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小镇风云录】(1-2)作者:山姬之花
【小镇风云录】(1-2)作者:山姬之花
字数:5818


  第一回高贵妇人动人心,麻将台前诱春情我爸张开成是镇上中学的校长,因此我们一家一直住在学校里。我的妈妈刘敏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强势和骄傲的女人,又因为我爸是校长,因此我妈平日里总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我妈的工作很清闲,是在镇上的自来水厂里当会计,经常是一个星期只需要上半天班,由于我的姐姐张玮已经去了县城上高中了,所以其余的时间我妈要么是监督我学习要么就是出去打麻将。喜欢打麻将的人会逐渐的形成固定的麻友圈和场所,王广明就成为了我妈固定牌友之一。王广明也是学校的教师,一米八的大高个外加上健硕的身材让他看上去不像是语文老师而更像一个体育老师。王广明的老婆张琴在镇上承包了一个门市部,平日里只有晚上才回家,而他的儿子王涛则是我的同学。

  小镇的生活节奏很慢,加上人口也很少,所以麻将成为了大家最喜欢的休闲方式。我爸不太放心我妈,还经常找机会去查岗,见我妈经常是在学校里和几个熟人打麻将,我爸也就安心了。这边我爸刚刚把心放到肚子里,那边王广明却有了一点小心思。身材丰满匀称、皮肤白皙再加上那高贵的气质让我妈刘敏成为不少男人的梦中情人,王广明也不例外。虽然经常在一起打麻将,也时不时会说一些荤笑话,甚至有时能看到我妈无意泄漏的春光,但这些已经不能满足王广明日益滋长的情欲了。他如同着魔了一样,没日没夜的苦思冥想着如何把我妈弄上手,甚至和自己老婆做爱时也会把在床上的那个尖叫的女人幻想成我妈。

  过了几天,王广明和县城里的同学聚餐,酒过三巡大家就开始胡吹起来,这时王广明的一个在医院上班的铁哥们就眉飞色舞的告诉王广明,自己又把某某科室的女医生弄到床上了,听得王广明心潮澎湃。

  这时王广明鬼使神差地问道:「那如果遇到那种又高傲又保守的女人怎么弄?」
  那位也是喝高了,只见他笑道:「哈哈,高傲保守,我告诉你,小明子,这样的女人最好办了,一个字——干!」

  王广明诧异道:「干?」

  那位吐着酒气重重地点了点头:「对,就是干,找准机会一下把女人按在床上干爽了,干服了就行啦,哈哈哈。」

  回到家后的几天里,王广明一直在思考着老同学说的话。就在一天下午,王广明接到了同学的电话。

  「小明子,你还没动手吧?」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猥琐的声音。

  王广明吓了一跳连忙说:「没,没呢。」

  那边的人似乎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担心你小子会被警察请去喝茶呢。」

  王广明有点恼火的说:「我肏,你耍我啊。」

  那边的猥琐男哈哈大笑道:「不是不是,我那天喝得迷迷糊糊,有些话没说完。小明子,你听好了……」

  放下电话,王广明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但不管怎么样这下总算是有了清晰的思路,接下来就按照那位自称情圣的老同学的方法去试试好了。

  这之后的几天,王广明更加频繁的约我妈打麻将,毕竟是老牌友了我妈也不疑有他,依然是打扮的漂漂亮亮之后欣然前往王广明家。这时已经是初夏时分了,男男女女们都换上了夏季单薄的衣服,王广明偷眼观瞧我妈连衣裙下隐隐勾勒出的曼妙曲线,不由得隐隐吞了几口口水。麻将场上欢声笑语不断,只是王广明有意无意的会用手、胳膊去触碰我妈暴露在外的玉臂,看到我妈似乎没有任何感觉般,王广明的胆子越发大了起来。只见他站起来要给大家倒水,等走到我妈身边时,王广明装作不小心般一下用手臂压在了我妈高耸的胸部上。令王广明惊喜的是,我妈不仅没有大发雷霆反倒是红着脸笑骂着说:「都多大的人了,干事怎么这么冒失。」王广明唯唯诺诺的回了几声,揣着一阵狂喜回到了座位上,那天下午王广明似乎没什么状态,输给我妈不少钱,我妈笑得花枝乱颤让王广明又是一阵恍惚。

