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女友  »  【人妻真实性爱经历】
【人妻真实性爱经历】


  老公是经由相亲交往认识的,他在宜兰县是经营民宿的业者,规模并不大,只有一整排由透天别墅改装成十六间的套房。

  屋内的设备虽然不是很豪华,倒也装璜布置得乾净素雅,且每间房均各具特色,加上地点又紧邻著当地知名的河岸风景区,因此每逢假日时总是一房难求,住客爆满,往往须一个月前预订方可入住,而只有在非假日时方可较为轻鬆,获得喘息的机会。总之,我们生意是做得还不错的。

  他年纪大我八岁,民国五十六年次的,算来快四十岁了吧,相貌黝黑,身材中等,硕壮结实,外表就跟一般务农的乡下人没什么两样,要经深入交谈了解,才可察觉他其实是个心思细腻、非常聪明有智慧的人,跟他的外表完全不搭调。
  在我的印象中,几乎没什么他不知道的事,虽然只有专科的学歷,即使面对著眾多三教九流来自全国各地的房客提出一些千奇百怪的问题,往往都能对答如流,让提问的人大多获得满意的解答,甚至有少数来自英、美、日的外籍旅客,他也能微笑著侃侃而谈,沟通无碍跟他们交上朋友,让徒有大学文凭的我常看得是钦服不已。

  我们感情很好,因民宿的生意盈利一直很稳定,所以即使工作繁忙,物质上是非常优渥。名下除这些房产外另拥有三辆名车、八位数的现金存款,与几百万的股票与基金投资,生活心情是很愉快的。

  美中不足的是婚后已五年多了,我们一直没有生下儿女,虽然经过几家医院的多次检查,我们的身体都很正常,并没有什么问题。我自认相貌身材是很标准的,之前因在台北财团大公司工作很多年,眼光较高,又忙于工作,一直无暇恋爱交友之事,所以将婚姻延误,较为晚婚,但常暗自庆幸,也因为这样,才可与我先生经由介绍相识、相恋,进而步入婚姻。

  他年轻时曾从事船员的工作数年,跟著长荣的货轮船队遍游过世界各地,见闻经歷广博,平日喜欢看书充实自己,没抽烟、不吃檳榔也不赌博,只偶尔喝点小酒,脾气又好乐于助人,从未见他生气过,即使员工犯了错,他也和顏悦色,慢慢开导,不厌其烦的教到其完全了解工作内容。

  他很疼爱我,婚后对我呵护备至,几乎有求必应,我也投桃报李,知足地夫妻彼此互相珍惜,感情日见深厚,除了外表不帅这点以外,他是很标准、很棒的老公。

  将我们背景、生活的大致情形稍交代了一番,以下开始要谈一些较私密的事了……嘻嘻!老公的性能力是很棒的,婚后即使我尽量配合他,心底还是觉得做得太过。

  我们几乎天天都做爱,除了每月生理期那几天不方便外,每在夜深人静时,我们总是纵情放浪地做爱做的事,常常持续一两个小时,我已经到达高潮顶峰N次了,而他还总是一副意犹未尽、神完气足没有射精的样子。

  他有习练类似帝王功、锁精功……的功夫。

  我经常被他弄到我筋骨酸软、疲累不堪,「水水」流得到处都是,只能呻吟大叫投降:「噢……不要了啦!不要……」最后他看我可怜求饶的样子,才停止不做。

  还记得刚结婚的那阵子,我还曾被他弄到哭得唏哩哗啦,模样哀怨悽惨地表示真的不能负荷,再这样继续,会被他玩死掉。

  后来,我意外地渐渐开窍,他的「能干」将我的胃口慢慢养大,从「不堪负荷」戏剧性转变成「乐在其中」,到现在我感觉「如水得鱼」且乐此不疲,心态变化不可谓不大。

  我们几乎能想到的,能玩的姿势、花样、场地……什么都去尝试,什么都敢玩,彼此心理与生理默契十足,均获得丰盛充实的快乐。

  我们放纵嬉戏做爱,从床上到厨房,到沙发,在我们民宿的三楼窗边……在民宿的公用厕所内、在深夜的顶楼阳台、在山林野溪中、在市区路边有贴深色隔热纸的车上、在乡间草地上……因为场地的变换,因为不再隐密安全,经常会有被看见的危险,我从起先的排斥到慢慢可容忍接受这种刺激,也许真有种另类的快感吧!

