各的好了!」
  想到这里,个性一向倔强又娇生惯养的郁珊,索性连手机都给关掉;而看似冷静而坚强的郁珊,并不晓得自己的弱点已经尽入别人眼里,因为她刚才在输球的那一瞬间,虽然表面上镇定如常,而且大方的认赔出场,但其实她心中的紧张和慌乱,都完全被她遗忘在球台上的卡蒂儿和打火机暴露无遗!不过,史甫他们这群色中老手根本不动声色,毕竟,等待的越久、收穫的也必定越多。

  离夜总会的车程还不到十分钟,当郁珊被史甫他们簇拥着挤进早就人满为患的室内时,郁珊马上知道这其实只是一家高档的地下舞厅,至少有两百坪以上的地下室,充斥着喧闹的乐音和变化不断的炫丽雷射灯光,而在摩肩擦踵的拥挤空间里,郁珊根本不晓得自己是如何到达吧台前的,而且,神通广大的史甫他们,竟然马上弄到了一张玻璃茶几和四个座位。

  一切的交谈几乎都是在舞池里进行,因为史甫他们三个人不断的向郁珊邀舞,有些传统舞曲是一对一的拥舞、但有些热舞则是毫无章法也没有特定舞伴的新潮舞蹈,尽管灯光有点昏暗和错乱,但性感美艳的郁珊还是吸引了她身边每个人的眼光,那翻飞流畅的雪白双腿、加上她胸前那对激烈晃荡的半裸酥胸,不知让多少男人看直了眼,而原本郁郁寡欢、心情低迷的美人,也随着一次次的共舞和身体的接触,逐渐撤除了她对史甫他们的藩篱,甚至於还不仅如此而已,有几次的快舞还是她主动把他们轮流拉进舞池里的。

  气氛热络使得人人的情绪都显得无比高亢,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但郁珊却丝毫没有倦意,史甫他们这群中年人的舞技有点叫郁珊吃惊,就像他们对郁珊的舞技也甚感满意一般,肢体的亲蜜接触让郁珊对他们再也没有任何一丝戒心,她享受着他们对她傲人身材的每一句讚美、以及对她艳丽绝伦的容颜那种近乎贪婪的酖视,就算他们偶尔会试探性的故意碰触到她硕大的乳峰或香臀,郁珊竟然也允许着他们的放肆。

  郁珊的眼神越来越明亮、也流转得越来越灵活,她并未警觉到她已喝了太多杯的冰啤酒,更未发现自己的心情有股压抑不住的兴奋,而三个男人继续用言语讚美和挑逗着她,他们撩拨着郁珊的欲火,不停地在她耳边说些:「真希望能有机会一亲芳泽!」或是「真想就这样拥抱着你到永远。」甚至还有更露骨的「今晚你愿不愿意当我们的女人?」

  这种火辣辣、赤裸裸的性告白,虽然叫郁珊感到惶惑,但她心里总以为这只是他们的另一种开玩笑方式而已,所以她若非一笑置之、就是装作充耳不闻,而史甫他们虽然不停挑逗,但并未对此紧迫钉人、也没有任何燥进的举动,因此整个气氛更加使郁珊感到亢奋和刺激,她甚且还有些迷惑,为什么这种男与女之间的煽情游戏,会在自己和这三个中年男人当中发生?而且……这三个她一直都不喜欢的男子,为什么此刻变得与她如此的亲暱和没有距离?

  刚才在舞池里,郁珊好奇的问西瓜说:「你的绰号为什么叫西瓜?」

  而西瓜则笑着告诉她说:「因为我的本名叫席奎,念快一点就音似台语的西瓜,所以久而久之大家就都叫我西瓜了。」

  郁珊转而问西瓜说:「那我该叫你席大哥或席先生呢?」

  「都不对!」西瓜紧搂着她的纤腰说:「我姓程,程咬金的程,所以你要叫我程哥哥才对!不要叫我程大哥,感觉我好像很老似的。」

  但郁珊也非省油的灯,她假装微愠的说:「那就叫你程哥好了,至於叫哥哥可是不能随便答应你的,对吧?」

  郁珊这一句软语轻哝、语带双关的回敬,差点没使西瓜的骨头都酥掉,只见他狠狠地把郁珊拥进怀里,同时贴在她耳边说道:「不管!反正今晚你要是不叫我哥哥的话,我就不让你回家。」

  而郁珊则趁着舞曲刚好要结束,一边回应着说:「那要看你有没这个本事再说了!」一边迅速的推开西瓜,一溜烟的闪回自己的座位。

  回座以后的郁珊已不仅是香汗微渗,几乎可说是汗珠涔涔了,而朱笃马上帮郁珊叫来了一杯冰镇红茶说:「连喝三口、立刻止渴!」

  郁珊没想到看似老粗的朱笃说起话来竟然还押韵,所以她一面啜饮着红茶、一面笑着说:「不必三口,我热得一口就能把它喝乾。」

  眼看郁珊就真的要仰头一饮而尽,朱笃连忙伸手按住她的手腕说:「别急!
  小心呛到。」

  面对朱笃这突如其来的体贴与温柔,郁珊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跳与脸热,她略带靦腆的望着朱笃压在她手腕上的巨灵掌说:「你的手指头……关节怎么会这么大?」