  经过了几次「亲密」接触之后,王广明可以确定我妈刘敏对他没有反感,也没有太多的戒心。于是,王广明又开始创造麻将之外的接触机会。

  这天上午我妈去自来水厂做帐,正午时分我妈从水厂出来,今年的初夏比起往年来要热许多,我妈虽然穿着一袭白色的连衣裙,戴着大大的太阳帽,但还是觉得酷热难耐,这时王广明骑着摩托车过来了。

  他看到我妈就笑到:「刘姐,回学校啊。」

  我妈回过头一看是王广明就笑道:「是啊,你呢?」

  王广明举了举手中的袋子说:「中午我一个人不想做饭,出来买了点卤菜。天这么热,不如我骑车带你回去吧。」

  我妈想了想从水厂走到学校可不近,而且沿途也没有什么阴凉,于是就上了王广明的摩托车。王广明把车骑得飞快,我妈横坐在车后面没有什么方便抓的,于是只好用手箍在王广明的腰上。车速越来越快,再加上小镇的道路很破旧,剧烈的颠簸让我妈不得不紧紧抱住王广明的腰,嘴里嚷嚷着要王广明骑慢一点。等到了学校,我妈刚想从摩托车上跳下来,结果裙子却被摩托车挂住了,我妈急忙去解,结果是越弄越紧。这时我妈不得不向王广明求助,王广明过来一看说是裙子卡在另一边了而且卡得很紧,于是我妈只得在王广明的指挥下撩起裙子让他去解开卡住的那个裙边。来来回回折腾了半天才算弄完,此时的我妈和王广明已经是一身大汗,我妈红着脸向王广明道了一声谢转身回家了,王广明看着我妈远去的背影,再想到自己刚刚看到的「春光」不由得笑着转身离去。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接下来几天我妈没有再去王广明家打麻将,任王广明怎么邀请,我妈都会找个合适的理由推脱出去。这时王广明没有了办法,只得打电话给县城的那位情圣。

  情圣一听王广明把事情一说就笑了:「小明子,你的机会来了。」

  王广明没好气的说:「屁机会啊,人家都不理我了。」

  情圣笑骂道:「夯货,那是因为她心乱了,知不知道,像这种女人最怕的就是心乱。她现在就像是一个快倒塌的房子,只要你往门上狠狠踹一脚,什么都结束了。」

  放下电话,王广明长舒了一口气,接下来就要看他的表演了。时间又过去了两个多星期,王广明没有再找我妈打麻将,也没有再出现在我妈面前。此时学校放暑假了,我爸和往年一样要去外地参加校长学习班,王广明觉得差不多了。
  一天上午,王广明照例打来电话约我妈去打麻将,还特地告诉我妈已经是三缺一了,我妈一听都是熟悉的牌友,再加上这么长时间王广明也没有骚扰自己,于是交待了正在看电视的我一下就出门了。

  我妈来到王广明家敲了敲门,王广明就笑嘻嘻的把我妈迎了进去,一进屋我妈就发现不对劲,整个屋子里只有她和王广明两个人。就在我妈诧异的时候,王广明砰地一声关上门然后转身急速地向我妈走了过来……

  第二回夏日炎炎失贞时,大梦初醒方觉迟上回说到王广明快速向我妈走来,我妈此时还没有别的什么想法。

  只见我妈笑着问道:「小王,你不是说三缺一的么,怎么人影子都没有一个?」
  王广明此时涎着脸笑道:「刘姐,人都到齐啦。」

  我妈四周看看笑道:「我怎么没看见?」

  王广明笑道:「我不就是人么。」

  我妈笑骂道:「油嘴滑舌,打不打,没人我就回家了。」

  说罢我妈转身就想走,这时王广明怎么还会让我妈离开,只见他一个箭步抱住我妈。

  我妈一边挣扎一边怒斥道:「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看着我妈色厉内荏的样子王广明心里有点害怕,但此时我妈的一句话让王广明彻底丧失了理智,只听我妈嚷嚷着:「我告诉你,王广明,你再不放开我就叫人了。」