  他干我,干得我好爽,其中也好像真的有被人看见过,但还好一直没有发生什么事。只要一想到身体可能让陌生人窥探,被看见做爱时的淫荡样子,我那里经常都会保持氾滥、湿湿的状态。

  我们的工作,经常要面对来自各地要投宿的人们。来渡假的男女,大多衣著光鲜、外表打扮亮丽,其中自然有许多的俊男美女,因为来外地渡假,心态大多放鬆而愉快。

  老公要求我也跟他们一样,穿著打扮得漂漂亮亮,笑容满面的去接待他们。在夏天,有时穿著低胸短裙的性感衣服做事,即使举手投足间经常会有走光的顾虑,先生反而会讚许鼓励我,因为他认为这样自己不但轻鬆又凉快,赏心悦目,即使被人看看也并没有什么损失,反而有吸引男性房客、招揽生意的作用。
  「在外国,女性在天气好时脱光光在户外做日光浴的场景比比皆是,根本没有人会大惊小怪!」他私下常对我表示。我们中国人实在「太假仙」,假道学的人实在太多,明明想看,也喜欢看,在人前却时常装模作样、口诛笔伐。所以,曾住过我这里的房客,有一些是看过我没穿内衣走光凸点过的。

  记得有次非假日,生意较清淡,有一对夫妻来我们这里渡假,男的帅,女的美,实在是非常合适登对。我跟老公在大厅接待他们,除了介绍房间、用餐与其它设备之外,也轻鬆的聊了一会天,气氛非常的融洽愉快。

  老公心情甚佳,突在其间向我暗示,使个眼神投向那帅哥先生,我默契十足表示收到,眨眼微笑的回应,随即在其妻不注意或稍离视线时,起身弯腰向那先生解说,或在坐椅时稍回转调整角度,双腿微开朝向著他,老公则砌词藉故离开座位,装作要忙其它事,回到柜台。

  我注意到那帅哥先生对我的「不经意走光」有了回应,今天我依然外表穿著清凉,上身细肩带,下身著短裙,里面穿著白色的花瓣胸罩,同一组的丝质内裤亦有著漂亮的鏤空的花瓣纹饰,在弯腰时,他窥看著我因领口下垂而露出大半的雪白胸脯。对自己的胸部我是有自信的(34C的尺寸,尖挺饱满的黄金三角比例),不时不经意地向他显露著。

  在谈话时,他眼角餘光也瞄向我双腿微开的短裙内,他有点脸红……我则在心底窃笑得计,又因有被偷窥私处的刺激感,有点感觉内裤微湿,「那里湿了,那内裤鏤空的部份,黑色耻毛都会变得更明显吧?……」胡思乱想著。

  尤其同时间老公就在不远处的柜台内冷眼旁观,而帅哥的老婆则坐在旁边,眼望窗外景色却矇然不知的情形下,「这位年轻漂亮太太,妳老公现在正在窥看我的身体呢!」我心底又想著。

  事后,他们回到房间放置行李休息,我则回到柜台跟老公说话。老公问我:「小骚货,妳有湿了吗?」

  我转著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狡獪地回道:「没有!嘻嘻……」

  「没湿?!我不相信!来……让我检查一下!」老公戏謔笑著说道,并马上伸手摸向我的下体。

  「哇!不可以……非礼啊……老闆非礼女员工啊!救命啊……」我笑著奋力抵抗著,还是被老公的魔掌摸进内裤里翻搅,根本瞒不了他,「他太了解我的身体……一阵阵的充实感。」我想著。