  朱笃抬起那只手晃动着说:「喔,这是因为我从小就练铁砂掌,都练了快四十年了,所以指关节才会变成这样子。」

  「哇──」郁珊由衷的讚佩道:「难怪你看起来会这么强壮!而且……好像很会打架的模样。」

  郁珊一面说一面眼波流转地打量着朱笃那魁梧的身躯,同时还不自觉的伸出舌尖,下意识的舔着自己性感的双唇;郁珊自己并不知道,她那双已然水汪汪闪烁着的媚眼,以及她轻舔香唇的淫荡表情,都彻底的被三个男人看在眼里,他们会心的互看了一眼之后,史甫便挨近郁珊搂住她的纤腰说:「慢慢喝,顺便休息一下,要不然今天晚上你会被我们累的走不动喔。」


  郁珊瞥视了史甫一眼说:「放心!今晚我精神好得很,别说跳到十二点,就算跳通宵也没问题。」

  史甫脸上浮出一抹意味深长的诡笑说:「看来今天我们不好好把你累个够,你回去是睡不着的。」

  虽然听出了史甫的话带有言外之意,但一向好强的郁珊,反而丰胸一挺,淘气的说道:「就凭你们三个就想累倒我?门都没有的事!就算再多来三个我都不怕!」

  郁珊这几句话让三个男人眼睛全部为之一亮,先是朱笃紧盯着她说:「你真的连六个都不怕会累死你?」

  继之则是西瓜问道:「你胃口很大唷!美人儿,那你可得陪我们玩到天亮喔!」
  郁珊看他们那付认真的模样,有些莞尔的笑着说:「你们那么紧张干什么?
  反正我答应陪你们疯到这里打烊就是了,不过,万一我肚子饿了,你们要让我休息吃消夜才可以。」

  这时史甫接口说:「那没问题!既然说定了咱们也别浪费时间,来,老朱,你打手机多找几个人过来陪陪咱们的超级舞后!」

  郁珊一口喝完红茶,然后便和西瓜一起走进了舞池,而朱笃开始用手机在呼朋引伴,他一边讲着电话、一边和史甫比着手指头,最后还是由史甫决定性的说道:「再叫阿当他们过来就好,最多五个,叫他们都直接到隔壁顶楼去。」
  第二个和郁珊共舞的是业已打完电话的朱笃,接着才由史甫陪她跳第三支舞,舞罢一回到座位上后,她便嚷着说:「哇!怎么越来越热?冷气是不是故障了?
  我都快热死了!」

  事实上郁珊这时候并未汗流浃背,她只是觉得全身燥热、胸口有气闷的感觉,起初她还以为是人群越来越拥挤,导致空气不流通的缘故,但随即她又发觉自己极为口乾舌燥,犹如已经有三天没喝水似的,因此她再度嚷着说:「柜台有没有冰开水?快帮我倒一杯过来。」

  朱笃慢条斯理的站起来说:「我看还是再叫杯红茶比较快。」说罢他便朝吧台内的酒保比了个手势。

  第二杯冰红茶一送上来,便被郁珊迅速喝了个精光,但刚被疏缓下来的燥热感,似乎并未被冰红茶镇压住,才聊了几句话之后,那种口乾舌燥的灼热感又再度袭卷着郁珊,而且空气好像也变得更加沉重和郁闷,郁珊开始轻扯着自己的衣襟说:「喔,热死了!我真的都快热昏了,不行……我受不了了,我一定要到外面透透气。」

  这时候史甫轻搂着郁珊的纤腰说:「要透透气?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郁珊只想赶快找个地方舒口气,所以便任凭史甫搂抱着她往柜台后方走去,而朱笃和西瓜则紧跟在后,拥挤而嘈杂的舞厅里有不少男人注意到这一幕,当郁珊惹火动人的倩影一消失在通往逃生门的甬道后,便有好几个声音喟歎道:「妈的!这么正点的妞,竟然要给那三个老鬼带去轮了!肏……真可惜!

  这么辣的货色……。」

  类似的说词此起彼落,但已经走进另一条甬道内的郁珊,根本听不到这些为她扼腕歎息的声音,她依偎在史甫怀里,像对亲蜜的情侣般,正走向甬道尽头的一座小型电梯。

  郁珊完全没想到,这时的她已经离开舞厅的范围,事实上这条甬道是两栋大楼间的地下秘道,而此刻她已置身在一家宾馆的地下室里,当她被簇拥着进入小电梯时,站在她背后的朱笃和西瓜脸上同时浮现了淫笑,而郁珊并未注意到他们俩的表情变化,因为这时史甫的手,已经不安份地在她的香臀上摩挲、游走,自己身上那薄如蝉翼的衣料,让郁珊清楚的感受到那粗糙手掌的爱抚和挑逗,当史甫摸索着她丁字裤的蕾丝线头时,郁珊开始紧张起来,她丰满而硕大的双峰明显地加速起伏起来,她心里比谁都清楚,这绝对不只是像刚才拥舞时的那种碰触,这明摆着是一场针对她而来的大胆撩拨!