  王广明一下红着眼,他对我妈大吼道:「你叫吧,叫人都来看,看我是怎么肏张校长老婆的!」说完王广明使劲把我妈拖进了卧室里。

  砰的一声,王广明把我妈扔到了卧室的大床上,此时的我妈慌张起来,她试图劝说王广明放弃强奸自己的可怕想法。但王广明只是自顾自的脱去了衣服,很快我妈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一米八的裸体男人,这个男人不仅拥有者古铜色的皮肤,那健壮的胸口上还长着茂密的胸毛,胯下那根青筋暴粗的大鸡巴已经笔直的指向坐在床边的我妈。不知道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还是被王广明的行为吓坏了,我妈居然一动不动的看着王广明,她忘记了呼救忘记了逃跑。当王广明壮硕的身体压上来时,我妈开始了奋力的挣扎,她一边使劲推着王广明的上身,一边用腿往王广明的身上乱踢,但自始至终我妈没有再发出呼救声。王广明对我妈的反抗视而不见,不论我妈怎么抓咬挠踢,王广明只是自顾自的开始扯下我妈的衣服。

  只听一声布料撕破的声音,王广明把我妈的连衣裙扯成了两半,然后顺手卷起扔在了地上。此时的我妈身上只剩下了白色的花边胸罩和淡黄色的内裤,「真美啊,刘敏。」王广明发出一声赞叹,我妈这时已经累得只能在王广明的身下喘着粗气了,无视我妈那哀求的目光,王广明抓住我妈的胸罩使劲往上一推,我妈胸前那对硕大饱满的玉乳就跳动在王广明的面前。王广明爱不释手的用手揉搓着我妈的乳房,虽然我妈已经年近四十,但胸前的那对乳房却只是略微有点下垂,平日里女教师们在一起讨论时也经常流露出对我妈的乳房的各自羡慕嫉妒恨。而此时我妈的那对玉乳正被王广明抚摸着,在王广明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
  我妈此时似乎已经知道自己的失身已经不可避免,她转过头无神的看着卧室的床外,此时正值午后,炽热的太阳正狂躁的在空中散发着暑气,而我妈的心里却是一片冰凉。自己的身体在那对灼热的大手抚弄下渐渐开始有了变化,看着我妈脸上渐渐涌起的红晕以及两颗嫣红发硬的乳头,王广明感觉到有一团火聚集在自己的下体,他需要找到地方来发泄这团邪火。

  王广明把手探入到我妈的胯下,这时我妈的身体剧烈的一抖,我妈回过神来颤抖的对王广明说:「王广明,我求求你,你让我走吧,我什么都不会说,就当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而王广明从我妈的内裤里抽出手,把沾满晶莹液体的手指递到我妈面前,我妈扭过头羞臊的不愿意去看。

  这时王广明突然把手指塞到自己的口中吮吸了一下道:「嗯,好骚,原来刘敏的淫水也是骚的。」

  说完,王广明从我妈身上起来转身开始脱我妈的内裤,此时的我妈只是这么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王广明脱的速度很慢似乎想把内裤的美景仔细的欣赏一遍。
  这时我妈突然抓住自己的内裤使劲往下一褪,然后把内裤握成一团扔在王广明的脸上,嘴里骂道:「肏吧,你不是想肏我么,来吧!」

  接过我妈的内裤,或许是我妈那高高在上的样子和话语激怒了王广明,只见王广明握住那根粗大坚挺的鸡巴对准我妈那湿漉漉的屄口,滋的一声整根没入。
  和我爸相比,王广明那根鸡巴绝对算得上是巨炮了,我妈只觉得阴道里插入了一根硕大坚硬的火棒,充实感胀痛感让我妈发出雪雪的痛呼,而王广明则是被我妈紧窄湿滑的阴道夹得倒吸了几口凉气。

  「让你装,我肏死你,刘敏。」王广明咬着牙使劲的把鸡巴在我妈的阴道里抽插着。

  刚开始我妈只是红着脸任由王广明奸淫,当巨大的快感如同激流般从下身传来时,我妈不得不用手捂住自己的小嘴来阻止自己发出淫荡的喘息声。王广明哪里会让我妈如愿,只见他一边奋力的肏干着我妈,一边用手使劲掰开我妈的手。呵呵呵,一阵阵低沉粗重的喘息从我妈的嘴里发出,如同催情的药剂让王广明更加疯狂。王广明一下把我妈的两条玉腿架在肩膀上,让我妈白皙的肥臀高高的撅起好方便他的肏弄。