  「呵呵……小骚货,这么湿喔!」老公的手指上沾得满是我那里的「水」,笑著说道。我红著脸,一时间无言以对。

  「是不是想让那帅哥干妳啊?」老公又说道。

  「不想!」我负气式的回答著。

  「是吗?不想哦?那这里干嘛会湿成那样呢?」老公对我拨弄展示他指间的水。

  我被他搂著腰,觉得情慾微动,手摸向老公的裤襠,「怎样?我高兴!就是湿湿的!你管我?!哼!」我仍死撑地说道。老公裤襠在被我抚摸下,也开始有了生理反应。

  「嘻……我喜欢你这个帅哥干我!」我手不安份了起来,拉开老公裤襠的拉鍊,在大厅柜台后面回应说道。

  「喂!喂!这里可是公共场合耶……」老公抗议笑著说道。

  我不理会地掏出他那话儿,在我的玉手玩弄下,它已迅速膨胀挺立,探头露出那雄伟粗壮的姿态。我心里却冀望这个时候是没什么人会出入经过这里的(除了那对夫妻外),更何况我们有柜台做屏障,一时之间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此时,无声胜有声。

  老公似乎对我的行为也觉得刺激,默许应和著,我们开始在柜台后面拥抱、爱抚、亲吻……一会儿,老公的那支看来情绪相当激动,粗壮亢奋的在微微抖动著,我这时也好想它塞进来我那里哦!

  「好想喔……要!我要!」但不敢在这里做,毕竟大白天,民宿客厅大门还是开啟的。

  我蹲下来,藉著柜台的遮掩,用嘴帮老公口交,舌头灵活地舔弄他的下体,左手顺著耳际的长髮,不让其随著摆动遮住我的视线,右手则配合著舌头,对阴茎、阴囊套弄著。老公也将手伸进我的胸罩里,魔掌五爪齐施玩著我的左胸、奶头,心中被挑得情慾愈来愈盛。

  正忘我之际,突然听到走道那头突然有房门开啟的声音,我吓了一跳,「是那对夫妻?!」心想著,赶紧吐出含在嘴里的东西,想起身站起来,哪知老公却反向将我推入柜台内。

  「可能来不及了……而且此时胸罩被弄得也有点移位,衣衫不整的……」我心想著,嘴里又被塞入老公的「弟弟」。

  「是那位美女太太?」我听到她来到柜台跟老公说话,声音甜美,很好认,心里想著。她正跟老公询问著这附近另外的景点,老公也装作镇定,神情自若地回答。

  「从她的视野角度,应该只能看到老公在柜台后的上半身吧?」我心底觉得这情景既诡秘又刺激,居然蹲在柜台内继续帮老公口交,这好像在A片里才会有的情节。老公也真厉害,虽然下体被我卖力地舔弄吸吮著,交谈间始终忍耐得很好,未让对面交谈中那美女太太察觉有异样。

  「嗯……」老公最终还是忍不住地因我的舌功而发出一声低吟,想必在上面的他还皱了眉,露出一丝痛苦表情。

  「咦?老闆……」美女太太纳闷问著。

  「喔!没事……只是胃有点不舒服。」老公回答道。

  美女太太随后又继续了几分鐘的对话,终于告别回房说道:「嗯,那我知道了……谢谢!」

  老公待她一离开,马上从柜台内像抓小鸡似的把我给抓上来,环抱起我衝入右边的空房,将房门反锁后,迅速地除去了我俩身上衣物。他笑著低吼:「小坏蛋!」像只野兽般的疯狂干我,将我抽插得死去活来,我也早就慾念溃堤。
  他乱抓揉捏著我的奶子,有点痛却又很舒服,下体则满是充实磨擦的快感。
  「嗯……噢……嗯……噢……老公……」我呻吟著。