  郁珊似乎也感觉到了其他那两个男人的诡异笑容,她脸色泛红,急忙用右手想去推开那只在她香臀上蠢动的手,但她不推还好,她这一推,反而让史甫顺势将他那只魔爪滑落到她雪白细嫩的大腿上,就像触电一般,那倏然抚触而过的快感,使郁珊娇躯猛然一颤,只见她煞时满脸潮红,羞赧至极的微偏臻首,迅速地朝朱笃和西瓜瞥视了一眼,而他们两个人则正睁大眼睛,趣味盎然的欣赏着这一幕,这一来郁珊更是惊慌失措的想去拉开史甫的魔爪,然而,就在她和史甫的一拉一扯之间,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史甫的魔爪忽然整只没入了她的下摆里面,而且,就在间不容发的瞬间,史甫热呼呼的大手掌已经由禹莎的后股沟之间反贴在她的秘穴地带,就在郁珊本能的要尖叫出声、并且想使劲推开史甫的时候,那贴在她秘穴上的魔爪却猛地用力搔弄了她的下体几下,那像是硬要穿透她蕾丝亵裤的两根粗糙手指头,既灵巧又蛮悍地刮刷和抠弄着她两片阴唇间的隙缝,那突如其来的惊吓叫郁珊只能张着她性感的双唇,但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她像头受惊的小鹿,彷徨无助的迅速低下了头,娇靥上是一阵白、一阵红,也不知是羞赧不禁还是惊吓过度,竟然就整个人定在那里,任凭那两根手指头在她已经开始潮湿的胯下继续肆虐,尽管电梯很快就抵达了顶楼,而电梯门也已敞开,但双脚业已因过度紧张和兴奋而发软的郁珊,却难以举步走出电梯,因为,史甫那两根手指头正深入在她的秘穴里胡乱挖掘,在一阵迅速而有力的搅拌之下,尽管郁珊拼命夹紧双腿,但她不断向上蠕动、摇摆的惹火身躯,终於在她的鞋尖已经踮到极限的那一刻,让她发出了一串再也忍耐不住、像是呜咽也似是歎息般的呻吟,只见她仰首向天秀眉紧蹙,紧闭着双眼低呼道:「啊……不……不要……你……怎么可以……这样……哎……你……快……停下……来呀。」

  但她不叫还好,她这一说反而让史甫更肆无忌惮地抠住她湿淋淋的下体阴笑道:「都湿成这样了还在装什么淑女?呵呵……等一下你就会变成超级大浪屄了,哈哈……感觉还很紧,看起来你还没尝试过大条香肠的滋味喔……。」

  这时一旁的朱笃也挨过来,他搂抱着郁珊的腰肢,和史甫联手把郁珊带出了电梯门,踮着脚尖的郁珊,狼狈而困难地颠踬着脚步,被一步步的带向电梯正对面的房门,她瑟缩着身体想抗拒,但却只是徒劳无功,只能任凭在她身后的西瓜,一步步的将她推到了房门前,郁珊知道只要一进了那扇门,自己的人生必然完全走样,所以她强忍着满腔欲火,像是待宰的羔羊般向史甫他们哀求道:「噢,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吧!……这……真的不能啊。」

  面貌凶恶的朱笃终於露出狰狞的嘴脸,他一面敲着房门、一面阴狠地说道:「就算我肯放过你,你也得问问我这些朋友肯不肯饶了你!」

  就在郁珊还想继续挣扎的当下,房门忽然被从里头打开了,当郁珊看见室内那群像恶狼般的男人时,整个人几乎被吓呆了,她僵在那里,直到被人连推带拉的拖进那间豪华套房时,她才想到要呼救……,然而,她颤抖的声音随即被关闭的房门所隔绝,根本没有任何人听到她惊慌的叫喊声。

  那一夜,没有人知道那八个男人是怎么对付郁珊的,除了从门缝里偶尔传出她激烈的喘息和呻吟,还有就是她哼哼唧唧、不知是在说些什么的浪啼与嘶叫声,而男人们满足而得意的笑声也未曾止息,就在天刚破晓的时刻,又有四个壮汉进入顶楼这间唯一的套房。

  而喝下大量强烈春药的郁珊,一直到中午都还没有休息,一打男人也一个都没离开房间,他们不但用他们的精液让郁珊当早餐,午餐时又找来了三个年轻人充当生力军,而已经被玩遍了身体每一吋肌肤的绝世美女,似乎也早有觉悟,这十五个男人看来永远都不会满足……,而且,他们恐怕还有同伴会在晚餐以前赶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