  每一次王广明都把大鸡巴从我妈的阴道里拔出,只留下龟头,然后屁股往下一沉,再次将鸡巴塞进我妈的屄里。啪啪啪,王广明的小腹撞击着我妈的下体;哦哦哦,我妈在王广明的肏弄下发出了欢畅的叫床声。王广明的鸡巴每一次的插入都会撞击在我妈娇嫩的花心上,每一下的拔出都会带出我妈屄里分泌出的大量淫液,白浆顺着王广明和我妈性器官交合的地方四处飞溅。大约过了几分钟,我妈的喘息越来越急促,声音也越来越大,很快我妈就疯狂摇晃着螓首,浑身剧烈的颤抖尖叫着着被王广明送上了高潮。感受到我妈屄里喷薄而出的火热阴精以及一阵阵的吮吸感,王广明也忍不住把精液灌注到我妈那不再贞洁的子宫深处。
  卧室里只有一阵阵起伏不定的喘息声,两个赤身裸体的人如同一白一黑的两条肉虫一般并排躺着。一眼望去——我妈那肿胀坚挺的乳头、满是红晕的俏脸、茂密乌黑阴毛下略微肿起的销魂屄缝以及屄口处洋溢着的乳白色精液,任谁看到也知道这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刘敏刚刚被人肏了。休息了片刻,王广明忽的坐了起来,我妈转过脸就看到了王广明胯下再次坚挺的巨物。王广明笑眯眯的看着我妈的俏脸然后转身再次骑上我妈的身体,我妈微不可查的轻轻叹了口气,这声叹息让王广明听起来是如此的悦耳妩媚。

  当王广明的大鸡巴再次进入我妈身体里,虽然已经经历过一次,但我妈依然蹙起了秀眉,吃力的承受了插在自己屄里的大棍。王广明这次用的是正常夫妻做爱的姿势和我妈性交,这样的交媾姿势让我妈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我爸一直以来也只是用这个姿势与我妈做爱;陌生的是现在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带来的与丈夫完全不同的压迫感和冲击力。一下一下,我妈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风暴中荡漾的一叶小船,她想欢叫,想抱住这个健壮男人的身体,甚至想把时间定格让快感永远的持续下去。但骄傲的内心,对丈夫和儿子的愧疚还是让我妈极力的克制住了,她只是在王广明一下一下的肏弄下红着脸哼哼着。

  一下,两下,一百下;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王广明保持着一个频率持续的玩弄着我妈,此时我妈只觉得高潮的感觉明明很近,但却又那么遥不可及。只见她伸手抓住王广明的手臂似乎在鼓励他更激励的肏自己,但王广明似乎睡着了一样,他闭上眼睛继续不紧不慢的抽送着鸡巴。

  我妈知道王广明这是故意在作弄自己,但对于快感的渴求让我妈最终还是轻启朱唇吐出了一句话:「快,快点。」

  王广明睁开眼看着满脸红晕的我妈,心里满是快意:「你不是装么,想要自己动啊。」

  或许这只是王广明戏谑我妈的一句话,但我妈却真的开始挺胸提臀,开始用自己水淋淋的肉屄去追逐王广明的鸡巴。看着胯下那曾经高傲的校长夫人刘敏,此时就像一个荡妇一般,红着脸哼哼着迎合着男人的肏弄,王广明觉得这么多天来的谋划和期待都值得了。王广明加快速度,我妈也乖巧的张开大腿,一阵地动山摇的动静之后,我妈双手死死的抓住床单,嘴里发出狂乱的叫声。突然我妈浑身剧烈的抖动了几下,双腿一下夹住王广明汗流浃背的熊腰又迅速砸落到床上,而王广明又奋力的挺动了十余下后,哆嗦着把火热浓稠的精液再次送进我妈子宫里。

  我妈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这时我和王涛正坐在我家的沙发上看电视,我妈一进门看见王涛,脸色变了变然后对我说:「小立,你们先出去玩,妈妈要洗澡。」

  于是我和王涛就乖乖的走出家门,这时王涛对我说:「张立,你妈妈的裙子和我妈妈的几乎一模一样哎。」话音未落就听到我家大门砰的一声重重的关上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