  「嗯……小骚货,爽不爽啊?」老公边问著,下半身则不停歇地前后摆动,我的胸部也随著其频率而上下晃动著。

  「嗯……噢……嗯……噢……好爽!好爽……」我回应著,「嗯……老公……干我……干我……嗯……啊……嗯……噢……噢……」我呻吟著回道。

  老公受到鼓舞,更是猛烈地抽插我的下体,我忘我地呻吟:「嗯……噢……噢……老公……你好棒……嗯……嗯……噢……噢……」很棒的充实感在我下面接连地爆炸著,像升天般的快感晕眩著我浑身上下。

  在房内放肆激情地做爱,彷彿天地间就只我们两个人,我被彻底地融化,什么道德礼教、礼义廉耻、婉约含蓄、三从四德、法律教条……这些,全都被我拋到九霄云外,在这一刻,我只是个淫荡的少妇,淋漓氾滥的水奔流著:「嗯……啊……嗯……噢……噢……干我……嗯……啊……嗯……噢……噢……」

  老公问道:「我让那个帅哥晚上过来干妳,好不好?」

  我虽呻吟著,但确实听到他的确是这样问的,犹豫著回道:「嗯……啊……嗯……噢……噢……不……不好……」

  老公又问道:「为什么不好?他长得很帅呢!」说完又展开更激烈的动作。
  我惨叫:「啊……嗯……啊……嗯……噢……噢……不要……不要……」
  老公又道:「让他跟我一起干妳好不好?」

  我回答道:「总之……不好!」

  老公不死心的又问道:「不行!要说好!」刚说完又鼓劲猛插猛干,我感觉如正经歷狂风骤雨般:「啊……啊……嗯……噢……嗯……噢……」

  老公又说道:「说好!」

  我想,可能只是夫妻床笫间的性幻想,并不是当真的,低声说道:「嗯……啊……好……随你……嗯……啊……嗯……噢……噢……」

  老公说道:「他……老婆长得很不错,也是难得见到的美人,很像东森新闻的主播黄文华。嗯……喔……」

  我思索了一下,回答道:「啊……嗯……噢……嗯……是长得不错……」
  老公说道:「我……也想干她!身材好!奶子看起来也不小……」

  我大概知道老公在想什么了:「他竟想跟这对来投宿的青年夫妻交换做爱联谊!」

  我回答道:「人家不会肯的!」

  老公说:「试试吧,我有办法的……妳没看到他老公偷窥妳的那种神情?」
  其实我是有看到的,那帅哥对我刚才的暴露走光,是很喜欢,有感觉的,这也算是女人的直觉吧!对于老公的能耐,我倒是很少去质疑,说道:「唉……随便你……」

  老公说道:「那……妳是同意囉?」

  我回答道:「嗯……」

  老公说:「那太好了!我有把握……」

  「啊……嗯……噢……嗯……」虽然身体正在享乐著,但听完老公所言,似乎他真的会付诸实行,我不知道后续发展会如何,但还是尽可能地配合著。因为我爱他!

  老公始终清楚我身上最敏感的那一个点,在他龟头反覆摆动地触碰那个点,那个最私密的花蕊,浑身抽搐似的,我无法自制地喷出了一束液体射向老公的下半身……洒得点滴淋漓、一片狼籍,我知道,那不是尿。潮吹了……

  老公见状才满意地停止动作,我在床上晃神了一下子。老公并没有射精,他考量到大厅柜台不能一直没人在,进浴室稍冲洗一番,交代我先休息一下,房间他晚一点会派人来整理。梳洗清洁,他说完穿上衣服就匆匆的走出去了。

  因我了解,他言出必行、性格果决,行事向来不拖泥带水,很少做自己没有把握的事,因此,对于其所说的「交换联谊」一事,我想,再过不久……就会发生。想著想著,我的那里竟又有点湿润的感觉了……